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遭馬三家迫害 大連宋愛蓮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九日】遼寧省大連市中山區六十歲的法輪功學員宋愛蓮,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因堅持自己的信仰,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兩次被送馬三家勞教所迫害,遭受身心凌辱與摧殘。她丈夫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被迫與她離婚,家庭破裂。

二零一五年六月,宋愛蓮加入訴江大潮,對迫害元凶江澤民提出刑事控告。下面是她在控告書中陳述所遭受的迫害情況。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早晨在住家附近小區花園裏煉功,被當地派出所綁架到大連姚家看守所,關押十五天。

二零零三年九月,因為免費給民眾發放法輪功真相光盤,講真相,我被普蘭店市新金縣大劉家派出所綁架,一天一夜後又被綁架到普蘭店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間,我不穿牢服,獄警就用一根一尺長的膠棒打我,我絕食抗議這種無理迫害,就被戴上手銬和腳鐐(一種死刑犯才用的刑具),被非法關押一個多月。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

二零零三年十月,在沒有任何簽字手續下,我又被非法勞教二年,送大連女子勞教所迫害。在那裏獄警以給犯人減期等好處來誘使犯人迫害我們。因為我沒有犯罪,我不背監規,犯人就不讓上廁所,就是讓你上廁所,也不讓你關門。沒有手紙也不讓你買,有時就用她們用過的,還不能叫她們看見,叫她們看見就罵你。不讓人睡覺,強制勞動。因為我不轉化,獄警把我關進小號,將兩手銬在鐵管上,白天黑夜的站著,不讓動。還有一次獄警強行不讓我睡覺九天八夜,白天強行洗腦,逼迫聽誹謗法輪功的污衊之詞,晚上站著到天亮。

二零零四年十月,大連女子勞教所解體,我又被轉到瀋陽馬三家女子勞教所迫害。被強行洗腦、強行勞動、強行做操,不做操就不讓上廁所,不讓睡覺,晚上幹完活,收工後到水房站到十點,才讓你回屋睡覺。酷刑轉化被關小號,獄警將我兩手銬在長椅腿上,在小號裏,她們將我打倒在地,用穿的軍警皮鞋踢我。四人將我的後背脊柱踢傷,她們看我臉色蒼白。數月後,就拉我上醫院檢查,結果導致骨節增生五節。由於拒絕「轉化」,我被馬三家勞教所非法加期兩個半月。

二零零七年為所謂奧運,大連「610」夥同當地派出所的人把我從家中綁架到撫順市羅台山莊洗腦班,強行洗腦。也不通知家人,致使我兒子找了三天三夜才打聽到我的下落。在洗腦班,包夾(雇佣外來人員)給我們吃抹上藥物的瓜子,不給任何人吃,只給法輪功學員吃,吃後腦子迷糊,再利用兒子親情,強行轉化,進行精神摧殘。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因為大連法輪功學員為了讓更多的民眾了解大法真相,看到新唐人電視台節目(海外法輪功學員自辦的視頻媒體),就在大連各地幫助民眾安裝電視天線。大連「610」在時任政法委頭子周永康操縱下,下令抓捕大批法輪功學員,製造了震驚中外的「安鍋事件」。就因為我家安裝了這種天線,派出所警察就在我家門口蹲坑,當我回家時,他們就堵在樓梯口將我綁架到派出所二天一夜,並私闖民宅,非法抄走我家大法書籍,大法音像,還有印有大法真相的人民幣若干,搶走大鍋(天線)。在送看守所體檢時,當時血壓180mmHg,脊椎彎曲(拍照的X光底片在大連姚家看守所),他們依然將我綁架到看守所,一個月後又被非法勞教一年。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我第二次被綁架到馬三家女子勞教所,被酷刑轉化迫害。從早晨七點到晚上九點蹲方框(最長從早晨七點到半夜十二點),讓人蹲在一塊小地磚上。你要不蹲,就吊起來,銬在床架上一頭高一頭低,揪住頭髮往牆上撞,頭髮被揪的滿地都是,拳打腳踢,蹲了半個月。一個獄警穿著皮鞋踩著我的腳背,拽著我往前走。更邪惡的是,獄警用塑料袋套在我頭上,想窒息我。獄警說,你身體挺好的,你也獻獻器官吧。當時套上塑料袋後,後面倆個獄警說快給繫上,說了兩遍,我沒動。獄警說,你還不動,我一直沒動。看到我的臉都紫了,最後獄警把套在我頭上的塑料袋抽走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