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救同修中 家屬由抵觸到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九日】A同修的家庭資料點已經平穩的運行了十幾年,訴江以後,遭到電話騷擾,並在11月底被國保人員綁架抄家搶劫,身陷囹圄。A同修的丈夫老Y沒有修煉,但卻一直很支持A修煉和她所做的事情。A同修被綁架後,家裏被翻得一片狼藉。國保人員不斷的來取證恐嚇,因為怕心,他配合了邪惡的訊問。不法人員還在他大門口安上了攝像頭。

為營救A同修,本地同修每天都為她加強發正念。我和丈夫同修去看老Y,想通過交流,讓他配合整體出面去要人。哪料想這件事對他打擊很大,他被弄得萎縮沮喪,心灰意冷,身體也出了毛病,原本正給人打工的,也不能幹了。對營救A同修的事,他連提都不願提,滿腦子是A同修要被重判的無奈。

協調同修到他家了解情況,他不理解、不配合,還說了A同修不該如何的埋怨話。而且明顯的對去他家的同修都有怨恨。回來後我們心情很沉重,覺的他這種狀態不但不能配合我們營救A同修,他要因這件事對大法和大法弟子起了抵觸反對的心,對他這個生命都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我們都向內找,找自己哪些地方不符合法,是不是沒有設身處地的為他著想,怨他不爭氣?是不是我們不慈悲,沒有真正把他的事當成自己的事?快過年了,他妻子在裏邊不讓見面,女兒在外地不能回來,各方面的壓力都集中在他身上。考慮到他的處境和心中的淒苦,我們同修帶著年貨、錢物多次分別去看他,完全用慈悲善念安慰他、關心他,讓他真切的看到同修對他的一片誠心,感受到來自大法弟子的與眾不同的溫暖。

到了年根兒,我和B同修帶著禮物第四次去看他。他很受感動,交談起來怕心少了,臉上露出了笑容。我們也讓他明白,作為家人,營救A同修是義不容辭的責任。年後,我和B 同修再去看他,他說:大年初一這天,家族的人和鄰居沒有一個來拜年的;往年她(A)在家時,同修來拜年的也不少,今年一個也沒來。話語裏表現出從未有過的孤獨無助和被遺棄被傷害的感覺。我說:這些年邪黨把中國人都搞成了勢利眼,你家紅火時,都想沾光與你套近乎;你家攤上事,誰都躲的遠遠的,生怕連累了自己。至於同修來的少,可能是出於安全的考慮,他們雖然不來,可都牽掛著這件事,都在為此盡心盡力,你並不孤單。

緊接著,協調同修又與法理上比較清楚的同修去與他交流,告訴他A同修做的是最正的事、救人的事,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最應該做的事。作為家人,你應該為她高興。是江澤民這個人間敗類、罪魁禍首腐敗治國、淫亂治國,不讓做好人,利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造成了這場長達十六年的血腥迫害。信仰自由是中國憲法規定的公民權利,江澤民一夥兒利用國家機器、暴力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是他們在踐踏憲法、踐踏法律,是他們在犯罪。正因為如此,全國乃至全球的正義力量才起訴他。把江澤民及其指使的幫兇送上法庭是早晚的事,你沒見那些迫害法輪功的大批高官都被抓了嗎?你還怕甚麼?你應該在大法弟子的配合下直接到公安局、檢察院去要人才是。

同時,我們也給他講了本地與外地同修被迫害後,家人挺身而出向公檢法要人,請律師打官司做無罪辯護、積極營救的實例。協調同修直接告訴他,我們要給A同修聘請律師做無罪辯護,費用由同修們捐助,可是他得出面以家屬的名義去請去配合。

老Y聽了,真切的感受到在他一家遇難時,只有大法弟子真心實意、不遺餘力的在幫他,思想上慢慢開了竅,願意配合我們去營救。這時我們看到,他的臉上舒展了,壓在他心靈上的巨石掀掉了。事後他對人說:有了盼門兒了,有人管了。

