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六日】師父說:「其實作為大法弟子,這時如果念正,想到的是修煉、是責任、是應該做好的,你就應該把你覺的不完善的地方默默的把它做好,這才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1] 師父講的這段法自己不知背了多少遍,可是一遇到事情就想不起來了,還是會抱怨其他人做得如何如何,自己又如何如何難做。

今年我們地區有同修不斷被各種形式的干擾,其中我們集體學法點的屋主同修被同事欺騙,讓六一零的人員綁架到洗腦班。集體學法點被破壞了,各位同修(包括我)在最初都沒有向內找,交流中相互指責,都認為其他人做得不足,影響了同修A的狀態,導致整體出現了漏洞。矛盾的背後是舊勢力在鑽我們有執著的空子攪亂,干擾大法弟子要做的事,造成營救同修出現困難。

後來集體學法點的同修B同意到她家學法,大家針對營救同修A的事情交流,看看怎樣發揮各自所長,形成整體力量。同修C知道我們又開始集體學法了,抱怨我們不應這麼快就開始學法,而是應該先理清楚集體學法點出現了甚麼問題,同時要抓緊時間講真相營救同修A。我後來回顧了一下之前互相指責的情況以及同修C的說法,發現這個矛盾好像越來越大,然而大法弟子在遇到矛盾就要找自己,我馬上找到自己其實對同修也有抱怨心,於是我立刻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抱怨心,我邊找自己邊清理,同時我感謝師父給了我一次清理自己的機會。

大法弟子遇到問題就應該找自己,而不應該指責其他同修,相互圓容才能形成整體。抱怨心清除之後,我漸漸發現集體學法點的同修們由指責變為理解,由抱怨變為寬容,各自承擔起救度一方眾生的使命。我再次體會到了師父講的「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2]的法理。而且同修之間發生矛盾時,修煉人需要百分之百地找自己,我找到了自己學法不入心,遇到事不能用法對照的大問題,這些都要及時歸正。

在迫害發生後,同修A的丈夫與她離婚,而她的兒子也去了外地讀書,在本地沒有直系親屬,造成了直接要人有較大的困難。於是我們做了真相單張和不乾膠,在同修A所住的小區和工作單位附近,散發真相傳單和張貼真相不乾膠,讓被矇蔽的世人對大法和大法弟子有一個正確的認識,促使同修所在的空間場儘早正過來,通過曝光江氏邪惡集團的罪行,讓更多的世人在這件事上表態並得到救度。

我們還整理好同修A被綁架的實際情況,寫舉報信寄給中紀委和省、市、區各級紀委信訪辦公室,同時也寄給同修所在的單位、居委等,舉報「六一零辦公室」追隨江澤民迫害信仰,對配合「六一零」的各派出所警員及各街道居委主任,揭穿法制教育學校對外打著「法制教育」的牌子,實質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其將拘留、逼供、洗腦、勞教合為一體,把被綁架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置於精神和肉體雙重痛苦的境地,它劫持、綁架、長期非法拘禁、洗腦摧殘、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違憲違法,構成了嚴重犯罪。

然而,當我著手寫舉報信時,感覺頭腦昏昏沉沉,頭痛欲裂,但我想著救人如救火,就算再遇重重困難也必須堅持著把信寫好,並馬上寫好地址貼好郵票寄出去了。當時只有一念,「我要做好我能做的,是甚麼結果就會有甚麼結果」。當我用盡全力完成這件事情之後,在信投遞進郵箱時突然感到一身輕鬆,我感覺這是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被師父強大的法力清除了。

後來我在舉報信中加上了本地其他同修被迫害的內容,經女兒修改,充實作為本地區通用的舉報信,發動身邊的同修都去寄,帶動整體走出來,主動揭露邪惡,讓惡勢力無處藏身。

營救同修不僅僅是營救當事人,也是讓我們整體提高的,讓眾生得救的大事。當我們的思路更寬廣、容量更加大的時候,不僅僅是我們自己在做事,宇宙中的正神也會幫我們開路,救度更多的眾生,讓這件事變得更有意義,把「壞事」轉變為好事。

在我成稿前一天,欣喜地聽到同修A已經平安回家了,再次感謝師尊的慈悲看護!在前幾天,我晾曬衣服時,突然發現在衣架上出現了許多優曇婆羅花,我知道這是師尊在鼓勵弟子精進實修,早日返家園。現在我們一家人都沐浴在師父的佛光裏。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再精進〉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