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被勞教、被網上通緝 上海陳博英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上海報導)被網上通緝的上海市法輪功學員陳博英女士,在流離失所中於2017年10月3日含冤離世。陳博英曾被兩大醫院「判死刑」,修大法獲得新生;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後,多次遭受殘忍折磨,二次被勞教迫害,2015年又被網上通緝。

被兩大醫院「判死刑」 修大法脫胎換骨

陳博英40歲不到,就得了肝硬化,腦血栓,心血管功能、腎功能極大衰退,頭髮掉了,雙眼失明,失去記憶,上海的兩個大醫院無能為力。在醫生放棄治療的情況下,陳博英辭職離開了上海,想去找一個佛門淨地。學煉法輪功二個星期,全身的病都好了。1995年4月17日,上海第一次組織播放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她參加了。

受益於法輪大法的陳博英,於1995年7月1日起,在上海閔行公園門口煉功,希望把這麼神奇、這麼好的功法洪傳給有緣人,讓更多的人在大法中受益。她找了一份工作,工資400元,用100元租了農村房子,每天早上去公園煉功,晚上和同修一起讀李洪志師父的著作《轉法輪》

通過學法,她懂得了真正決定人的層次高低的功不是煉出來的,是靠「德」這種物質轉化來的,是靠修心性修出來的。所以要求自己按照師父的法理在常人中實修,遇到問題向內找、向內修,不顯示自己,默默無聲的真修實修自己。

修煉幾年,陳博英從一個被兩個醫院判了「死刑」的人脫胎換骨,健康寬容。

然而,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以來,陳博英堅定的修法輪大法,多次被嚴酷迫害。

說句公道話 在北京被毒打

1999年7月20日深夜,二名警察闖入陳博英的家,逼她放棄法輪功修煉;7月22日非法抄家,搶走了許多大法書和錄像帶,又找房東收回房子,把陳博英趕了出來。

2000年7月,為了維護法輪大法,為了說句公道話「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陳博英到了北京,在天安門廣場被打、被抓,非法送回上海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堅持煉功,4名男警察把陳博英拉到大門口,上吊銬示眾侮辱(同時也恐嚇他人),直到昏過去才放下來。

2000年10月陳博英再次上北京,在天安門廣場被警察打倒在地,要搶她手中的橫幅,搶的過程中,被警察拖著在天安門廣場奔跑了一圈,幾名警察一起湧上拳打腳踢,在背上猛踩猛踢,翻臉朝天猛踩胸口,腳用力的在胸口上碾,一個警察撲在她身上,氣喘不過來,手鬆開了,警察才搶下了橫幅,然後4個警察抓住她的四肢扔到車上。車上的警察手中的電棍像雨點一樣打下,陳博英不顧一切撲向車窗,打開窗大聲吶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

就這樣,陳博英被投入看守所,不知為甚麼又換一個看守所,再換一個看守所,每次押送都是身背長槍的軍人。在看守所遭到毒打,邪惡之徒還說:「用一輛車把人拖到遠一點的地方餵野狗去,對外就說有病不吃藥死的」。

從北京被劫持回上海閔行看守所,當時陳博英身上的皮膚被打的像菜市場賣的剝皮精肉,血淋淋的,腳被打青了,膝蓋骨打壞了不能彎曲,大、小便不能自理,頭打成腦震盪,腎臟出血。看守所的其他在押人員都看不下去,流下了同情的眼淚。

二次被非法勞教

2001年陳博英被非法勞教二年,在勞教所被上銬。被強迫長時間沉重的勞動,鞋濕透了不給換,最後十個腳趾彎曲處十個大口子,每走一步路鑽心疼。每天血壓很高,心跳很慢,呼吸困難,走路需要攙扶。

後來,警察把她送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專管大隊」,那時她血壓190/110,皮包骨頭。從早上6:30開始到晚上11:00,必須端坐小凳子,身體腳都要90度。吃飯也坐著,一天只允許上3次廁所,每次5分鐘。嚴酷的迫害致使陳博英4個月沒有大便,人也不行,肛門周圍皮膚都裂開血流不停。屁股皮膚和褲子粘在一起,每天脫下褲子把屁股的皮一起拉下,還得每天坐著。冬天零下5度,晚上兩個包夾硬抓著她的腳浸在冷水盆裏。每天白天有4人一班交替看管,惡毒的誹謗師父,攻擊大法。

