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十年冤獄折磨 吉林市趙國興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十年的冤獄迫害,百般的折磨,造成現年四十四歲的趙國興全身傷痕累累,眼睛潰爛幾乎失明,身體極度虛弱。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日,趙國興走出冤獄回到家中,卻沒能見到慈祥可親的母親,因在他遭冤獄迫害期間,母親李豔因思念兒子心切和精神上的重重壓力於二零一二年二月五日淒慘離世。

趙國興
趙國興

二零一六年七月,趙國興通過網絡向中國最高檢察院傳送了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的控告狀,懇請最高檢察院對犯罪嫌疑人江澤民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訴,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經濟賠償責任和其它相關責任。

吉林市船營區法輪功學員趙國興,在江澤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瘋狂迫害法輪功後,全家遭嚴重迫害,本人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被非法勞教、判刑迫害,在勞教所、監獄遭受暴力轉化折磨。他所經歷的部份酷刑折磨:戴手銬腳鐐;將雙手背銬,往背後塞啤酒瓶;利用手銬卡腕子;澆冷水凍;坐鐵椅子;灌辣根;野蠻灌食,多次嗆著窒息,別掉一顆牙齒;不讓睡覺;用拖布桿反覆別壓,蹂躪小腿脛骨處;抹布沾上屎尿往嘴里弄,並用膠帶纏住嘴;用鞋底抽打嘴巴和手背;用掌擊打喉部;用腳後跟刨後背前胸大腿,用腳踩踏腳踝小腿;掐大腿裏側,掐睪丸;拔鬍子往眼睛裏放;多次遭數根電棍電擊頭、嘴、脖子及身體各部位;用連體鐐子將身體銬成彎腰狀;綁上約束衣雙手雙腳銬起,身體平抻成大字形迫害一個多月;雙腿捆直,毛巾堵嘴(怕劇痛下誤咬舌頭),把螺紋鋼筋壓在兩腿脛骨上,站上人去踩,造成兩腿部血肉模糊,至今留下大片疤痕。

趙國興在控告狀中說:江澤民在擔任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中共中央總書記期間,出於個人妒忌,違反憲法,以個人意志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一手發動了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造成數百萬人被非法勞教,數萬人被非法判刑,被迫害致死有姓名可查的已達三千九百九十五人。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取器官販賣牟取暴利,無數學員在身心上受到極大摧殘,在經濟上遭受巨大損失。江澤民親自建立了迫害的指揮系統,他通過在中共內部各級建立「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和「610辦公室」,直接操控中共各級官員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觸犯了中國的法律、違犯了國際法,構成侮辱罪、剝奪信仰自由罪、構成故意殺人罪、傷害罪、刑訊逼供罪、施用酷刑罪、非法搜查、非法拘禁等十幾種罪的證據。

酷刑示意圖:背銬
酷刑示意圖:背銬

趙國興講述了他們全家得法修煉法輪功後擺脫了疾病的痛苦,全家人都沉浸在愉悅、歡樂和美好的氛圍中,生活的充實、幸福。趙國興說:「我從小身體就不好,八歲剛上學不久,經本市最權威的醫院專家確診為『乙型肝炎』。據醫學專家講:這種病沒有特效藥,只能保守治療,去不了根,要維持好了也只能二十多年。為了給我治病,一九八八年父親辭去了優越的設計工作,下海辦廠,可是無論用甚麼藥、甚麼偏方、辦法都不行。同學們都是生龍活虎的,可我總是感覺身體沒勁兒,每到稍微疲勞或精神緊張後如期末考完試,都得病倒。疲勞感(病魔)伴隨著我。直到煉法輪功後,不長時間所有症狀全部消失。妹妹身體也很弱,每次流行感冒都能攤上。煉功之後藥罐子都扔掉了。如果按照醫學專家的說法,我只能活三十多歲(今年已經四十四歲了),而且是在打壓迫害、邪惡恐怖環境下度過了二十年(光在勞教所和監獄被迫害折磨中就熬了十三年)。這就證明了法輪大法是真理,是正法,是真正的科學。」

趙國興列舉了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給他們全家帶來的部份迫害和災難,特別自己十年冤獄中所經歷的那非人般的殘酷迫害:

1、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開始,我和父親在長春省政府請願時被綁架一天。
2、二零零零年元月二十六日,母親到北京信訪辦請願被綁架,被非法帶回吉林市拘留所拘留迫害七天(因過年提前放出)。
3、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日,全家四人在室外煉功被綁架,遭吉林市拘留所非法拘留迫害十五天。
4、二零零零年三月八日,全家四人被劫持在洗腦班迫害十四天。

