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楊玉永被迫害致死 家屬申訴遭恐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日】(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天津市武清區法輪功學員楊玉永於七月十一日在武清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武清公安局、看守所沒有向楊玉永家人交代他的死因,卻出動百名警察和特警搶奪屍體。

楊玉永子女向各級部門申訴,遭到當地公安恐嚇,威脅說不許請正義律師,不許接收媒體採訪,這是「勾結境外反華勢力」。

法輪功學員楊玉永遺照
法輪功學員楊玉永遺照

天津武清法輪功學員楊玉永與妻子孟憲珍於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在黃花店鎮西田莊村家中被綁架後,關押在天津市武清區看守所。在看守所楊玉永多次遭看守所獄警及牢頭獄霸等人的酷刑迫害。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律師會見楊玉永時,他還敘述了自己被獄警劉兆剛毆打及劉兆剛指使看守所十三名犯人把他毆打致昏迷的過程。

事隔十三天,楊玉永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楊玉永的兩個孩子聞訊趕到武清中醫院,見到的是父親冰冷僵硬的遺體。發現楊玉永的脖子、身體大面積瘀傷,眼睛裏有血,兩耳朵根有很大的傷口,左乳頭焦黑,腳趾甲有竹籤紮過的痕跡。背部傷痕累累,從腰部往下到褲襠再到大腿根全是血痕,很顯然楊玉永是被酷刑迫害致死。

特警搶屍 看守所阻撓律師會見

武清警方、看守所沒有給家屬說明楊玉永的死因,卻在七月十二日凌晨三點四十左右調來了十四輛警車及一車防暴警察近百人,警察首先把武清區中醫院急診大廳包圍,同時防暴警察手持盾牌將所有親友用盾牌隔開不允許動,將楊玉永的遺體強行搶走轉移到武清第一殯儀館。

警察不允許任何人去看遺體,家屬要拿身份證登記後才能見。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警方下午五點半後允許妻子孟憲珍見楊玉永的遺體。見完後允許家屬出八人去看守所談條件,家屬堅持要事實真相,談判沒有結果。

七月十三日上午楊玉永的辯護律師簡易平趕到,了解情況後到中醫院找醫生要診斷結果。

七月十三日下午文東海律師趕到,兩位律師到看守所要求找所長、教導員了解情況及封存楊玉永被非法關押時生前的所有錄像。得到的回答是:所長、教導員都不在。

兩位律師要求見駐看守所檢察室人員,這時剛剛還宣稱都不在的看守所教導員王舜和所長王永革卻突然出現了。王舜將文律師推搡出去,說去找公安局。

兩位律師和家屬只好到公安局,要求封存楊玉永被非法關押時生前的所有錄像,調查楊玉永的死因,接待的是武清公安局法治科長武東海。

七月十四日下午,楊玉永家屬聘請的代理律師黃漢中和家屬去接見仍被非法關押的楊玉永妻子孟憲珍,看守所百般刁難,如臨大敵,不允許黃律師見孟憲珍。只允許倆孩子見。家屬要求無罪釋放孟憲珍,看守所說:辭退律師就放。

家屬堅決不同意。一直等到晚上七點多,看守所告訴黃律師,今天不能接見了,週一可以去接見孟憲珍。

七月十七日(週一)下午,代理律師黃漢中律師和另一位代理律師趙慶律師抵達天津武清。趙慶律師前往武清區看守所,繼續要求會見關押在同一看守所的楊玉永妻子孟憲珍,但看守所仍以需要48小時答覆為藉口,拒絕律師會見當事人孟憲珍。

武清公安散布謠言 恐嚇家屬

警方在阻撓律師與孟憲珍見面的同時,卻在背地裏散布謠言:楊玉永自殺而死。並恐嚇楊玉永的家屬親友,還一直打電話想約談楊玉永的女兒和女婿。

於是黃漢中律師就在十七日下午陪同家屬去了武清公安局。到了公安局,警方把律師阻擋在外,只讓家屬進去談。

楊玉永的女兒及女婿進入法制科,警察顧亮出面,軟硬兼施,恐嚇家屬,放了楊玉永的女兒接收媒體採訪的錄音及楊玉永生前的代理律師文東海接受採訪的錄音,並胡說「這是勾結境外勢力」,本應國保解決,是他們出於好心壓下來。如還這樣,下次就是國保找你們了。

談話中要求家屬不要請與境外勢力勾結的律師,要找警察認為『正規』的律師。絲毫未提及案件本身的問題,也沒有聽取楊玉永家屬有甚麼訴求,對受害者隻字未提。

鑑於此,黃律提出:

