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車下鄉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三日】自從師父《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發表後,我感到時間的緊迫,經常一個人騎車到鄉下講真相。期間遇到了許多感人的故事。講幾件與大家分享。

現在講真相,感覺容易了。經常聽到人們說:「法輪功現在都公開了。」這時我會說:「法輪功在中國從一開始就是合法的。」

有時遇到蓋房子或修公路的建築工人,離老遠他們就會主動打招呼:法輪大法好,又給我們送甚麼好東西來了?還有的人說:「法輪功好啊,煉法輪功的人買東西不挑,還不砍價。」我說:「我們並不傻,是我們師父讓我們處處為別人著想,做小買賣的也不容易。」這時給人們資料一般都要。每當這時我心中就會感慨:大法弟子做好了,本身就是真相,同修們做的真好。

我縣同修有一半以上能走出來講真相,開創出了講真相的環境,所以我獨自一人外出講真相從不感到孤獨,也很少遇到不聽的人。

一天在莊稼地裏,有一位大哥在給莊稼噴藥。我給他講真相。他說他是賣菜的,今天本是趕集日,可他就想著來噴藥,看來還真是緣份。他說在集市上已經有人給他三退過了,不過他還不明白,問:你們這樣做有用嗎?我給他講了法輪功是救人的佛法,邪黨迫害佛法,殺害修佛的人,活摘他們的器官。上天要滅它,你不退出來就是它的一份子,你就有危險。你退出來了神佛就保祐你,如果大家都退出來了,共產邪黨也就滅亡了。還給他講了別的真相。這回他聽明白了,表現出了一個生命得救後的感恩,真誠的對我說:「再出來想著找個伴,帶上瓶水。」我謝過他,邊走邊說:「帶著水呢。」我都走出很遠了,還聽他喊:「早點回家吃飯哪!」我心裏暖暖的:默默的謝過師父,又一個生命真正得救了。

還有一次我遇到一位中年男人,想給他講真相,就向他打聽道:「大哥,這條路,是不是能到下一個村?」他看我一眼,猜出我是幹甚麼的說:「能到下一個村,可是你別走這條路,你還是走大路吧,往前走一拐就是公路」。我明白他的意思:小路兩邊都是一人高的玉米地。他怕我一個女人走不安全。我感激的說:「大哥你人真善良,好人就應該有好報,給你一本書看看吧。看明白了有福。」他笑著接過了資料。

在一村外的橋頭,我曾經兩次遇到過一位九十多歲的老太太。一開始她不明白真相,說我們反對共產黨,是參與政治,她們家很多人都是共產黨的大官。共產黨怎麼怎麼好。我不為所動,還給她講,當講到中共活摘器官時,她像開了竅一樣說:「我活這麼大歲數了,甚麼不知道,他們幹的那些事我都清楚。給我書吧,我讓家人都看看。」第二次見到她時,她像見到親人一樣:喊我寶貝兒,並叮囑我,車輛多注意安全。

一天和一同修去講真相。村外菜地邊有三個老漢在聊天。我們送給他們真相期刊,他們非常高興。並告訴我們,他們天天念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說:看這菜長的多好。我們笑著祝福他們接著往前走。

一進村,有四、五個人在胡同口乘涼,送給他們真相期刊,他們都要。同修給其中一人講三退,其他人說甚麼都沒入過,我便向前騎。來到村中心,有十來個人在聊著甚麼。以往這種場合我一個人時,就不講了。那天有同修做伴而且感到那個村的場很正。就以打聽道的方式來個開場白,他們熱情的給我指道。我一邊謝他們,一邊往外拿期刊。人們紛紛過來要,只有一個四十來歲穿著得體的人笑著沒動。這時旁邊的人說:這是我們書記,多給他幾本。我笑著說:「書記、村長人人平等,一人一本,不過你是書記,你更得了解一下中共活摘器官的事。」我邊遞給他期刊邊說:「可別迫害大法弟子,某某村書記前年舉報大法弟子,今年春天得了小腦出血遭報了。」他接過期刊驚訝的問:「某某(那村書記的名字)腦出血了?」看來他們認識,我說:「你打個電話問問吧。」頓時眾人議論紛紛,有的人還說:小腦出血,報的太輕了。人們一下都笑了。這時同修跟過來,我們便朝下一個村走,身後的人們還在議論著,還聽有人說:「法輪功裏還有這麼多年輕人吶。」(其實我和同修都是四、五十歲的人了)這時同修說:「環境真的變了,那個書記,我們前陣子來,他還不要資料呢。不過也沒說甚麼,就轉身走了。」

還有一天在路上,我遇到一位騎車的婦女,和她嘮家常。一開始她還有些戒備,給她講過真相後,她的話匣子便打開了。她說:「我們真是緣份,我本來在縣城給姪子看小孩,不怎麼回家,往常回家都是坐公交車、或打三輪車,今天就想騎車子,結果就遇到了你。你講的這些我聽明白了,你是為我好。」她退出了少先隊。我說:「姐,你真是個明白人。我們有的時候給人家講,人家不聽,還有舉報的呢。」她說:「怎麼可以這樣,你們是在救我們,對你們,我們都應該有一顆感恩的心才對。」她頓了一下接著說:「你們也應該有一顆感恩的心。」我非常震驚她能說出這樣的話,趕忙說:「大姐你悟性真好,是啊,我們也應該有一顆感恩的心,感恩我們師父度我們,同時還讓我們來救你們。我們都應該感謝我們的師父啊!」她喜悅的點點頭,告別時對我說:「你要小心點啊!」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們!

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