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面對面發真相期刊中去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我面對面發真相期刊已有一年多了,最開始時出門辦事走在大街上捎帶著發。時間一長,我覺的效果挺好,有時還能講真相勸三退,也不耽誤辦任何事。後來是逐漸發的越來越多,由十幾本、二十幾本到現在每天最多一次能發一百多本,在發放同時也發翻牆軟件和真相光盤。我發放的明慧期刊有:《藏字石》、《明白》、《希望》、《真相》、《天賜洪福》、《起訴江澤民》《中共活摘器官》等,針對不同的人發放不同的內容。

去年發真相期刊時會遇到一些人抵觸,有罵的、有摔的、也有扔掉的。從今年開始隨著正法形勢的推進,世人越來越明真相,有越來越多的人爭先恐後索要明慧期刊,有要各種不同版本的;每樣都要一本;有的人自己要了還給家人也要兩本。有時在街上一群人圍著我要,嫌我給的少,就說你發誰不是發就給我們吧。

還有一次在超市門口發,人很多,發了一些之後還剩兩本,我就準備在回家的路上發,走不遠被一個騎自行車的人追上後,問我,你退休了嗎?你這冊子哪來的?你是骨幹嘛?我說這期刊是從網上下載的,自己花錢做的,工資是我應得的退休金,我們做資料是為了救人,在大災難面前能有更多人留下來,我們把生死都放下了,沒有骨幹一說,都是自己發自內心的去做。接著我跟她講了大法洪傳世界,法輪功是佛法;講了修煉祛病健身有奇效;共產黨花的都是納稅人的錢,工資是自己付出才得到的,是我們老百姓養著共產黨;講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警察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的事,講了貴州藏字石;講了天人合一,天要滅中共,誰也擋不住。最後她流淚了,兩次握住我的手,一再的謝謝我。我把一本真相期刊送給了她,我看到一位被中共毒害的世人,明真相前後的變化,也深深的震撼了我。在中國還有多少像她這樣不明真相的世人需要我們去救度啊!

在今年大年初四那天發真相期刊時遇到一位五十多歲的男士,他一直在身後跟隨著我,還要給我拍照,我當時就想他老這麼跟著我也不是個事兒,大腦沒有任何負面思維,我就一下轉過身去,不讓他照,他就跟我一直僵持著,最後他把警察證亮出來,說你看看我是警察,然後他說你這些東西就夠送你進去的。我當時義正詞嚴的說我是為了救你,是為了你好,你知道善惡有報嗎?他的態度立即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說大過年的,誰家都有老小,你收拾東西趕緊走別再發了。

還有一次一個人看到發到他手裏的真相期刊,立馬說這是法輪功的,把我抓住說要舉報我。沒有我說話的餘地,我想真相期刊不能落到他手裏,不能讓他犯罪。旁邊一個人說,趕緊走,不值得。我意識到是師父在點化我,我使勁把真相期刊拿了回來,心生一念讓你電話打不通,就快速的走了。一轉彎,我照發不誤。

經常碰到人說,你還敢在大街上發這個?派出所要抓的。我覺的在大街上發很正常,大法是最正的,常人的廣告都能滿大街去發,我們的救人的真相期刊為甚麼就不能在大街上發呢?就應該讓更多的人知道真相才對。我們沒有必要偷偷摸摸的發,在這種正念的作用下,我都是堂堂正正的發,效果非常好。

今年八月份,配合打印的同修拿來的期刊出現雙影,我覺的這樣的期刊救人效果不好,就不想發了,也覺的太累了想歇歇(其實是假相),告訴配合打印的同修不要再打了。最後手裏就剩二十本了,然後去早市發,發了一半被一人發現是法輪功資料,別人也跟著要,有位坐輪椅的也追著要,後來的人還要已經沒了,讓我翻翻兜子還有沒有,我告訴大家確實沒有了,沒有得到真相的人眼巴巴的看著我,我立即意識到了,眾生都在等待得救,決不能停下來。一路上心裏想的都是那些渴望得救的眼神,回家後趕緊告訴配合的同修不能停下,令我沒想到的是,配合的同修默默的又買了一台新機器。在此感謝那些為我提供資料的同修們。有這些同修默默的配合我才能有更多時間出去發放真相期刊。

我原來爭鬥心很強,發真相資料和世人接觸中,我的爭鬥心不斷的減少,甚麼樣的人都能遇到,在過程中不斷的魔煉自己。不斷去掉面子心、委屈心、緊張心、怕心、歡喜心,正念也越來越強,是師父幫弟子去掉了這些人心。

希望大陸的同修都能走出來,利用各種方式面對面救人,我們要珍惜師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續來的時間,每位真修弟子都應該走出來,兌現我們的史前誓約,這個時間值千金值萬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