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把有緣人送到身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二零一五年四月份,機緣巧合,我認識了一對在銀行工作的夫妻(目前自己開公司)。

我去他們公司辦事,先認識的是小妹,小妹乳名恩清,在公司外面接我。我們是第一次見面,一見面,我倆就很投緣,好像早就認識似的。一攀談,我整整大她一輪(十二歲)。她拉著我的手,向樓上走,一邊與我說個不停:甚麼覺的看到姐姐就投緣,覺的姐姐怎麼這麼好啊……說話間,就來到了樓上辦公室。

一進辦公室,看到辦公桌上擺放著「毛的像」。我就開始默默發正念,鏟除中共惡黨邪靈的干擾。她丈夫有事情出去了,還沒有回辦公室。那麼,在等待她丈夫的時間裏,我倆就把好多的事情說透了。在說話的過程中,非常自然的,她就會問:姐姐這麼有氣質,這麼和善,大我十二歲,在神態上卻有孩子般的純真……姐姐是如何做到的,有甚麼秘術嗎?

我就簡單的先介紹了一下自己的經歷:我自己以前身體也不好,剛剛大學畢業,參加工作,因為自己是文體愛好者,學習成績幾乎全優,所以,走進工廠後,依然是被當作重點培養的對像。在一次勞動中,扭傷了腰,之後有一天,腰痛的不能動,勉強起來,走路雙腿都會痛,到醫院一檢查,是腰椎間盤突出。這一消息,對於愛唱、愛跳的我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我拿出相冊,看著自己在運動場(曾經是學校的五項全能)和在舞台上主持、演唱的照片,眼淚模糊了視線……我該怎麼辦?上有年邁的父母、公婆;下有剛滿週歲的孩子;自己的丈夫剛剛被提拔為分廠主管經營的廠長……做手術吧,我親姨就在骨科醫院上班,指著一個坐著輪椅的人說:你看到了,這個人四十多歲了,二十歲時因為腰椎間盤突出的手術,失敗,癱瘓了二十多年了。雖然醫院養著他,那也沒有人願意這樣過一輩子吧!還是保守治療吧!於是,我就開始打牽引,那滋味非常難受……烤電,針灸,推拿,按摩,反正能夠用到方法我都用過,只能得到緩解。花錢遭罪,苦不堪言。

我說:直到一九九八年,由於工作調動,我來到新的城市,新的單位,也迎來了我的全新的人生。新同事給了我一本書,當我翻開,看到書的作者的照片的時候,我哭了。因為在我生病,臥床的期間,我就開始思考:人為甚麼得病?人能不能不得病?不老去、不死去?我想起來佛、道、神,想起了《西遊記》,想起小時,看到佛、觀音菩薩像就肅然起敬,心中一遍又一遍的祈求哪位神仙能夠下世救救我。在看到作者的照片時,我心底有個聲音說:我今天終於找到了,我心裏那個樂呀!我找到師父了!從今以後,有師父管我了!我太幸福了!……

小妹恩清也陪著我落淚了,她插話問:是甚麼書?我告訴她是《轉法輪》。她說:沒聽說過。我說:你一定聽說過法輪功吧!她回過神兒來:啊!聽說過。她接著說:可是,沒有人給我這麼講過!姐姐,我信你。我相信你講的都是真的。

沉吟了一會兒,她說:我能不能也看看啊!但是,你不可以讓別人知道。她用祈求、渴望的目光看著我。我笑了說:好。

這時,她的丈夫(輝)也回來了。然後,和輝談業務,在談話間,了解彼此,輝也是對我讚不絕口。我明顯感覺到輝也是有緣人。但是,之前答應恩清不說,那就先不說,我想讓她自己說。

業務談妥了,於是,我起身說:在輝總回來之前,我與恩清相談,甚是投緣,想了解我,你就詳細的問恩清吧!今天,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一看,你就是個有佛緣的人,很善良。

他說:姐,你怎麼看出來的,還真有不少人這樣說過!我起身,微笑著伸出手:下次等你們有時間,可以給我打電話,我們再暢談。我把你們姐夫(我丈夫也修煉)介紹給你們認識。你們一定也談的來!

夫妻二人,一直把我送下樓,並讓他們的兒子開車把我送回家。

回來後,針對此事,我沒有放鬆,一直發正念,清除干擾眾生得救的一切因素。

過了幾日,恩清給我打來電話邀約。我說:你們姐夫出差了,得下週才回來。這時,我已經非常明顯的感覺到,他們是為法而來。她說:那姐夫回來你告訴我。我說:好。這時候,我回來給她準備的手工線裝訂的《轉法輪》已經基本完成了。

我丈夫回家,我把情況告訴他,他說:可能嗎?你確定她要學?不是為了工作、金錢關係?我說:你先把負面思維清除了吧!你不要忘了「眾生為法來 等待天門開」[1]。

這樣我們約好,中午他們非得要請吃飯,還有兩家的孩子一起。吃飯間,自然的談話,引入主題,我丈夫與輝夫妻也非常投緣,席間他敞開了話匣子,那真是無話不談,把自己如何在大法中受益,如何破除思想中的無神論,都談的清清楚楚,根本就不需要我插話。我就微笑著,發正念,拾遺補漏,適時招呼大家,也別冷落了孩子們!

飯後,恩清要書。我說:我給你帶來了!恩清說:我把你的事跟輝說了,他也想看。我說:那乾脆,你們倆跟我們去我家吧!

於是,把他倆帶回家,又詳詳細細,回答了他們的一些問題,告訴他們要敬重、愛惜、珍惜大法書!並問了入過黨團隊沒有,講了三退的意義,講了「老毛」的過失在哪裏。聽明白後,他們主動清理了「毛像」;並主動做了「三退」(退出了中共邪惡黨團隊)。

恩清看書的第五天打來電話:姐姐,真的那麼神奇嗎?我的鼻炎好了!困擾了我好久了。

接下來,我請他們一起到家裏來,觀看師父講法錄像,教了煉功動作。

在這期間,一天,我凌晨兩點四十就醒了(通常都是三點四十醒),那天靜功坐了兩個小時(之前從沒突破過),煉功中師父又給我顯現了神跡:我感受到了層層層層的金字塔,大金字塔中一層一層套著無數的小金字塔,非常的壯觀。

我在大法中修煉的十八年中,我身邊總會有新的同修們走進來,而他們剛剛走進來就非常的堅定。從新學員身上,我真真切切,會找到自己的剛開始修煉的影子,這樣時時刻刻提醒我「修煉如初」。在陪著新學員學法的時候,法會不斷的顯現(內涵與之前不同)。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眾生為法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