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盛春梅迫害離世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甘肅省蘭州市盛春梅於二零一一年在蘭州市紅古區花莊鎮和丈夫陳德光散發神韻光盤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後,被花莊鎮警察非法抓捕。其中警察張國維對陳德光進行了長達半個小時的毆打,把陳德光的小腿打腫。家屬對張國維進行了控告,但紅古區和蘭州市檢察院均不受理此案。反而對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盛春梅夫妻倆非法起訴,並由紅古區法院進行非法審理和非法判刑九年。

盛春梅被非法判刑後被迫害到甘肅省女子監獄;在進入女子監獄後,本只有一隻眼睛能看見的盛春梅,又患上了白內障,從而導致雙眼失明。在女子監獄的所謂「反邪監區」(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裏,警察及警察授權的犯人逼迫法輪功學員看污衊法輪功的所有資料,並進行感想寫作,如果寫不完,就進行毒打、不讓睡覺等方式的體罰,導致盛春梅本來虛弱的身體更是雪上加霜。

「包夾」(監獄裏其他犯人)對盛春梅非打即罵,每天逼迫盛春梅寫污衊法輪功的材料,不寫就搧嘴巴子,寫得不滿意就會打罵並要求寫到滿意為止,否則不讓睡覺。盛春梅在甘肅省女子監獄的六年中被迫害的雙目失明、兩耳失聰,嚴重的糖尿病、高血壓,就是這樣的虛弱身體,還被包夾每日裏逼迫寫「東西」,被包夾肆意的打罵。

後期,盛春梅給他們說,她不會寫,也寫不了,她們就讓盛春梅說思想認識。二零一七年中國新年之際,盛春梅的兒女去甘肅省女子監獄看望她時,發現盛春梅的雙目失明,雙耳接近失聰,但問她的相關管教教官姓名,準備為其辦理保外就醫時,卻被監獄相關人員以「時間到了」為由掐斷了通話。時至今日,盛春梅被甘肅省女子監獄的迫害,已經導致其患上糖尿病、白內障、膽結石、化膿性膽囊炎,兩耳也已經失聰,聲音稍微小點,就聽不清說話聲音。

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盛春梅的女兒接到甘肅省女子監獄獄醫電話,被告知盛春梅查出化膿性膽囊炎和膽結石。盛春梅女兒立即趕到監獄詢問情況,但獄警讓她先簽署手術同意書,然後才告訴盛春梅情況。盛春梅女兒直接詢問主管隊長丁海燕和另一主管:人都成這樣了,能保外就醫麼?丁海燕和另一主管直接拒絕了,說:「盛春梅的情況不符合保外就醫,不能保外就醫。」被逼無奈之下,盛春梅女兒陳盛華先簽署了手術同意書,然後由丁海燕帶著到監獄醫院去看盛春梅,見到盛春梅後,盛春梅直接告訴其女,不想做手術。陳盛華才給獄警和獄醫說明了情況,並當著執法記錄儀的記錄下,說出了:我媽不想做手術,需要保守治療的話。

盛春梅的女兒提出給母親保外就醫,遭拒絕。在新橋監獄盛春梅呆了半個月又回到了甘肅女監。五月份的一天夜裏盛春梅突然昏迷,被背到獄醫室,因情況嚴重,又送到蘭州大學二院,搶救過來後送到新橋監獄,獄醫給盛春梅的女兒陳盛華打電話,說人昏迷了,從蘭大二院搶救過來了,現在到了新橋監獄,下了病重通知,讓家屬去見的陳盛華當時接獄醫的電話,聽到母親又病重搶救,就在電話中直接提出保外就醫,獄醫說不夠達到保外就醫的條件,她的女兒說,難道人死了才夠條件嗎?獄醫說,你媽的高血壓三級能夠夠個邊。她女兒又說,你申請,你不申請是你的責任,他們不批是他們的責任。獄醫說,那行,我給你申請試試。又過了十幾天,監獄通知盛春梅的女兒到獄政科填表格,申請保釋,說是要送檢察機關、監獄管理局、紅古司法局等部門。

八月份,盛春梅在監獄又吐了一星期,八月十八日,盛春梅的女兒給丁海燕打電話,再次要求辦保外。八月二十一日甘肅女子監獄的孫立偉給盛春梅的女兒打電話,說,你趕快回來,你媽也就這一兩天可能就能回家。盛春梅的女兒當時還在外地,接到監獄的電話後,匆匆往蘭州趕。八月二十三日孫立偉從安寧區盛春梅女兒的家中把盛春梅的女兒接到新橋監獄,又把盛春梅和其女兒拉到紅古司法局辦了交接手續,司法局辦了簽收,司法局的王所長說,人就應該呆在紅古,並讓家屬寫了很多保證,保證人不能離開紅古海石灣。額外加了一條,如果盛春梅身邊沒人照顧,出現任何情況是家屬的事,跟司法局無關。因盛春梅在紅古的家中再無家人,兒子也在蘭州上班,女兒的家也在蘭州。為了照顧盛春梅,盛春梅的女兒向紅古司法局請了一個星期的假,將盛春梅接到自己的家中照顧。

八月二十四日盛春梅的身體不適又住院了。八月二十九日女兒將母親帶到甘肅省省中醫院進行了全面的身體檢查,檢查中發現盛春梅血糖值高達二十、肝部有腫塊,主治醫生根據盛春梅以往的病史推斷為膽囊,膽囊穿孔後形成了一個很大的膿腫,好在有一層膜包裹未形成敗血症,針對這種情況作了引流手術。在術後出現了嚴重的貧血已達到了輸血指標,蛋白指標非常低,隨時都要輸蛋白、身體非常的虛弱。經過十多天醫院醫生和家屬精心照顧下盛春梅可以進食,並在身體好轉了一些後做了白內障手術。眼睛能模糊的看見人和東西了,精神狀態隨著眼睛也稍微好轉。但因為蛋白很低雙腳浮腫,營養要逐漸補充。在住了二十多天醫院後出院回到了女兒家中。

回家後,盛春梅的身體各方面稍微有一些穩定,就在九月二十六日突然出現嘔吐不能進食,兩天後進食變得很困難每天只能吃很少的流食或不能進食。盛春梅的女兒將母親直接接到自己家中,忙於上班和照顧母親,沒有向紅古司法局再請假。十一長假前,紅古區司法局王所長給盛春梅的女兒打電話說:他們的要求是盛春梅不能離開這個區域(紅古區),實在不行,就退回監獄,並給了局長的電話讓跟局長聯繫。因化膿性膽囊炎,導致盛春梅無法進食,在監獄時就時常嘔吐,又患有高血壓、糖尿病,眼睛看不見,耳朵聽不見身體很虛弱。回家後,盛春梅剛開始一兩天還能吃一點東西,之後就一直不吃東西,腳也腫,吃飯還需要人餵。整個人被迫害得非常虛弱和蒼老。這樣的身體必須有人在旁邊陪護和照顧,可是紅古區司法局卻以他們有規定,不能離開紅古區海石灣為由,還說出將盛春梅退回監獄等話。面對極度虛弱、又不太進食的母親,盛春梅的兒女非常焦慮擔心,不但要上班,還要管孩子,監獄把健康的人迫害成這樣,扔給家人,還要時時遭受紅古司法局的脅迫,其情何堪!

十月五日盛春梅在家人的幫助下站立,在左腿移動時腿部無力,到了十月七日身體左側完全無法移動。十月九日女兒將盛春梅再一次帶到醫院檢查,檢查時發現了很嚴重的腦部大面積腦梗。十月十二日早晨九點多,盛春梅在女兒家中含冤離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