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名警察圍困 哈爾濱趙淑紅被迫害致死情況補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九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 哈爾濱市二十九歲的法輪功學員趙淑紅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被上百名警察與武警圍困,被逼跳樓,據最新調查情況,趙淑紅當時只是昏迷,她是後來在醫院「被搶救死」的。趙淑紅的丈夫杜慶軍當天早些時候被綁架,後來被枉判八年入獄,剛滿四週歲的女兒杜宇新,與奶奶相依為命。

趙淑紅遺照
趙淑紅遺照

趙淑紅女士,中專文化(藥劑、財會),原住哈爾濱市道外區松浦鎮。一九九八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

二零零三年二月末至三月初,哈爾濱市多個真相資料點被破壞。三月五號早上,杜慶軍騎摩托帶著妻子趙淑紅,離開道外區松浦鎮七公里住所的上班途中,碰到松普鎮派派出所一警察,他認出了杜慶軍,馬上把杜的摩托車給推倒了,然後把杜綁架。另一片警於軍凱對那人說:剛才杜慶軍馱的那個人就是他媳婦。然後於軍凱就尾追到杜的住宅樓下,趙淑紅進樓後就把房門反鎖上了。

當天,公安分局、哈市武警和道外區松浦派出所二十多警察,後增加到一百多個,將趙居住地樓口圍的水泄不通。趙淑紅見樓下這麼多的人,就和同在一起的雷敏給下面的警察和圍觀的人講大法真相,下面的警察就給她們兩人照相。

警察們企圖強行從窗戶入室,他們動用警車及消防車架設了攀爬的雲梯。趙淑紅和雷敏大聲的阻止著警察。人山人海的圍觀者議論紛紛。

僵持七個小時後的下午三點多,警察開始用電鑽鑽門,還用大榔頭起門,起釘子的,門連鑽帶撬的被弄開了。首先衝進屋子的是610的便衣和警察。室內的趙淑紅和雷敏為躲避抓捕迫害,在萬分緊急的情況下,被逼雙雙手拉著手跳下了樓。
兩個人的身體接觸地面時,巨大的衝擊力帶著騰起的塵浪,兩個人全身被灰土所埋。警察和無數個觀望的人瞬間衝了過來,有人在雷敏的腳心處用東西劃了一下,雷敏本能的動了一下,再劃趙淑紅的腳心,沒有反應。警察把她們兩人分別抬上兩輛警車送醫院去了。雷敏被摔但未傷及身體,趙淑紅摔得昏死過去。

當時,警察和武警用像鞭子一樣的東西四處亂掄,猛抽那些圍觀的人,欲把他們打散,很快警察就在樓群周圍戒嚴了。

同時,趙淑紅的多個親屬家都被警察監控起來。趙淑紅的住屋、母親及婆婆家等多個住宅樓及倉房都被非法搜查,被搶物品有:一台打印機、兩台台式電腦、三台複印機、切刀和金戒指、金項鏈,五百塊錢等若干私人物品。

三月六日,派出所片警高才把趙淑紅的父母親用車拉到道外區公安分局,有人告訴趙淑紅的父母:說人已經死了,明天得出(火化)。

三月七日趙淑紅家人趕到分局的時候,他們又改換了見遺體的地方。家人隨車到了道里區很遠很偏僻的一個存放遺體的地方,也不知那個地方叫甚麼名,只允許進去五個親屬,警察讓家屬在一個單子上按手印,方能見遺體,家屬並沒有看按手印的單子上寫的甚麼。

趙母見到女兒的遺體被放在一個水泥台上,遺容已經被化了妝,她痛哭了起來,她不相信二十多歲的女兒就這樣結束了她短暫的人生,她沒有罪啊,她沒犯罪啊,為甚麼把孩子逼到這份上啊!

給女兒穿衣服的時候,有人見到趙淑紅的左腿都當啷著了,腳往外撇著,說這腿肯定是折了,頭部有傷口。悲痛欲絕的趙母哭的昏天黑地,還沒顧的上看看女兒的身上的傷勢,就被人架走了。

據可靠消息稱,趙淑紅當時並沒有死,是警察編出的謊言欺騙了家屬和煉功人,當時趙淑紅是被送到公安醫院搶救的,但是結果是搶救後死亡。家人最後沒有見到任何書面的東西,連個搶救記錄和檢查結果都無從知道。

當時趙淑紅的丈夫杜慶軍被枉判了八年徒刑,三十多歲的雷敏被枉判七年。杜慶軍被劫持到監獄一段時間後才聽說妻子死於非命。

一個家庭就這樣支離破碎了,趙淑紅當時四歲的女兒成了孤兒!

哈爾濱當局敢於如此興師動眾、肆無忌憚地非法抓捕迫害法輪功學員,正是因為江澤民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邪惡命令,以及其脅迫所有人參與迫害的株連迫害手段。

參與迫害的直接責任單位及責任人:
駐哈爾濱武警部隊
哈爾濱市公安七處
哈爾濱市公安局
哈爾濱市道外區公安分局:楊局長
哈爾濱市松浦鎮派出所所長:魏剛
哈爾濱市松浦鎮派出所片警:高 才
哈爾濱市松浦鎮派出所片警:於軍凱
哈爾濱市道外區610
哈爾濱市道外區檢察院
哈爾濱市道外區法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