三月份聘請了北京的律師。我們陪同律師一起去檢察院查閱了卷宗,又去看守所會見A同修。律師進去一會兒又出來了,說阻力太大,不讓會見。協調同修說:我們發正念。發了一會正念,律師就順利的進去了。律師會見回來後說:太順利了,你們的正念太厲害了。並且說A同修的狀態也挺好,正念也很強。老Y感到很震驚,從內心裏佩服大法弟子的智慧和能力。

B同修看到老Y的變化,就說:大哥,你也修煉吧,能在大法中修煉太幸運了。他說:家裏甚麼都沒有了,都叫他們抄走了,連我的私人財物都抄走了。B同修說:這一切他們都得償還,只不過是個時間問題。你要修,我們師父有的是辦法,一定會幫你的。晚上我與C同修一起給他送去了大法寶書《轉法輪》。

513前幾天的晚上,我和B同修帶上《法輪大法大圓滿法》教功盤和影碟機,去了老Y家,與他交流如何靜心學法、又教給他如何煉功。他認真的聽著、學著,開始踏進修煉的門檻了。我們從他家出來後,在大街小巷裏貼了許多真相不乾膠,包括「慶祝513世界法輪大法日」粘貼。隔了幾天,610和國保人員突然來到老Y家。他先進屋把教功盤放好了,才出來面對那些不速之客。國保問:前幾天你家來了一男一女,男的戴著墨鏡。他一聽心裏有點怕,但已經學了大法,有了正念,不再像過去那樣懼怕邪惡了。他把打火機一摔,大聲說:我家就不能來人了?還了不得了呢,我還沒點自由了呢?那兩個國保一聽,小聲說:怕你也學上了。就灰溜溜的走了。

端午節我與C同修去給老Y送粽子和雞蛋,他提起前幾天發生的事,底氣很足的說:「我不怕他們」,和剛出事時的狀態判若兩人。我們看他真的有了正念,都為他高興。

在同修的營救和正念除惡下,檢察院曾以「證據不足」兩次把A同修的卷宗退回公安局,但是江派餘孽還是操縱檢察院向法院提起訴訟,於七月初對A同修非法開庭。A同修的丈夫和部份同修到庭旁聽。

A同修正念十足,在法庭陳述時說: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從根本上說都是為了救人的。我的那些設備也都是救人的法器。那些警察不出示任何證件,翻牆入院,砸門破鎖將我強行綁架,把家裏的一些生活用品都搶了去,這是嚴重踐踏法律的行為。我只是堅持我的信仰,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做事,沒有觸犯國家的任何法律,理應無罪釋放。

律師的無罪辯護更是擲地有聲,從憲法和法律的高度以及倫理的層面,全面駁斥了檢察院的無理公訴,全面推翻了國保人員編造的所謂「證據」。邪黨公訴人、法官理屈詞窮,無言可對,灰溜溜的結束庭審,沒有做出任何結論。

老Y現場目睹了這一切,看到了邪黨一方的心虛與醜惡,看到了大法的純正與修煉的合理合法,也看到了妻子A的正念與勇氣,心生敬佩,信心大增。

事後,我們把律師的《無罪辯護詞》和明慧網上發表的A同修被非法開庭的文章編在一起,打印出來,在當地大量散發,讓廣大民眾知道真相,把邪黨長期暗箱操作,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置於光天化日之下。同時我們五個同修趁著夜色,帶著上述資料和其它真相材料、真相條幅、不乾膠,到A同修住的村子裏大量散發、懸掛、粘貼,以清除邪黨因A同修被迫害對村民造成的不良影響。

同修再去看老Y時,問起煉功情況,他說動作還不太準確,主動與同修交流糾正動作。

在邪黨政法委、610的操縱下,法院無視律師強有力的無罪辯護,昧著良心誣判A同修,A同修立即提出上訴。老Y主動配合再請律師,並說費用由他自己出,這樣A同修出來時,他好有個交代。

在營救A同修的整個過程中,她丈夫由消沉抵觸到願意配合,再到走進大法修煉;我們去掉了許多的執著,也明白了許多法理。但我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給做的,我們只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了一些表面的事情而已。感恩師尊!叩拜師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