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次遭綁架幾度命危 女醫生目睹楊小晶被迫害致死

——蘭州市安寧堡鄉路玉英控告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甘肅省蘭州市安寧堡鄉女醫生路玉英,是一位法輪功學員,她因堅持「真善忍」信仰,多次被綁架、關押,她曾七次被綁架,三次劫持到洗腦班,幾次被迫害致奄奄一息。她還曾經目睹法輪功學員楊小晶被迫害致死。

現年五十二歲的路玉英於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責。以下是路玉英在《刑事控告書》中敘述遭迫害的事實:

七次綁架 九死一生

江澤民一九九九年七月發動迫害法輪功後,我曾先後七次被綁架,遭非法關押、勞教,警察搶劫了我的行醫證件、診所的所有藥品以及各種醫療器械等物品。我是九死一生,從死亡線上掙扎回來的。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我去北京上訪,被警察綁架回蘭州市,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去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市海澱區看守所,期間遭野蠻灌食、恐嚇、審訊、嚴刑逼供等等。四十多天後被接回蘭州,又被關押在沙井驛派出所十八天。

二零零二年二月,我被綁架、抄家,警察將我非法勞教一年,因我在看守所絕食抗議二十七天,警察看我身體實在不行了,怕承擔責任,就將我送至勞改醫院,將我雙手雙腳用繩子綁住輸液。七天後勒索我家人一千元後才讓我回家。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日,我在自家商店裏遭警察綁架,被劫持到蘭州市洗腦班,關押、迫害三個多月,期間我曾絕食抗議。

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晚,幾十警察包圍我的住所並非法抄家,抄走各類資料共六大箱,我又被警察劫持到蘭州市洗腦班迫害四十九天,因我長期絕食出現高血壓綜合症,洗腦班讓家人將我連夜接回。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因我拒絕寫所謂的「三書」,銀灘路派出所夥同安寧堡鄉部份人員將我再一次劫持的進蘭州市洗腦班。我絕食抗議,遭到野蠻灌食。當時我身體各臟器均很脆弱,洗腦班還有人說:「不壞一兩個臟器不讓回家,」七十天後我被家人接回時,體重只有三十七公斤。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安寧國保大隊史懷中指示安寧區衛生局、衛生稽查大隊等部門人員闖到我的私人診所,搶走了診所內所有的證件及藥品,敷料及各類醫療器械,共十九大箱,價值五十餘萬元。二零一三年,蘭州市安寧衛生稽查大隊又來非法搶走各種藥品及敷料兩箱,價值兩萬多元。

目睹楊小晶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晚,銀灘路派出所十幾個警察闖到我的私人診所,進來就查身份證,翻住院病人的東西。當查到法輪功學員楊小晶時就如獲至寶,當時還有陪護小晶的楊爸爸和一位自願陪護的法輪功學員娜姐,警察對娜姐拳打腳踢,將她綁架去派出所,娜姐不去,僵持了三個小時。城關區「六一零」頭目高麗娜等人來了,看到楊小晶確實病重,就極不情願離開。派出所的幾個警察直到十二點以後才離開。

楊小晶和丈夫曹東
楊小晶和丈夫曹東

楊小晶那天雖然病重,但本來不至於出現生命危險。被警察、「六一零」這樣恐嚇後,小晶的病情急劇惡化,急需氧氣。當時我拿著氧氣瓶,領著娜姐避開攝像頭,將她送到出租車上先走,然後我再到蘭空醫院灌氧氣,把氧氣灌回來後,看到小晶的脈搏很急促,心跳也很快,就告訴楊伯伯說要去醫院,我趕緊叫了救護車,到醫院檢查時,小晶在十月一日早晨六點十分停止了呼吸。

當時我悲憤痛苦,無奈到極點,楊伯伯站在那裏淚流不止。當時楊小晶的丈夫曹東還被非法關押在甘肅天水監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