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非法勞教、酷刑折磨 湖北周利女士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三日】湖北省荊門市法輪功學員周利女士因堅持「真善忍」信仰,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勞教,遭到電擊、強迫吃不明藥物、不讓睡覺等折磨。中國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現年六十二歲的周利向最高檢察院控告元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責。

法輪功學員訴江,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所有中國人的做好人的權利。江澤民瘋狂發起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國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使億萬修心向善的民眾及其家人被捲入長達十七年的浩劫之中,並造成現在社會道德急速下滑,社會秩序混亂,經濟下滑,尤其是司法系統的混亂黑暗。

目前二十多萬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將迫害元凶江澤民告到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以下是周利女士在《刑事控告書》中敘述遭迫害的事實:

我今年六十二歲,是建設銀行的退休職工。一九九八年五月,我因腹腔腫瘤住院期間需做手術,經同事介紹走入大法修煉。剛一煉功,師父就為我淨化身體,又吐又拉,兩腿脫皮,近三個月後,我身上的十幾種疾病全都好了。單位同事、親朋好友都見證了我修煉法輪功的變化。從此我處處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這裏僅舉一例:二零零零年,丈夫單位福利分房,很多人為分房爭得不可開交,我想修煉人不爭,並勸丈夫將打分評比分到手的二樓新房讓出去,化解了單位領導為分房爭執的苦惱。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一手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電視、電台、報紙二十四小時誹謗大法,江澤民下令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性政策。數百萬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勞教、判刑、酷刑折磨,甚至被迫害致殘、致死。我也是千萬受害者之一。

一九九九年九月三十日下午,我和許多大法弟子一樣,依法進京為法輪功和平上訪。半月後在天安門廣場被綁架到北京天安門派出所,之後又被非法關押在北京豐台體育場,十幾個小時後又被劫持到湖北荊門駐京辦事處三樓非法關押。後來我從辦事處走脫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我再次上北京為法輪功討公道,在租住所被綁架到北京門頭溝派出所,第二天被荊門公安局警察、東寶公安分局警察徐躍等劫持到荊門駐京辦事處,搶去大法書籍、手機、五千元活期存款單(後用掛失方式取回)。

二零零零年元月下旬一天傍晚,東寶公安分局警察把我騙到拘留所,強迫寫所謂的三書,同被綁架拘禁的還有七位同修,後在我們集體絕食反迫害,臘月二十二,我們單位同事代簽了保證書的情況下,才放我們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日下午,我在單位上班時被荊門東寶公安分局警察徐躍等人綁架到荊門虎牙關看守所。十月十四日,荊門「六一零」、荊門東寶公安分局徐躍等人強迫我們單位保衛科出車,將我劫持到沙洋七里湖勞教所非法勞教。我在沙洋勞教所受盡各種折磨:

1、強行灌食強迫吃不明藥物。二零零零年年底?天晚上已十點多了,場部的吳科長以談話為由喊出監舍,結果強行拉上車拖到場部醫院,雙手反銬到椅背上,腿被綁在椅腿上,頭被強行按在椅背上方,眼睛被蒙住,用鉗子,起子撬開嘴不知道灌甚麼,難受至極,牙齒被撬的鮮血直流,差點就掉了,再有醫警劉秋紅把我喊到她醫務室要我吃藥,我拒絕,結果她要四個吸毒人員按住我強行灌不明藥物,兩次抽血多次被體檢。

2、電刑。二零零一年六月的一天中午,我被隊長喊出去要寫不煉功的保證書,我說做不到,就想煉功,兩個五大三粗的男警察用銬子把右手的大拇指和左手小拇指反銬在一起,所謂背劍,用膝蓋頂住後背用力推到牆角,然後用兩根電棍猛擊背部、肩部、腿部,直到打的在地上滾,電擊的部位全部起了黑紫色泡才肯罷手。第二天還要強迫勞動。挑六十擔土。

演示圖:電棍電擊

3、關小號。二零零一年上半年勞教所為了強行「轉化」搞嚴管班,在樓上關了我們一個月不讓下樓,每天都有包夾毒打大法弟子,吸毒人員不打大法弟子警察就不給她們加分減刑,打了就給炒雞蛋飯加餐,並減刑,有一天所有大法弟子忍無可忍趁門沒關好集體衝下樓,大聲集體背法,當場部大批警察趕來時,我質問張幸福:為甚麼毒打大法弟子,你執法犯法,第二天晚上用車將我秘密轉移到原二大隊由兩個最狠的吸毒犯包夾單獨關押,白天不讓出門,吃喝拉撒就在不足十平方米的屋裏,傍晚才讓到門口的水管洗漱一下,他們用床單包住我的頭毒打往牆上撞,還搶去飯票140多元,關了十多天沒人知道,有天晚上快十二點鐘被叫起,不知又被帶到甚麼地方去,夜空黑沉沉的,我用盡全身的力氣大聲呼喊:「法輪大法好!」把他們嚇了一跳,一個男人的聲音喊:堵住嘴,把她拖起來!我被兩個男警察把膀子架起來,拖走幾百米鞋子拖掉了,褲子拖破了,最後到了好像是個倉庫要我跪下,我不跪其中一個男警用腳踢我的後腿強行跪下。要我問答其中一人的問話,此人不認識穿便衣,我數了一下共有十四人,八個穿警服,六人穿便裝,有場部主任,二大隊,九大隊警察,大多不認識,其中有一個警察的警號後面是425,折騰近兩個小時才帶我回去,第二天又把我轉移到原二大隊嚴管班做苦工,後來又加期十個月。

4、體罰折磨。二零零一年底勞教所又對大法弟子進行暴力「轉化」迫害,兩個包夾一天二十四小時監控一位大法弟子,成天罰站、罰蹲、逼看誹謗污衊大法的錄像和報紙,罰站靠牆站著,頭上頂杯冷水,背後放張紙,不能動,罰蹲時在屁股底下放盆水,最殘酷的是長時間不讓睡覺,每天只讓睡二、三個小時,長達五十多天。

在我被沙洋勞教所非法關押的八百多天期間,有大法弟子被打死的,有被迫害致瘋的。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家人托關係辦了監外執行,我才被接回家中。

我的單位在荊門市「六一零」旨意下,停發了我近三年的工資近十八萬,還扣了上北京去接我的費用八千多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