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勞教、判刑迫害 山東萊西市王淑花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王淑花是山東省萊西市夏格莊鎮的一位普通婦女,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身心健康,卻屢遭中共人員迫害,多次遭當地警察綁架、非法關押,被萊西「610」非法勞教、判刑迫害,遭受了吊銬、野蠻灌食、限制上廁所、用腳踢頭部等酷刑,於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八日含冤離世。

下面是王淑花生前受迫害的部份經歷。

王淑花家住萊西市夏格莊鎮西曲格莊村,一九九七年,經朋友介紹,有緣學煉了法輪功。通過學法煉功,她多年不癒的膽囊炎、肩周炎、關節炎等疾病徹底治癒,變得無病一身輕。王淑花沒上過學,但是堅持學煉法輪功之後,漸漸的她基本上都能把大法書籍讀下來。

可是這樣好的功法,卻在一九九九年遭到江氏流氓集團的詆毀和迫害,王淑花出於對大法師父的感恩,想向政府反映法輪功利國利民的真實情況,就踏上了去北京向政府領導反映情況的路,並向被謊言毒害的民眾講真相,卻因此遭到「610」(中共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及派出所等惡人的一次次迫害。

非法關押、毒打

王淑花依法去北京上訪,在天津被截回,到家之前,村治安主任蘇之良帶領夏格莊派出所警察,到每一個學員家,把法輪功師父的法像和大法書、錄音帶全部搜走。九九年九月的一個晚上,夏格莊派出所警察叫村治安主任蘇之良、村主任蘇學友把王淑花抓到村辦公室,非法關押一晚上(蘇之良、蘇學友均已遭惡報死亡)。從那以後,不斷的騷擾開始了,夏格莊派出所警察到每個學員家逼迫寫保證書,不准煉法輪功。

二零零零年七月,王淑花再次進京上訪,在萊西市望城火車站買上車票,被惡人誣告被抓,她就盤腿打坐證實法,被望城火車站派出所的惡人拳打腳踢,最後夏格莊派出所來人把她綁架到村辦公室非法關押,由治安主任蘇之良、委員王斌、邪黨黨員蘇桂德看管。

第二天四點左右,趁他們不注意,王淑花跑了出來,當時各車站檢查很嚴,她步行走到平度市,才坐上客車,到達北京天安門。有一位男法輪功學員打出橫幅,高喊「法輪大法好」,被警察打倒在地,王淑花去阻攔,遭到警察的抓捕,帶到公安分局搜身,又被駐京辦的警察帶到招待所非法關押,遭到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在被帶回萊西的路上,夏格莊派出所所長等警察到飯店吃飯,就把王淑花戴上手銬,放在車裏在烈日裏曬。在夏格莊派出所,王淑花被非法關押一天一夜後,又將她送到夏三養老院非法關押八天,逼迫她寫「保證書」、威逼家人交錢、罰款,逼迫她們給看管人員義務工錢。

二零零零年九月的一個晚上,王淑花去發真相資料,派出所以為她又要到北京上訪,他們出動警車、動用人力物力每個車站檢查。第二天把她騙到村委,逼迫她寫保證書,不寫,他們就用暴力把她拉上警車,在夏格莊派出所非法關押四天四夜,最後逼家人代寫了保證書,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一日晚,王淑花出去發真相資料,被警察抓住,在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一天一夜,第二天送萊西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失去了人身自由,還被逼迫幹活。回家,又被村裏非法關押二十六天。村委邪黨書記蘇永江逼迫她寫「不煉功的保證」。

在萊西市望城辛莊洗腦班遭身心折磨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六日,夏格莊鎮邪黨政府的左書記、信訪辦的張衛衛、派出所的蘇月健等人,將她從家中綁架到萊西市望城辛莊洗腦班,進行身心折磨,使王淑花遭受了吊銬、野蠻灌食、限制上廁所、用腳踢頭部等酷刑。