5、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全家四人在北京天安門請願被綁架,全都遭受勞教迫害三年(我和父親在吉林市勞教所,後轉九台勞教所,父親是二零零三年九月放出來的,我是二零零三年十月放出來,母親和妹妹在長春市黑嘴子勞教所,母親是在二零零一年二月放出,因在勞教所非法關押期間曾被高壓電棍電擊,導致心臟出現問題,被監外執行,妹妹是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放出)。

6、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二日,我又被綁架,並非法判十年。期間,遭受種種酷刑迫害:灌辣根;拖布桿別壓蹂躪小腿脛骨;把螺紋鋼筋壓在兩腿脛骨上,人站上去踩;用皮鞋踩踏雙踝;(造成兩腿部血肉模糊,雙踝腫痛,至今留下大片疤痕)野蠻灌食別掉一顆牙齒;強迫看誣蔑陷害法輪功的非法宣傳片洗腦;身體大字型平抻;坐木方凳;飢渴冷凍;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抹布沾上屎尿往嘴里弄;膠帶纏住嘴;上約束衣;鞋底抽打嘴巴和手背;用掌擊打喉部;用腳後跟刨後背前胸大腿;用腳踩踏腳踝小腿;掐大腿裏子,掐睪丸;拔鬍子往眼睛裏放;用數根電棍電擊頭、嘴、脖子及身體等等迫害。(百般折磨,造成全身傷痕累累,眼睛潰爛幾乎失明,身體極度虛弱,癱臥在地,好幾個月才漸漸恢復。)一直到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日才獲自由。

中共酷刑演示圖:約束衣
中共酷刑演示圖:約束衣

7、母親由於遭受各種迫害和酷刑,如:刑拘、抄家、恐嚇、跟蹤、流離失所、洗腦班、勞教、高壓電擊等等。由於長期在迫害、恐怖的環境下,身體、精神均受到了很大的傷害和摧殘,再加上我的被冤判,又遭到各種酷刑折磨,作為母親日夜揪心的惦念著我,同時還被剝奪了探視權,在痛苦和精神的折磨中,其身體每況愈下,於二零一二年二月五日含冤離世。

8、一九九九年以前,我父親辦的工廠──吉林市松北電控儀器廠,經過多年的創業,已初步成型,效益一年比一年好,資產達到三百多萬元,隨著江澤民的打壓迫害,工廠被人侵佔,後來倒閉,同時我們的工作也隨之失去。

9 、二零零六年是我父親六十週歲退休的年齡,可是人事檔案怎麼也找不到了,只找到了技術檔案,所以到現在一直辦不了退休(十年了),享受不到養老金的待遇。一九八八年父親從國營企業調入大集體企業──吉林市長征電控設備廠,只是把關係落那,自己辦廠,這是吉林市昌邑區工業局安排的辦法:如果辦廠失敗,還有工作單位(一九九一年以後,在該廠再三邀請下不得給其兼職多年總工工作),人事檔案一直放在主管部門通江街道辦事處保管。二零零六年時,原國營企業和現企業已解體,街道辦事處也已經換人了,根據技術檔案還在的情況分析,人事檔案很可能被竊,因為父親煉法輪功誰都知道,他又不能托關係走後門去辦理。這不就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強加給我父親的迫害所造成的嗎!

趙國興說:我們本來有一個人人都羨慕、美滿、幸福的家庭,母親是一個賢妻良母,一雙兒女仁義道德,已處於成家立業年齡,父親的事業蒸蒸日上……我們煉法輪功,祛病健身、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沒有違犯任何法律。然而,江澤民出於一己之私,小人妒忌之心,毫無理智,以個人意志凌駕於憲法之上,發動這場血腥鎮壓,使我們蒙受諸多無端的迫害。我們控告江澤民及其同伙,就是要伸張正義,還法輪功和我師父清白!還我們做人的尊嚴!解救一切被迫害政策綁架了的各階層人士!解救一切被謊言毒害了的生命!結束迫害!還國家、民族、社會、人民的前途和未來於光明!

趙國興說:雖然我們受到了很重的身體傷害和精神摧殘,以及經濟上的嚴重迫害,但是對下邊實施迫害的人,我們沒有怨恨心,因為他們為了職業,為了飯碗,或不明真相,或一時糊塗,其實他們也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犧牲品。應該給還有可能改過的人留下希望與機會,我們目前只把江澤民列為控告對像,是他一手發動、推行和延續的這場災難,江澤民是造成眾多人犯罪的罪魁禍首。作為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肩負著維護憲法、匡扶正義、除邪滅亂的重任,現在是到了把江澤民押上審判台的時候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