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分鐘講真相清除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日】十月十四日我和一位親戚坐半夜11:58的火車回家,我們快11:30到達安檢口,一年輕警察在電腦上檢查我的身份證,然後讓我等一下,這時我才意識到忘發正念了,趕緊求師父。他問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說我是來看我女兒的。他說你還煉不煉法輪功?我說法輪功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當然煉。他說你走吧。

我剛要拿走車票,另一個臉黢黑的年輕警察一把搶過車票和身份證說:不行,我再看看。然後拿著我的車票和身份證去和一個50多歲的警察說著甚麼。我跟過去講真相,他們把我帶到一間屋子裏,對屋裏的警察說是煉法輪功的,那年輕的就走了,歲數大一些的沒走。

屋裏一個當官模樣的人兇狠狠的指著一個椅子說:坐在這兒。我問他叫甚麼名字,他不告訴我,他說他是這兒的頭。我說名字是父母給起的,為甚麼不敢告訴人呢?我就掃了一下他戴的警牌好像是0403262(以下簡稱04)。

04對在屋裏的一個普通老百姓說:一會兒就送你走。然後讓屋裏一個年輕警察把我的包裏東西都翻出來。我發正念讓他們看不見包裏的東西,(很多他們沒看到,翻出的是少數)並不時的給他們講真相,04警察指著我臉讓我閉嘴,我說:你把手拿開,別指著我說話。你是人民警察,人民警察就是這樣對人民的嗎?他說你不是人民,你是階級敵人。我說你不要聽信共產黨的謊言,中央一台播出的天安門自焚事件裏的王進東臉燒的不像樣頭髮卻完好無損,這可能嗎?中央一台播出的節目都能造假,它說的話你還能信嗎?這老百姓都看著呢,我看了一眼那個老百姓,04把手放下了。

那個年輕警察把我講真相的東西翻出來給了04,04問我這是甚麼?我想不能讓他們對大法犯罪。就說:我們是教人向善的,我的東西沒有違法的。要不怎麼能有上百名律師為我們做無罪辯護呢?律師是最懂法律的。他說:你們是×教。我說:公布的14種邪教裏你找不到法輪功這三個字。他說:「你信法輪功信的都迷了,是最可憐的人。」我說:「我是在迷中依然堅信。你們不明白真相的人才是最可憐的人。」

那個年輕警察把我的大法書翻出來了給了04,我說把我的書給我,他說不給。我說這是我的命根子,你們必須給我。我把書搶過來剛要放懷裏就被04搶過去了。我去奪時他就把書撇到地上,我急忙去撿卻被50歲左右的那個警察撿去了,我正在和他爭奪大法書時,04喊道:你再奪我就把書撕了。我只好停下來對那人說:你開始完全可以把我放了,你這樣做對你太不好了。人在做,天在看。他說我也沒辦法。

04過來用命令的口氣對我說:坐在這兒別動。我說我又不是犯人,又沒做違法的事,你讓我坐哪兒就坐哪兒。他說煉法輪功就違法,我說違犯哪條法了,把證據拿出來。他沒吱聲。我對他說:你這樣做對你不好。善惡有報是天理。我就站在那兒繼續給他們講真相。

我感到口渴了,我說我要喝水,04對50多歲的警察說給她倒水,那人說沒有紙杯,04說誰的水杯都行,趕快給她倒水。我喝完水接著講。我給他們講:「你們看看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他們都是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現在怎麼樣?人不治天治。」那個年輕的偷偷把攝像頭對著我被我發現了。我對他說:你們不用這樣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錄像,沒有用。我們做的都是堂堂正正的事。

這時我看見那個老百姓用讚許的眼光看著我,他對04說:你們現在是不是挺忙?04說:現在老忙了。我說:「你們要是真為老百姓做好事忙點行,要不是那就……」04看了看那個常人,突然語氣平和的對我說:我承認你是好人。我說你承認我是好人,可你們現在在幹甚麼?在迫害好人。

我說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功法。他說他信道,不信佛。我說自古佛、道兩大家。你信道,那道家也是相信有神的,共產黨是無神論。他說我的飯是××黨給的,我說××黨不創造一分錢價值,它還得靠納稅人養活它,它拿甚麼養活你?他沒說甚麼。

