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白銀市萬銘芬被迫害致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甘肅省白銀市法輪功學員萬銘芬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五年二月被投入甘肅省女子監獄,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出獄,第二天被家人送醫院,檢查出十種病變,於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日含冤離世,年僅六十三歲。

一、綁架構陷、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二年五月底,白銀市景泰縣國保大隊長指使五名警察,非法闖入萬銘芬家,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就強行抄家,將家裏翻得一片狼藉,搶走了一部手機,幾張圖片,兩張有法輪功真相信息的紙幣等,以此作為迫害證據,將萬銘芬夫妻強行帶到公安局非法審訊,在這過程中有個警察從萬銘芬腰部猛踢一腳,萬銘芬疼得小便失禁。

第二天,萬銘芬被非法關押到白銀市看守所。在看守所裏,警察肆意謾罵刁難萬銘芬,強制她每天幹十多個小時的活。非法關押三十七天後景泰縣國保大隊給萬銘芬辦理了「取保候審」。

二零一四年,景泰縣國保大隊長王存捏造罪名,將構陷萬銘芬的材料送到檢察院,檢察院又將萬銘芬起訴到法院。

二零一四年七月四日,萬銘芬又被綁架到白銀市看守所非法關押,長達七個多月,身心遭受了很大的折磨,身體一天比一天消瘦。在漫長艱難的日子裏,看守所逼著萬銘芬幹活,每天長達十幾個小時,常常受到警察的辱罵和歧視。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景泰縣法院非法判萬銘芬三年刑期,萬銘芬不服上訴。二零一五年元月二十六日,白銀市中級法院維持對萬銘芬的冤判。

二、在甘肅省女子監獄被折磨的生命垂危

二零一五年二月四日,萬銘芬被劫持到甘肅省蘭州市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在女監,萬銘芬因拒絕寫放棄法輪功的「保證書」,警察利用普犯對她誘騙和威逼,用電警棍威脅,不讓睡覺,強制其他身陷冤獄的法輪功學員和普犯一起陪站,以達到其邪惡目的。看著那麼多白髮蒼蒼的老年法輪功學員陪站,萬銘芬不忍心,違心地妥協,答應在監獄裏不煉功。警察丁海燕才讓陪站的人睡覺。

從此開始,萬銘芬長期在打罵中度過,無論行動還是說話,稍不合監控人員心意,就會招來包夾犯人張樹梅的拳打腳踢,罰站罰蹲。每天強制萬銘芬看污衊法輪大法的視頻,強行洗腦,長期反覆高密度播放誹謗大法的錄像,逼其抄寫污衊大法的文章,強迫學習監獄,「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統一下發的污衊法輪功、宣傳邪黨的材料,然後逼迫她寫「思想彙報」。由於萬銘芬沒有文化,包夾人替她寫「思想彙報」,寫的都是侮辱法輪功的話,讓她抄,她不按原話抄,包夾張樹梅就打罵唾,潑髒水,罰蹲。

惡人們逼迫萬銘芬寫放棄法輪功的所謂「四書」(保證書、轉化書等),她不配合,包夾張樹梅體罰她,變著法的折磨她,罰站蹲,辱罵,腳踢,用拳頭猛擊她的太陽穴,打得她頭昏眼花,用筆尖狠戳她的肝部,萬銘芬疼痛難忍,痛了好長時間。還不准法輪功學員之間說話,相互望一眼都會招來包夾的打罵。包夾每天強迫萬銘芬給她打被子,整理內務,動作稍慢就拳腳相加。惡人經常折磨法輪功學員許慧仙(出獄不久去世),讓萬銘芬陪著。別人的被子打不好,張樹梅都不放過萬銘芬,有次組裏其他犯人的被子沒打好,張樹梅說萬銘芬不幫助別人,穿著硬鞋拼命踢萬銘芬,把整個腿都踢得青紫,上廁所下蹲都很艱難。萬銘芬成了包夾的出氣筒,想罵就罵,想打就打,經常強迫萬銘芬吃她的剩菜剩飯。

在充斥著打罵呵斥聲的女監「反邪教科」(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萬銘芬的身心長期遭受摧殘,胃肝部位長期隱隱疼痛,包夾張樹梅還罵她裝病。

二零一六年十月的一個星期天,張樹梅向萬銘芬要紙,萬給得慢了些,張樹梅就不讓萬洗衣服,罰蹲,又打又罵。從那天開始,萬銘芬的胃痛加劇。包夾強行佔用萬銘芬的生活用品和學習用品。

警察經常召集包夾人開會,教唆普犯用盡各種手段折磨法輪功學員,聲稱她們在維護「正義」,與「反革命」作鬥爭。包夾犯人為了減刑,甘心充當警察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工具。包夾捫在警察的教唆支持脅迫下,肆無忌憚,無法無天,嘴上背著三字經、弟子規,實際上顛倒黑白,故意找茬,變著法兒欺負折磨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經常是不准法輪功學員休息,不准靠扶任何物體,不准喝水,不准解手,不准吃飯等等。罰站時如不服從,不規範,輕則肆意打罵侮辱威脅,重則施用刑具,任意施暴。獄警看在眼裏,喜在心裏,認為這樣的包夾才做得好。

萬銘芬在甘肅省女子監獄度日如年,身心煎熬了二十三個月,於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出獄。出獄前半個月,萬銘芬肝膽病痛嚴重,被女監送到監獄醫院治療,出獄第二天就被家人送到甘肅省腫瘤醫院住院治療。因癌細胞全身擴散,主治大夫說沒有辦法,建議回家休息。

萬銘芬回家後,與病魔抗爭七個月,不幸於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日凌晨離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