這二年裏,在殘酷的迫害中,她昏死過去幾次。

2004年3月陳博英第三次被迫害,被非法關進上海金山區看守所。2天1夜不給水喝,不給飯吃,幾天後市公安局來了許多人,一班一班的輪流審,他們把窗門關緊,用香煙熏,戴著手銬,陳博英被迫害到眼睛看不見。

這次又是勞教迫害二年,關在空房裏,由吸毒人員包夾,門上的玻璃用紙糊著,外面看不見裏面。後來又被關在北邊的小房間裏,39度的夏天不准開門,她中暑了。警察拿來冰塊和塑料箱子,包夾把草蓆放在地上,抬她睡在草蓆上,裝冰塊的箱子漏水,一夜她昏昏沉沉的睡在冰冷濕透的草蓆上,第二天,還是39度的天,她卻冷的不行,必須穿上了冬天的棉襖,蓋著被子。陳博英被迫害的不能走路。

三年監控 親友房東被騷擾、威脅

2006年從勞教所出來,她住在姐姐家,姐姐家立刻被監控了,在床上躺了三個月,還不太能走路的她離開了姐姐家,租了房子。租房樓上組長、對門黨小組長、樓下居委二個女人,對面房子底層一家人家把圍牆打掉,換上4扇玻璃窗。白天、晚上輪班24時間監控,警察監控,大門口停警車,只要你離開家門就有人跟著。這種24小時的「貼身監視」,從2007年到2009年,持續了三年整。

曾經工作18年的陳博英所有的經濟來源被截斷,她沒有拿到一分錢的退休金。幾經交涉,610才給每月低保550元,在上海陳博英租最差的房每月需1000元,生活難以為繼。邪黨人員威脅欺騙陳博英90歲的父親,說你女兒反黨,三次被抓、勞教還頑固不化。老父親與陳博英斷絕了來往。閔行碧江路警察找陳博英的姐姐、姐夫,要他們斷絕與陳博英的來往,遭姐姐、姐夫正面拒絕,他們不死心,就找姐姐、姐夫的兒子,陳博英的外甥,叫外甥阻止他媽媽與陳博英來往。警察又找陳博英的兄嫂、姪女與陳博英斷絕來往。威脅陳博英的妹妹、妹夫,用讓他們失去的工作的卑劣手段,萬般無奈,2009年妹妹也表態與陳博英斷絕來往。

2010年陳博英的女兒結婚,陳博英住到女兒家,閔行蘭坪路警察找女婿單位領導施加壓力,2010年10月6日女婿趕她走。2010年10月25日,陳博英的丈夫在警察的洗腦下,與她離婚了。

在以後的日子裏,陳博英居無定所,警察、610、居委找房東、找中介,逼他們收回房子趕她走的事經常發生。

被非法通緝 含冤離世

2015年2月1日,陳博英與吳維怡等法輪功學員在上海市奉賢區南橋發真相資料,被國保警察綁架。她突然眼前一黑,臉、嘴全壓在大石頭上,雙腳膝蓋猛撞在大石頭的石階上,身子、頭被壓著動不了,她一下子又失去了記憶,被送到了派出所上銬。在奉賢看守所,國保警察審訊時,她的腦子裏是空白的。

陳博英與吳維怡於3月11日被非法批捕。在非法關押期間,看守所醫生看到她血壓很高,就把她送到市監醫院去檢查,監醫說是缺血鉀,2.6克,小腦梗。一個星期後發展到夜不能睡、出汗、頭暈,又被送到醫院檢查,做了心電圖、B超、CT、拍X光片、驗血、驗小便。第三天讓她姐姐交了3000元,「取保候審」放回了家,當時她是被抬出來的。

回來後住在弟弟家,在5月10日要非法開庭的情況下,陳博英4月20日離開了弟弟家,開始過著流離失所的日子。警察知道後,在網上通緝陳博英。吳維怡於2016年6月29日被奉賢區法院非法開庭判刑五年。

遭受嚴重迫害的陳博英,失去了正常的學法煉功與生活環境,修煉與身體狀況越來越差,於2017年10月3日含冤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