中共酷刑:吊銬
中共酷刑:吊銬

警察用手銬連續幾天把她銬在桌子腿上、吊銬在鐵窗上,惡徒萬偉特意捏緊手銬往肉裏勒,導致王淑花手腕處形成一道深深血溝,並長血痂,全身浮腫,腳面腫的脹出鞋面許多,連上廁所都限制次數。

中共監獄酷刑示意圖:捆綁在椅子上
中共監獄酷刑示意圖:捆綁在椅子上

他們用多副銬子把王淑花手腳分別銬在椅子上,固定她的身體,強迫她面對電視機,放大音量播放誣蔑大法、歪曲事實的邪惡片子,逼著她聽、看。王淑花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正法,請善待法輪功修煉者,他們不聽。她以絕食的方式抵制對她的迫害,並告訴給她野蠻灌食的人,請善待大法,善待好人,珍惜自己的未來。

在近一個月的灌食迫害中,王淑花每天被洗腦班臨時雇來的萬偉、王民、呂新傑、王濤等幾個人強行拖拉、摁倒在地,並用穿皮鞋的腳死死踩住四肢、胸部,那個叫萬偉的給她插鼻管灌食,野蠻的摳破了她的嘴,出了很多血,連續幾次插,拔出來再插,鼻腔、胃都捅破了,吐了很多血,痛苦難當,他們幾個在旁邊叫罵、狂笑。萬偉還叫喊著說要給她灌點1605農藥,在極度的摧殘、折磨下,王淑花全身浮腫,身體非常虛弱,不斷的往外吐黃水,後來連黃水也不吐了。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二十多天後,洗腦班的丁主任用手銬銬著王淑花到醫院檢查身體狀況,在路上用一件衣服遮蓋住她手上的銬子,怕人們看見。在醫院門口,王淑花向善良的民眾講法輪大法好,圍觀群眾越來越多,議論紛紛,丁主任一夥慌忙拖她走,在醫院裏她不配合他們的偽善體檢,姓丁的就用腳踢她的頭部。被折磨了整整二十九天,以致身體浮腫、虛脫才被放回家。

在王淑花被迫害期間,蘇月健等人無恥的到王淑花家中訛要六百元錢,被王淑花丈夫拒絕並嚴詞斥責出去。同年十月五日,鎮政府張衛衛、張所坤,派出所蘇月健等多人又一次到王淑花家中非法抓人,企圖再次綁架她到洗腦班,激起家人的強烈不滿和反對,尤其在王淑花年近九旬老父親的抵制下,使這次非法抓人未能得逞。隨後蘇月健等人還經常竄到王淑花村騷擾法輪功學員。

非法勞教一年半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一日晚上九點左右,王淑花在法輪功學員家中學法被惡人誣告,夏格莊派出所警察破門而入,把他們五人送勞教所迫害,王淑花被勞教一年半。

在勞教所裏,王淑花被強迫看誣蔑師父、詆毀大法的錄像,警察採用各種流氓手段逼迫她們「轉化」,強制她幹奴工活。王淑花在勞教所遭到精神上和肉體上的迫害。回家後,夏格莊鎮信訪辦的張衛衛等人以回訪的名義繼續對她進行騷擾。

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下午,王淑花在夏格莊開發區貼真相不乾膠時,被夏格莊派出所以蘇月健為首的警察綁架到夏格莊派出所,並在王淑花家抄走四本大法書籍。十二月五號被劫持至即墨市普東看守所。

在家屬不知情的情況下,萊西市法院李娟等人於二零一五年三月五日到即墨普東看守所非法開庭,王淑花被非法判刑三年,把她劫持到濟南監獄。因身體檢查不合格,監獄拒收,警察又將她拉回了看守所。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六日讓家人將她接回家。

王淑花回到家中之後仍然受到不法人員的騷擾,每個月還要她的女婿給她照相上報。無奈她的女婿請張衛衛、蘇月健、蘇月兵等人到飯店吃飯,散席後,蘇月健還要給老婆孩子再拿點。

在經歷了萊西市「610」和派出所、勞教所的多次騷擾、迫害之後,王淑花的身體健康每況愈下,於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八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七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