1、先去武清檢察院,要求立案並保護好所有證據。錄像,遺體等。
2、去天津市檢察院第一分院反映情況,要求立案,並儘快屍檢。
3、由律師去武清公安局要求儘快屍檢,並提出家屬要求屍檢的鑑定中心名稱。

天津檢方不作為 設騙局家屬識破

七月十八日上午黃漢中律師在家屬陪同下,首先去了武清檢察院控申科投訴,檢方按律師的要求做了筆錄:

1、看守所不允會見孟憲珍的情況。
2、要求封存保護楊玉永生前在看守所的錄像、體檢報告、醫院診斷證書及化驗證明等證據資料。

檢方對此回應:半月給予答覆。並稱檢察長不在,外出開會,主管的副檢察長因病駐院,要見得提前預約。

下午黃漢中律師同家屬到天津市檢察院第一分院(一分檢),一分檢稱此事由市級檢察院負責。

律師同家屬再趕到市級檢察院已是下午4:10,一位女接待員讓填表後進去彙報,二十分鐘左右出來說,回去等消息。

面對檢察機關的不作為,律師決定繼續到武清檢察院投訴。同時,還要找武清公安交涉。

七月二十日楊玉永閨女和姑爺去武清區檢察院詢問前幾天律師和家屬控告的事有無回覆,有三個檢察院人員出來見閨女和她丈夫,兩個市檢察院的,還有一個武清檢察院的副檢察長。

市檢察院的跟家屬談鑑定機構的事,說給找了一個司法部的屍檢機構,讓家屬儘快回覆,如果下午一點之前回覆就飛上海去為這件事辦理手續。說提前一個小時,結果可能就提前一個月,還說屍檢拖時間長了,有些就檢不出來了。又說家屬聘請的那個受理慢。

家屬說儘快回覆,下午家屬給檢察院回電話,說:還用自己選的那個鑑定機構,你們儘快辦理委託手續,別在咱這耽誤時間。那個市檢察院的一聽完全變了態度,說:他快退休了,好多事要做,……

天津公安耍手段 誘迫孟憲珍妥協

七月十八日上午,孟憲珍的律師孫典軍去法院提交取保候審申請。武清法院受理孟憲珍案件的法官是姚長勝。

七月十八日下午,孫典軍律師到武清看守所要求會見,被武清區看守所阻止。

七月十九日上午,趙慶和孫典軍兩位律師陪同家屬再去武清看守所見孟憲珍,等到上午十一點才讓兩位律師進去接見,但律師只是見了公安局的工作人員,沒有見到孟憲珍。

然後,看守所讓倆孩子去見孟憲珍,在倆孩子見母親之前,公安部門已安排孩子的大姑、老姑、老姑父見了孟憲珍,要給她辦取保候審,孟憲珍堅持要求無罪釋放。兩孩子尊重媽媽的意見。

七月二十日上午法院通知家屬下午四點半去法院,家屬和律師按時去了法院,卻被告知:不給孟憲珍辦理取保候審!

截至到七月二十一日楊玉永已經被非法迫害死十天了,案件沒有任何單位正式按法律程序受理,受害者家屬沒有得到任何安慰和理解,在承受父親被迫害至死壓力的同時還要承受來自公檢法部門的壓力。

人命關天的大案竟然沒有一個法律部門提及追查兇手來維護法律的尊嚴,現政權提出的「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在基層執法單位執法者眼中一文不值,仍然在執行江澤民、周永康時期的罪惡政策,可見當今中國的司法亂象到何種程度。

近日,國務院督查組在天津實地督查。只有國務院督察組答應反應此問題。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有報終有時;周永康、薄熙來、王立軍如何?徐才厚、李東生、周本順如何?宋平順、張越、武長順又如何?哪一個不比你們這些基層執法者位高權重,不要斷送了自己的未來,不要看不清形勢抱錯了大腿,丟前程還要殃及家人。希望你們選擇善良,給楊玉永在天之靈以交待。

附:
武清區政法委書記王志強,電話:13516225888
武清區政法委副書記李佔峰,電話:13072276518;老家:武清區大鹼廠鎮長屯村
武清區政法委處級幹部馬宏利
武清區檢察院副檢察長尤月成,電話:13820766828;老家:武清區東馬圈鎮董標伐村 尤月成妻子周英,電話:15620959593;工作單位:武清區人民醫院
武清區公安局趙國全,電話:13820398682

主要責任單位:
武清看守所所長:王永革
副所長:劉斌 劉毅
教導員:王舜 阻止律師會見,阻止律師見駐檢
獄警:劉兆剛(酷刑迫害楊玉永)

看守所電話:022-82179218、
武清區公安分局法治科長:武東海,
武清區公安分局法治科的顧亮和杜寶春負責與家屬交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