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當「小和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四日】我今年六十四歲,上世紀八十年代我身體不好,九十年代身體就更差了。有十多種病:胃病、頭痛、風濕、心臟病、眩暈症、婦科病、腰椎骨質增生及其它病等等,這些病痛折磨得我整天眼淚不乾。我對人生早已絕望,我曾經想到過死。因我沒有工作,家庭經濟負擔太重,也想過出家。有很多人告訴我信這個教、那個教,我都聽不進去。

一九九八年,鄰居向我介紹法輪功,當時我腦袋像開了竅,我說:到時候了,我得去學了。六月二十日我去了煉功點,有輔導員教煉功,我根本不想病的事,就想煉功。早晨煉動功,晚上集體學完法煉靜功。第一天煉靜功,單盤腿一小時,腰一點沒疼。晚上師父就開始給我消業,我渾身發冷像得了嚴重感冒,全身骨頭都疼。到早晨煉抱輪時,熱得不行,衣服全濕透了,整個身體的各個關節都往出冒涼氣。

我不斷的學法煉功,沒幾天,這些病不知不覺的就全沒了,真正嘗到了沒有病的滋味,那真是像脫胎換骨一樣。全家人都很高興,我不知道怎麼感謝師父。弟子只有以法為師,正念正行,按著真善忍做個好人,更好的人,一個超常的人。做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真正修煉的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造謠、誣陷、誹謗我師父,殘酷迫害修煉人。我堅修大法。二零零二年,我被非法勞教兩年,我丈夫由於承受不住來自各方面的壓力,二零零四年被迫離婚。從此我無家可歸,走上了打工當保姆的修煉之路。十幾年來,我給十幾家當過保姆,我吃了無數的苦,除了骯髒、勞累,還多次被冤枉、辱罵。每當這時我就想到師父講的小和尚:「小和尚老是又苦又累的,還業就快,開悟就快」[1]。我想:那我就當個「小和尚」,好好修自己。

二零零六年,我給一個三口之家當保姆,男主人四十多歲,身體不好,女的上班,我又伺候病人,又帶孩子,洗衣、做飯、打掃衛生,我起早貪黑的擠出時間學法、煉功。每月工資五百元,一直幹了三個多月。後來男主人病情加重,住院醫治無效去世了。我一分錢也沒要,就離開了他家。

我很快的又找到了第二家,這是小倆口和一個孩子,還有一位娘家媽。老太太六十多歲,身體不好,生活不能自理,愛發脾氣、愛罵人。小倆口都上班了,我努力的做好所有的家務:洗衣、做飯、搞衛生、買菜、換氣罐等等,下午還帶老人下樓遛彎、鍛煉身體。在身不由己的情況下,很難做好三件事,有一次她睡覺時,我到鄰居家講真相,半小時就回來了,她罵我回來晚了。後來我把時間安排好,領她下樓時我就講真相;遇到買菜的、送氣罐的、發廣告的、送家具的等等,我都給他們講。由於精心照料,老太太身體越來越好了,自己能下樓了。

有時做飯我也很為難,她姑娘買回四、五個大蘿蔔,吃了好幾天也沒吃完,她家不吃包餡的,怎麼辦呢,我就買點香菜放蘿蔔菜裏調調味,吃飯時老太太就開始罵我:「你咋就那麼饞呢,不吃香菜你得饞死啊?」我找找我自己,我是為了自己要吃嗎?不是,我是為了他們。所以受到屈辱、受到羞辱的時候,我的心坦然不動。我平時只吃一小碗飯,今天又多盛了一碗,她罵得更來勁了,咬牙切齒的罵:「你臉皮怎麼就那麼厚呢,罵你你還吃。」她家腌的咸鴨蛋太鹹,他們把蛋黃都吃了,剩下的蛋清誰也不吃,我是大法弟子,也不能把它扔了,我用水把它泡淡了每頓吃一點,她又罵我。我守住心性,不和她一般見識,也不生氣,心裏想:她在幫我提高心性,我得謝謝她。

我在她家幹了兩年多,走的時候他們都哭了,她姑爺哭得最厲害,他說:「這幾年你可幫了我們大忙了,工資那麼少,每月你只要四百元。」

另一家是奶奶和孫子。老人七十五歲,孫子二十歲,每月給我的工資五百元。老人也煉法輪功,每天早晨都煉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打坐時,她看我一動不動,她腿疼也不拿下來,咬牙堅持。半個月後,她由半小時突破到一小時。她家是學法點,上午學法,下午我領她出去講真相。以前她不講真相,她不會講也不敢講。我告訴她你先不用講,你就往那一站就是真相。

有一次,我和她到文具店買本和筆。店主說:這老人家身體這麼好?我就說:「她煉法輪功,十多年了一片藥沒吃過,身體越來越好。法輪大法是佛法,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煉。電視演的天安門自焚都是假的,你可別信。」

旁邊有個人說:我去過香港,滿大街都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橫幅。我問他:「你在香港三退了嗎?」他說沒退。他們四個人在屋裏做牌匾,我問:「你們幾個退了嗎?」他們都說沒退。我幫他們退出黨團隊他們都同意了。店裏賣貨的夫妻倆也退了,還退了幾個學生。後來老同修自己也能講了,她每天帶著筆和本,誰退了自己寫上名字。

老同修的孫子每天洗腳、換褲頭時,就把襪子、褲頭往盆裏一扔,我天天給他洗,可是時間長了心裏就有點不平衡了:我是來伺候老人的,也不是來伺候你的。有一天,我突然醒悟,孩子父母離婚了,也挺可憐的,不就那點活嗎?幾分鐘就洗完了。我把這不平衡的心放下了。

我買了一個黃色的隨身聽的mp4,容量是4G的,老人的孫子看見了幾次要跟我換,說他的是8G的,我一看是灰色的,我不喜歡,不想換。他硬把我的拿走了,我不能再說啥,把他的拿過來一看變成藍色的了。我立刻明白了,是我放下了執著,心性提高了,境界昇華了,是師尊給我換了一個大容量的。

我現在打工的這家,是從二零一四年五月開始的,也是伺候一個老太太,七十六歲,生活不能完全自理。每月工資兩千五百元,每週六休息一天。四個月後,他女婿和別人說我的工資給多了點,我知道後不但沒生氣,從此每月我要兩千元,心裏很坦然。我從今年一月份給她交伙食費每月兩百元,沒事也不休息。

老人也煉功,早晨煉功,上午學法,我帶她做好該做的事,她不識字,我就一句一句的教她,我守住心性耐心的教她,一學就是兩個多小時。有一次學得很入心,我看到另外空間的兩個小嬰孩在我們身邊玩呢。其實幫助別人就是在修自己。

在修煉的路上,會遇到很多矛盾、突然過關,很多提高心性的地方,我也經常遇到。她大兒子來了,說我燃氣用的太費了,她小兒子說米吃得太費了,她姑娘說電用的太費了。其實都是給我提高心性的,我一笑了之,就過去了。

師父給我安排這麼多家,修去我的人心,也是還業。我無法用人的語言來感恩師尊的苦心安排,沒有師尊的承受,沒有師尊的付出,沒有師尊的保護,就沒有弟子的今天。弟子只有學好法,向內找修好自己,修去所有的執著心,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在師尊延長來的時間裏多救度眾生,兌現自己的誓約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