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苦的她露出了笑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二零一六年二月底,我為在醫院照顧生病的爸爸,租住在醫院附近的比較廉價的個體小旅店。一天晚上,大約是九點半,我剛從公共洗漱間走出來,走廊一位四十歲左右的婦女喊住了我。

昏暗的燈光下,她微弱地問我,有沒有胃藥?她現在胃很疼、難受。我很抱歉地告訴她,我沒有藥。看到她挺失望的樣子,我建議她問問旅店老闆娘。她說,她以為我是老闆娘呢。很快她向老闆娘要來了一片胃藥,但是,她剛來租住,房間裏沒有水,她也沒準備水杯。我租有暖水瓶,有熱水。於是,我用自己的水杯為她盛了一杯熱水,送到她的房間。

看到我為她送水來了,她很感謝,剛才愁苦的面容上露出了隱隱的一絲笑意,說我是個好人,這麼善良,連老闆娘都沒有管她是否有水吃藥。我就與她隨意說起話來。

她焦慮地說,她剛來,也是到醫院照顧老父親的,她的父親咽喉部得了癌症。她很發愁,因為老父親的身體狀況不好,一直都比較虛弱。現在她很矛盾是不是要做手術,術後再做放、化療。而實際上,已經是癌症的晚期了,醫生說就是做手術,可能也沒有意義,還要防止手術中出現的意外。她還有兩個哥哥,但是他倆都挺忙的,現在沒有過來。她在父親面前,既要瞞著癌症的實情,還要給父親一個合理的解釋。跟前又沒有人商量,所以她很愁苦,對哥哥們頗有怨言,因而也不願與他們商量,自己又不知該如何是好,拿不定主意該怎麼辦,著急上火,沒有心思吃喝,所以晚上突然胃很難受。

聽著她的述說,看著她焦灼、痛苦的表情,我能體會到她的不易。我很希望能夠減輕一點她的痛苦,就溫和地說:你是一個孝順的女兒,照顧老爸。現在既然是這樣的情況,那就從怎樣對老爸好的角度,來解決。手術意義不大,老人身體又承受不了放化療,可以考慮不做手術。但是,你不要埋怨你的哥哥們,應該與他們多商量,既然他們來不了,那你就打電話與他們說,可以如實說說你的顧慮和愁苦。這個時候,是多商量的時候,與親人一同解決問題,多包容,而不是互相埋怨、製造矛盾的時候。大家一起多溝通交流,達成共識,就可以了,千萬要多包容。

我一邊幫她分析這件事,一邊勸她善待哥哥們。她聽著聽著,臉上的愁苦漸漸消退了。她說:「聽你這麼說,怎麼這件事變的清晰些了。看你多好,滿臉的祥和和快樂。」

我說:「因為我是有信仰的人啊。」她說:「是嗎?你信甚麼啊?我也有信仰啊,我信主。」我告訴她我信法輪功。她略有些疑惑,於是我就告訴她,法輪功教人真善忍,遇事為他人著想,所以我才能主動給她送熱水,並且不會嫌棄她,把自己的水杯給她用。現在國內共產黨就是不講道理,不講法律,在迫害我們。就像你有信仰,知道有信仰的人是不會殺生和自殺的,是與人為善的,而「天安門自焚」完全是中共栽贓、陷害、導演的騙局。她點頭認同。我又給她談善惡有報,共產黨從歷史到現在,迫害無辜太多,會遭惡報的,只有退出它及其附屬組織共青團和少先隊,才好。她也表示理解,於是起了個化名,她同意退出曾經加入的少先隊。

說著說著,我又說,如果你胃還疼,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對你身體有好處的,能減輕痛苦。她忽然意識到:「咦?與你嘮嗑,嘮著嘮著,這胃甚麼時候不疼了?我這藥還沒吃呢。」可不是,我也忽然發現,那片藥還擺在我們面前的桌子上呢。她又說:「怎麼與你嘮嗑這麼舒服啊,嘮著嘮著,我這心情也好了,沒有那麼沉重了!」

是啊,也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她臉上的愁苦消失了,有了笑容,輕鬆了。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1]啊,我們都開心地笑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