他說我跟你說,我敢說我說的都是事實,一是共產黨說法輪功是甚麼,我說共產黨才是邪教,法輪大法是正法!他說我說話時你不要說話,等我把話說完。我說行,那我等你說完了我說時你也不要說話。他說行。二是你們這麼堅信這法,你們一定單身,因為沒有一個男人敢要你們,他們也不會要你們。我說:「你說錯了,我丈夫就非常支持我。那要照你說,有上億人修煉,那上億人都沒有丈夫了嗎?」他又說,三是你們一定沒有生活來源,並問我是不是沒有工作?靠甚麼生活?我說靠我能力生活。他說靠甚麼能力?我說教學生。他問教甚麼的?我說教英語。他說你們學校一定不會讓你上班,校長一定不會讓你教課,你孩子上學都會受影響。我說的對不對?我說,很多學校會這麼幹,現在社會就是這樣,要做好人都不讓。善惡有報是天理。人在做,天在看。我接著講法輪功已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他又不讓我講了。我對那個老百姓說:你看,他剛剛說過的話就不算數了。那人衝我笑了笑,氣氛一下子緩和了許多。

我說法輪大法是佛法,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讓煉,你說好還是不好?04說在中國不讓煉。我說:不是中國不讓煉,是共產黨不讓煉。你說台灣是不是中國?香港是不是中國?為甚麼台灣、香港到處可見修煉的人群?他們不是中國人嗎?是江澤民發起的這場迫害。你們是聽習近平的?還是聽江澤民的?習近平從上台以來沒有說讓你們迫害法輪功,反而把勞教所解體了,勞教所是甚麼地方?主要是迫害法輪功的。這說明甚麼?……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你們一定要為自己和家人選擇美好的未來。這時我看到窗外有一個警察在往屋裏看,我回頭一瞅,不知甚麼時候屋裏站滿了警察。

04說收拾收拾拿上你的東西趕緊走,他對我說:「這是我對你最大的慈悲了。以前從來沒有這事,要往常一個電話打過去,那面就去你們家抄家了。」

我要拿回大法書他不讓,我說這是我的東西。他說書不能拿走。我順手把被搜走放在他前面的東西裝進包裏,又去拿車票和身份證。開始他們不給,讓我簽完字再給,我說不簽。他們說不簽就不讓走了,你的火車馬上要到點了,並把一張紙拿了過來,我說我得看看上面寫的甚麼。我一看上面寫著收繳財物單,上面寫著我包裏被搜出的東西。我看見上面寫著一本《轉法輪》、多少張真相粘貼、「全球公審江澤民」幾張、護身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多少個。我看也沒寫別的就簽了字摁了手印,拿著包就走了。

到了候車室一下想起我的手機好像沒在包裏,想回去取又怕他們發現東西沒了,我發一念讓他們忘記這事,就回去取手機。那個老百姓告訴我他們拿上樓了,我去取時他們拍下了我的車票和身份證然後把手機還給了我。

快檢票時我還想要回大法書。我親戚不讓我去,說他們不會給的,去還危險。我顧不上那麼多就又跑下樓,一進屋裏面全是警察,我說我要取我的書,04對我說你還敢回來!讓我趕緊走,我看他們不可能給了,馬上就檢票了,只好走了。我那親戚對我說:多虧我和你一起,他們看我是本地的才放你走,要是你自己來他們就把你帶走了。我心裏想不是看你是本地的,他們劫持當地的大法弟子還少嗎?我這次是師父加持講真相到位才沒被抓走的。他又說你不知道嗎?前一陣兒就……要開19大了,這一陣兒特別嚴。我說他們猖狂不了多久了。

到了火車上我就開始發正念。因為我進屋時他們好像在布置甚麼任務,我想他們會不會給我們當地打電話,一想這念不對馬上否定掉這一念。從上車直到下車就睡了不到一小時,不停發著正念,感到能量場很強,渾身暖融融的。在師父的保護下十五號早上安全到了家。

師父說講真相是萬能鑰匙,又一次驗證了這句話。通過這事我發現了自己平時有不認真的毛病,做事大意,認為坐飛機都沒事,坐火車更沒事,就沒重視發正念。修煉路上真的沒有小事,今後一定幹甚麼都認認真真的去幹,讓師父少些操心、多些欣慰。

個人經歷,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