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體配合 正念營救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前不久,我地幾個大法弟子在外地講真相,遭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其中有兩人遭非法關押。該地偏僻,大街多處立著毛魔的牌坊,彷彿還是文革時期的生活場景。聽說當地沒有法輪功弟子,對法輪功真相也是完全不了解,人們一聽法輪功三個字就十分的驚訝,還完全蒙在中共邪黨的謊言欺騙之中。綁架兩名法輪功弟子後,市、縣公安國保大隊警察,認為立功的機會終於到了,甚麼「跨省流竄」、「團伙作案」,甚麼「景區宣傳」、「國外資助」等名詞都用上了,當天就逐級上報。他們還組織了十幾個人行程四百公里,到兩名大法弟子的家中非法抄家,尋找所謂的「證據」。兩名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至三十一天時收到了非法批捕書,所謂的案子移交到了檢察院準備起訴。誰知第三天,兩名大法弟子又收到了不予批捕的決定書,隨即以「取保候審」的方式釋放回家。

這是一個戲劇性的變化。一般來說,檢察院已經批捕的案子,沒有特殊的案情變化是不會變更強制措施的。作為大法弟子都明白:每一個弟子都在師父的看護下,只要弟子正念正行,心性到位,甚麼奇蹟都可能發生。

在兩名大法弟子遭綁架的過程中,我們幾個同修與其家人一起正念配合,積極營救,總結這個過程的體會就是:弟子正念配合,同修化險為夷。

一、利用一切形式講真相

當得知兩名同修被綁架後,我們幾個同修立即和其家人商議決定,第一時間把消息發給明慧網。之後,美國、台灣等海外營救小組的同修立即向當地國保人員打真相電話。那幾天他們的電話都被打爆了,沒辦法只有關機。我們當地的同修就大量的寫勸善信。後來,他們國保的人員對釋放回家的同修說:回去告訴他們不要再給我寫信了,寫給我的信都一大摞了。

據說這個「案子」在當地公檢法系統引起了不小的震動,有許多人正是通過這個案子對法輪功逐步有了了解和認識。特別是直接參與這個案子的當地國保人員,真相電話、勸善信既是對他們的勸善,也是對他們的震懾,發揮了很好的作用。

二、密集發正念

真正指使國保人員綁架大法弟子的是背後的邪惡因素。要營救同修成功,根本上必須解體操控他們的背後邪靈,為此,我們就組織同修長時間的一起發正念。在發正念上,同修們不管認識的不認識的,只要通知到的,到發正念的時間大家都無條件的配合,共同定點定向發正念。其中一位同修在剛開始發正念時閃出一個疑問:這麼遠的距離發正念管用嗎?這時他突然想起了師父《洪吟》中的一句:「蒼穹無限遠 移念到眼前」[1]。隨著這一念,他立刻感覺到:自己高大無比,關押同修的黑窩就在跟前,隨即伸出右手從關押同修的黑窩裏往外拉人。

為了更有效的解體邪惡,大家決定到關押同修的黑窩去發正念。當決定了哪位同修參加時,大家沒有任何遲疑,立即放下自己手中的事情,說走就走。那天我們幾個同修乘兩輛車,夜裏十一點出發,驅車四百公里,天明時到達了目地地。我們先是在看守所發正念,後又到國保辦公室門口發正念。我們是和律師一起去的,只有律師和一個家人去了國保大隊辦理會見手續。那天國保人員顯的很不安,國保隊長老是問律師:你們來了多少人?

發正念的威力是巨大的。在釋放同修回家時,他們原打算派兩名國保人員送來,說是和我們當地派出所移交等等。得到這個消息後,我們幾個同修立即決定:發正念阻止他們,堅決不讓他們來!結果,他們來的兩名人員都已經安排好了,由於種種原因最後就真的沒來成,由家人把同修接了回來。

三、正念正行

同修被綁架後家人非常著急,救人心切,通過熟人找了兩路關係,按照常人的方法決定不惜一切代價送錢救人。這兩位同修家也有修煉學員,作為同修,我們共同交流:第一,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所謂案件不同於常人的案子,表面上是公安人員綁架迫害,實質上是背後邪惡因素操控幹的。能不能儘快把同修營救出來,主要看被綁架的同修是否有正念,是否解體了操控綁架的背後邪靈因素。

不管是被綁架的同修,還是外面營救的同修,都必須正念正行,按照師父講的法理去做才能起作用,才能達到營救的最佳效果。第二,送錢就是行賄,這對常人來說都是錯的,甚至是犯罪,何況我們是修煉人?肯定是不能做的。統一了認識、明確了思路後,大家就把精力放在了聘請律師和發正念、講真相上,堅持在法上做營救的事。

四、看守所裏講真相

同修被綁架後,首先意識到找自己的執著,找修煉中的漏,其次就是在看守所裏發正念、講真相。同修被綁架後知道外面的同修肯定會發正念,就利用一切空餘時間在看守所裏發出強大的正念,與外面的同修配合,共同解體黑窩的邪靈。

同修所在的監室有十幾人,他就和他們講法輪功弟子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煉人,講法輪功為甚麼被迫害,並且都給他們做了三退。該同修回來說,這是他修煉以來講真相、提高心性做的最好的一次。比如監室裏的人聽了法輪功真相後都稱讚法輪功好,整天圍著同修要求多講講法輪功。但有一個人卻突然莫名其妙的罵開了這位同修,過天又罵。在被罵時,同修心想:剛給人家講了法輪功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絕不能還口,必須得忍。做到了忍,面對別人的辱罵時心裏也就能坦然而對了。

該縣地處偏僻,大部份人對法輪功到底是甚麼根本不了解。特別是能夠接觸這個案子的公檢法人員大都有一種好奇心,他們就利用一切機會和這位同修接觸,想深入了解了解法輪功到底是咋回事,有的連五套功法都要求演示,甚至還跟著比劃,而這正是同修講真相的大好機會。這樣,從國保人員,到看守所的三十多個警察,幾乎都以提審、談話等形式聽到了法輪功真相。

同修從黑窩出來後激動的說:已經「批捕」了,根本沒想到三天就能出來,這是師父出手相救的。周圍人也感到這是奇蹟。

總結這次營救同修的過程,可以說,正是得益於國外、國內大法弟子的配合;得益於家人與同修的配合;得益於被綁架同修與外面營救同修的配合。正是大法弟子們做到了無條件的配合,做到了正念正行,師父就能出手相救,就會使事情出現戲劇性的變化。在此,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也同時感謝國外營救小組同修的無私相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