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酷刑、藥物等迫害 北京女青年許秀紅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報導)北京房山區法輪功學員許秀紅,二零零一年被警察入室綁架,遭受五年冤獄迫害,二零一六年又被北京通州區警察非法抓捕,被非法關押迫害三個月。這兩次被非法關押期間和出監後,身體都出現明顯的被餵食或注射毒性藥物症狀,身體每況愈下,伴有經常性的莫名恐慌,於二零一七年四月二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歲,經醫院診斷為「心血管疾病猝死」。

直到離世前,許秀紅的兩個手腕上當年被酷刑折磨留的疤痕依然清晰可見。

修大法,體弱多病的她變成健康人

許秀紅在家裏排行第二,從小體質虛弱,家裏人就給她找那些亂七八糟的門道看,結果不但沒把身體看好了,還招來了不好的東西上身,身體狀況不見好轉。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許秀紅開始修煉法輪功,很快,原來體弱多病的她,變成一個身體健康的人。煉功不幾天,師父就給她開了慧眼,她能看到飛旋的法輪。有一天,她看到一個圓乎乎的東西從身體內出去了,可能是附體之類的壞東西。師父還給她徹底清理了身體上的其它疾病。打那以後,她身體變的越來越健康。原來灰黃的臉色,變的紅潤有光澤,原來稀疏的頭髮和眉毛,也變的密實光亮了。

看到許秀紅發生這樣的變化,家人都感到大法的超常與神奇。許秀紅堅信大法,心裏對師父充滿無限感恩。

講真相,遭入室綁架、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對大法極力抹黑,欺騙世人。作為在大法中親身受益的許秀紅,毅然站出來,為大法討還公道。她積極參與了一九九九年的「四﹒二五」的「七﹒二零」兩次大上訪,向大家講清真相,證實大法的美好。因此曾被警察非法抓捕關押,也上了邪惡的黑名單。

二零零一年二月,新年剛過,警察把許秀紅從家中非法抓捕,先在房山看過所關押一個月,後拉到河北省正定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到正定後,許秀紅不配合警察的迫害,被戴上一種殘酷的刑具,這種刑具是用鋼筋特製的,圓形,其直徑跟成年人一隻手腕一般粗細,俗稱「揣」。顧名思義,需要使勁才能把兩隻手給塞進去。兩隻手在前,叫「前揣」;兩隻手在後,叫「後揣」。無論是前揣還是後揣,一旦揣上,時間稍長,都能把人疼的痛苦至極!尤以後揣痛苦更甚三分,很快人的兩個手就被勒的腫的像饅頭了,加之鋼筋勒進肉裏,手便開始潰爛。

據戴過這種刑具的人回憶說,戴到第二天的時候,手和胳膊疼的鑽心,恨不能自己揮刀把兩隻胳膊砍了去。許秀紅被這種刑具連續折磨了七天,整個人都有要崩潰的感覺。被「揣」以後,24小時一切基本生活完全不能自理,除去會說話、有知覺,幾乎跟植物人處於同樣的「護理級別」,無論幹點甚麼,都得求人。

後來,許秀紅在監室中,跟大家講述修煉大法的親身受益和美好。有一個小姑娘想跟她學法輪功,許秀紅就教她,結果被警察知道了,又把許秀紅「後揣」上了,這回被揣的時間更長。前後兩次加起來,累計被揣了一個月時間。到最後警察想給摘都摘不下來了,只好拿鉗子往下薅,疼的人死去活來,致使許秀紅的雙手險些殘廢,直到離世前,兩個手腕上當年被「後揣」留的疤痕依然清晰可見。

正定看守所的廁所在監室外頭,同一監室的十幾個人,解大手一共只給十五分鐘時間,解不完就被人帶著罵腔緊催。由於許秀紅不配合迫害,警察和牢頭故意刁難她,經常限制大小便,有時只能在屋裏解手。監室有監室的潛規則:在屋裏解大手要罰錢,罰了錢牢頭買食品獨自享用。許秀紅在裏頭沒少挨罰。這折騰來折騰去的,許秀紅後來落下了大便失禁的毛病,直到離世前,這個毛病都沒好俐落。

被非法判刑五年、入冤獄迫害

後來被非法判刑五年,許秀紅被從正定轉到石家莊第二女子監獄。在那裏,因為許秀紅不轉化,抵制警察的迫害,被警察用帶鐵頭的膠皮棒打頭部後腦,直到打得腦出血,人昏死過去,被送到石家莊醫院搶救,在醫院住了一個月時間。在許秀紅入院後的昏迷狀態下,不知道被餵食或者注射的甚麼藥物,從入院直到出院後大約三、四個月的時間,例假不停,身體受到極大傷害。

