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怕心 讓片警明白了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日】近兩個月來,我市出現警察對法輪功學員騷擾的事,兩天內,碰見幾個大法弟子都被警察騷擾,我沒有及時排除這些負面的東西,「怕」的物質向我襲來。

同修放在家裏的一個雙面打印機,我搬來搬去,都不知放在哪裏是好,把師父的書放到保險櫃裏,那天我雙腿發軟,心發慌,甚麼也幹不下去,心裏很難受。

打開大法網站,看到師父的法:「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2]。

我一遍一遍的念著……過程中,我叫著自己的名字──你怕甚麼?怕自己遭受迫害嗎?怕女兒跟你鬧?怕母親沒人管?怕來怕去,還不是為自己嗎?這不還是個私嗎?你怎麼不怕警察執行錯誤的命令,干擾大法弟子,從而被淘汰呢?!警察不是大法弟子要救的眾生嗎?叫他們執行江餘黨的命令,毀這些警察,他們多可憐啊!這個怕不是先天的我,我不要它,修去這個私,做個為他的生命 。

七天後,八月二十三日晚七點四十五分,有人敲門,今天是學法時間,我端著碗去開門,門口站著兩個警察,我看是片警,想把門關上,他的腳馬上伸在門口,舉著手機對著我就照相。我說:「你不經過我同意,對著我就照相,這是侵犯公民的肖像權!你進屋,你都付不起這個責任!因為你違法了!不讓你進門,是為了你好,法輪功都洪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了,就咱們國家還在迫害,你快別幹這事了,對你不好。」不知怎麼,就把門關上了。他走了。

我馬上下樓,叫著他的名字,「我有話跟你說,某某,你想過沒有,你們這次被要求來我家敲門的這個命令,很可能不是現領導人發的,而是江澤民餘黨發的。」片警說:江澤民早倒台了。我說:「可江的餘黨有的還在台上呢。發命令的人說不定馬上就面臨著甚麼。要知道迫害法輪功,是江澤民的個人意志,它不代表法律,現在抓的周永康、郭伯雄、令計劃、蘇榮及死去的徐才厚,都是江的人,隨著江的失勢,這些人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都落馬了,而江氏的餘黨也在收網中。江某某是個甚麼樣的人,老百姓都知道,在位那些年,貪腐枉法,作惡無數,上樑不正下樑歪,把我們中國的道德徹底拉下來了,用『禍國殃民』這個詞形容它,一點不為過,而其最大的罪惡就是迫害了佛法,迫害了數以百萬千萬計的修心向善的修煉人。這是天理不容,罪不可恕的。將來人們會真正明白這一點的。最可惡的是他不僅自己作惡,而且用權力綁架了無數的公務人員以執行命令的方式,隨同犯罪。其實大多數被動犯罪的人,對此感到非常無奈,本心不想參與,但要想跳出來,卻又需要極大的勇氣。我深深理解這一點。」

我接著說:「某某,前幾年你做得很好,沒有騷擾過大法弟子,這兩年也不知你怎麼了?你去小英家,小英現在走了。」他問:「去哪裏了?」我說:「就是走了嘛!你去小明家,大熱天,小明在外流離失所一個多月。人在做,天在看,你做的這些壞事,你怎麼還呀!上有命令,下面具體做事的可以有對策嘛。你就說,你這片大法弟子都很好,在家相夫教子,從沒給你添過麻煩,都是好人。」我再三叮囑他,大法弟子家你誰家也不要再去了,善待大法弟子,就是善待自己呀!

我接著給他說:「現在公安警察都在宣誓,錯案終生追責,千萬要為你自己負責,善待大法弟子功德無量,迫害大法弟子,罪惡滔天,千萬不要當中共的替罪羊。千萬為你的家人著想呀!可不要再跟著他們跑了!識時務者為俊傑,大法弟子把你們當成是自己的親人,幾年來,只要看見牆上掛著你的片警照片,我就叫著你的名字:某某,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難道你一點感應都沒有嗎?」這時,另外的一個警察就在那樂。

「我還得給你們說個事,現在退黨、團、隊的人數都兩億八千萬了,大約每天都十萬左右,因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你們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你們本來是好人,希望喚醒你們的善良本性,一個人幹了錯事要償還,一個黨屢次發動運動,迫害死八千萬人,還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結局就是──人不治,天治。你們作為它的一員,我不希望你們跟著它遭殃啊!希望你們退出黨、團、隊,廢除為它獻身的毒誓,順應天意,保平安。」我給兩人起了化名,他們都退了。

這時,同修陸續來學法。她們從樓梯上來,那天,我說話聲音很大,樓裏和院裏的人都能聽見。因師父加持我,我沒有一點怕心,一心只想著救這兩個警察。片警某某問:「三樓那盆花是你的嗎?」我說「是」。他說:「送給我吧!」我說「喜歡你就搬走吧。」他說:「你給我送到所裏吧。」我答應了。

他明白的一面漸漸甦醒了,他下樓,我送他,他倒退著走,幾次雙手合十,不住的說:「謝謝!」我也雙手合十──謝謝師父的正念加持,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第二天早晨,碰見鄰居,是院裏的居委會主任,她說:昨天晚上,警察從你們樓上下來,我們一大群人都在院裏,我問他們幹甚麼去了?警察說:「給我們講法輪功呢,給你們講嗎? 」居委會主任說:「不給我們講,就給你講。」院裏那麼多人都說煉法輪功的人心眼好,處處為別人著想!警察直點頭。

有鄰居到我家裏來,說:「咱們院裏的人對你真不賴,都說你好。」那天晚上,警察去了我們樓下一家,也問鄰居我給她們講不講法輪功,鄰居說:「不給我們講,她人可好呢。」我們鄰居明白真相的多,得福報的也多。大法的恩澤光耀千家萬戶。家裏的學法小組成立已經九年多了,平平穩穩走到了今天。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謝謝師父慈悲保護。

第二天,我用了五個小時給警察寫了一封信,信中字字句句傾吐著大法弟子對眾生的殷切希望和無限珍惜。

去派出所送信之前,我給師父上了三炷香,只見師父的法像在放光,沒有穿袈裟的胳膊紅光在流動,師父的法像突然好大好大。原來師父的法身真在呀!我的眼淚奪眶而出,恨自己以前沒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弟子每前行一步都浸透著師父的無數心血與巨大的承受。我為自己沒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跪在師父的法像前哭了很久,很久……

當我拿著信和花送到派出所的時候,片警某某已經下班了,我告訴他們記住「真善忍好」,他們都高興的接受了。遺憾的是沒給警察講真相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