警察笑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二零一五六月三十日我寫完訴江狀,七月一日通過郵局寄走,八月二十七日派出所給我單位主管打電話找我,正好被我聽到,當時我想: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誰也動不了我。我有師父,我背著師父的法「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

主管問我:你是不是寫甚麼信了?我說:是啊,我控告江澤民了。主管說:你沒事寫這幹啥?我說:我十八年來沒吃過一粒藥,一身大病都好了,就想說句真話,還大法清白,還修煉人一個正常的修煉環境。主管聽後:好了,你回去吧。

過了一會,主管又把我叫到辦公室,說有人找我,當時我就發正念:徹底清除我所到之處另外空間的一切黑手爛鬼、共產邪靈,讓它們立即解體,無所不包,無所遺漏。我有師父,誰也動不了我。我坦然的走進了辦公室。

我剛到辦公室,一個便衣警察態度兇惡的就進來問我:知道我是誰嗎?說著拿著警察證在我眼前晃了一下,說:我是警察,沒事寫啥信呢,煉功多少年了?

這時師父的法打到我的腦子裏「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警察也是要救度的生命,我就微笑著給他講真相:我說,年輕時得了嚴重的腰肌勞損,一件小衣服也洗不了,總感到自己像廢人一樣,嫁給誰都是個累贅。無意間得到了一本寶書,看完後明白了做人的道理,處處修心向善,為別人著想,不知不覺中腰疼完全好了。二零一四年九月左右,突然間腰疼、頭疼、脖子不能扭動,兩條腿神經痛,躺下就很難起來,走路拖著走,嘴不能吃硬東西,只能吃軟食,看書修心向內找,做到後,完全好了。

他說:好就在家煉,誰讓你告江澤民的?你膽子也太大了,你就是個神經病。

我說,五月一日高法出台「有案必立,有訴必理」,以前不敢說的話,現在政府讓說,我終於把心裏話說出來了。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處處與人為善,善待公婆,並經常打掃室外樓梯,特別下雪天,一大早,我就起來掃樓梯,以防老人滑倒。鄰居開玩笑說:我現在才知道你叫甚麼,你叫「雷鋒」。你說這不好嗎,我處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錯到哪了,國家害怕好人多嗎?江澤民迫害死那麼多好人,多少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就是應該告他。

他說:你不是有書嗎?走,現在去你家。

當時我愣了一下,說:你不能去我家。他說:我為啥不能去你家。我說:我公婆八十多歲了,剛從醫院出來,受不得驚嚇,他倆有任何問題,你能負責的了嗎?

這時主管說:你該吃飯了,還得上班呢。

警察氣得對我說:走!我不想看見你。

我看著他笑著說:你讓我走我不走,我話還沒說完呢,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明白真相才是福。說完我轉身走了。

在師父的加持下,邪惡因素動不了我。邪惡因素操控著警察氣急敗壞的對我說:走!走!走!

同修們知道後,馬上行動起來,認識到警察也是要救度的眾生,他們每個人都要擺放自己的位置,只有他們明白真相,才能減少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大家加大力度發正念,大面積散發真相資料。

過了兩天,居委會主任又去單位找我,見面就說:對不起啊,不該把你上班的地方告訴派出所,派出所說要逮捕你呢,你要注意點。

我說:放心吧主任,誰也動不了我,我按照法輪功的標準修煉自己,我有師父管。我懷孕兩個月去外地親戚家,大出血,醫生說沒有保胎的價值,我就天天聽師父講法,過幾天,就不流血了,孩子生下來後,沒任何缺陷,反而很聰明,說明法輪功超常。我去人工海遊玩,眼鏡被海浪打到海裏,怎麼也找不到,我去沙灘上告訴我姐:我眼鏡丟了,我姐說:大海撈針,找不到了。我堅定的說:我有師父,我再過去看看。我就蹲到水裏,雙手合十想:師父啊,我明天還要上班,沒有眼鏡不方便,求求師父就出現個奇蹟吧。剛說完,旁邊就有個男孩子大聲問:誰的眼鏡?我一看正是我的眼鏡。我深刻的感受到師父就在我身邊。這麼好的大法,我受益了,江澤民不讓煉,我就是要告他。

主任說:派出所的人要和我們一起去你家,我們都不去。

我說:主任,我公婆年紀大了,才從醫院出來,受不了驚嚇,去我家,兩個老人有任何問題,粘住誰我告誰,江澤民我都告了,我誰都不怕。

主任說:我就是告訴你一下,你要注意。

又過了幾天,居委會兩個辦事員去找我簽字,我正告她們:任何人來我都不會簽,誰讓我簽字誰犯罪。江澤民迫害死那麼多好人,早該告他了,希望你們也要有點明辨是非的能力,法輪功我又不是學了一天兩天了,這麼多年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一身大病都好了。現在誰迫害法輪功誰遭報,像薄熙來、周永康就是因為迫害法輪功遭到報應。

她們說:好,好,姐,你不用簽了。

過了幾天,那個便衣警察又來單位找我,問我:還煉功嗎?我說:我受益了,你說我煉不煉。他說:可不敢煉了。我笑著說:來來來,咱倆說說心裏話。我說,我每天看著從我面前走過的老弱病殘的人,我就在想,如果修煉環境公開,他們也可以像我一樣有個健康的身體,和我一樣受益,那該多好啊。他說:你還想普度眾生呢,都像你說的,醫院也不用要了,都學法輪功了。我說:並不是每個人都相信,真信,病就會好。

他轉身就走,並大聲說:法輪功是×教,國家不讓煉了,還煉。我也大聲說:法輪功不是×教,共產黨才是真正的邪教。我處處按真善忍要求做好人,你告訴我邪到哪了?

後來我上班時,他見到我又說:還煉不煉了?我說:你說呢,我有心法約束,處處要求自己做好人,身心健康,而沒有心法約束的人,甚麼壞事都敢幹。現在毒奶粉、毒大米、假貨橫行,他們沒有信仰不怕遭報應。他說:和共產黨作對,你就是個神經病。旁邊的同事對便衣說:她說的對,我就愛聽,你說的,我就不愛聽。他聽後轉身走了。

打那兒後,只要這個警察見到我,就會笑:上班啊,咱倆現在可是朋友了啊!我笑著點了點頭,我知道他背後的邪惡因素解體了。深刻體會到師父說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3]。

在修煉的路上,我還有許多人心、執著沒有去掉,離師尊要求的三件事相差甚遠,今後在修煉的路上我一定要勇猛精進,不辜負師尊對我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