酷刑演示:打毒針
酷刑演示:打毒針

中共隱蔽迫害手段:打毒針

許秀紅從石家莊女子第二監獄剛出來的時候,兩條腿腫的像大柱子,是因為不明藥物、幹活長期站立、煎熬聯合作用的惡果。剛從二監獄出來時,人整天打蔫,耷拉著腦袋,渾身沒勁兒,誰見了誰說她沒精神,而且後半夜經常睡不著覺。

二監獄的奴工也很累,超負荷勞動,是有名的血汗工廠。很多時候都是白天黑夜連軸轉,有時幾天不讓休息,車間吃。許秀紅她們是做服裝,有些是出口的,工作量定額很高。二零零五年三月,實際服刑四年零一個月,許秀紅結束冤獄,回到家中。

從二監獄回家後,要到派出所辦理戶口手續,官道鄉派出所民警劉永江,以不寫不煉功保證就不給身份證為由,逼迫許秀紅放棄修煉。許秀紅為了躲避警察騷擾,被迫離家出走。劉永江多次到許秀紅家找人未果。後來提出讓家人交兩萬元錢,才給身份證。並向家人說,要麼交兩萬元錢,要麼去轉化班。

許秀紅本不想結婚,一心一意修大法。因派出所警察騷擾施壓,加之為了滿足父親的心願,於二零一一年五月結婚。

離世前,被北京通州區看守所摧殘三個月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許秀紅和丈夫得知同修被警方撬門入室非法抓捕,前去營救同修,也被警察非法抓捕,關押在北京通州區看守所,歷時三個多月,身心受到嚴重摧殘。

許秀紅被關押到通州看守所時作體檢,血壓260,儘管如此,警察拒不放人。因抗不過醫生的軟硬兼施,也為了不給同號人員找麻煩,許秀紅被迫吃藥。對不放棄信仰的大法弟子,看守所的醫生,經常把這樣一句話掛在嘴邊:「你不轉化是吧?給你吃片藥死了就完了!」有一次,許秀紅被提審時,與同時被非法關押的丈夫打了個照面,丈夫見許秀紅的腦袋比平時明顯腫大,很擔心她的身體狀況。

據曾與許秀紅被關押的同一監室的其他學員講,許秀紅入所第三天,號裏讓打掃廁所,由於地板太滑,腳骨外環碰傷,腫得厲害,連帶整個腿,化膿,感染及至全身,臉都腫得變形了,獄醫發現後大驚,吼她:「為甚麼不打報告,你的腿不要了?!」

通州看守所306監室限制大小便,許秀紅進去後半個月沒大便,生理已經紊亂。一天晚上9點,許秀紅想大便,就和牢頭(22歲,吸毒犯)說:我想大便。牢頭惡狠狠的說:「不行,現在不是大便時間,大家都睡覺。」 許秀紅被憋得難受的呻吟著,牢頭大聲呵斥她:「不許叫喚!」另一個法輪功學員實在看不下去了,和牢頭說:「你就讓她上廁所吧,她實在憋不住了……」牢頭火了,惡狠狠地說:「你給我閉嘴,睡覺,關你啥事,用不著你說情。」接著又對許秀紅大吼:「許秀紅,你再給我叫喚,我24小時不讓你上廁所信不?」大約十分鐘後,牢頭才讓上廁所,可這時大便已經拉褲子裏了。

從看守所出來後,許秀紅的身心狀況越來越糟糕。丈夫上班,許秀紅老有強烈的孤獨恐慌感,強迫性的給丈夫打電話,訴說自己的苦處。丈夫在身邊時,她才能安定些。這種狀況一直延續到離世前。

從出生到離世的四十年,許秀紅的身體健康狀況經歷了一升一降兩次反向的變化。第一次變化是,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修煉法輪大法,原先的病秧子,變成一個完全健康的人。第二次變化是,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後,二零零零年二月被非法判刑的那五年,許秀紅的身心受到巨大的傷害,出現明顯且嚴重的症狀:四個月例假不停、頭暈、失眠、胸悶、出虛汗、大便失禁、腋毛脫光、血壓高,伴有經常性的莫名恐慌感。這些症狀,與明慧網曝光的因被中共施用不明藥物而離世的法輪功學員雷同。


非法抓捕許秀紅責任人
北京房山區官道鄉派出所警察:劉永江

許秀紅被非法判刑當事人(據刑事裁定書)
審判長:孫月梅
審判員:呂玲
代理審判員:劉斌
書記員:趙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