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慶昌被內蒙古保安沼監獄迫害致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報導)內蒙古興安盟科右前旗法輪功學員房慶昌,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五日被保安沼監獄迫害致死。獄方阻擋著不讓家屬看死者的遺體全身。據內部可靠消息,房慶昌是被警察和犯人包夾電擊和毆打致死。

六月二十六日,保安沼監獄通知房慶昌家屬,聲稱房慶昌二十五日晚六點鐘死於「心臟病」。房慶昌的家人接到通知就急忙去了監獄,獄方說放在了殯儀館。家人又去了殯儀館,看到房慶昌鼻子裏都是血、後腦下都是血,從脖子往下不讓看,腿只能看到膝蓋以下,無論房的家人怎麼說都不讓看。房慶昌的家人問為甚麼有血,獄方謊稱:因天太熱腹部脹起就把血擠出來,是「正常現象」。

房慶昌家人請了律師、請了法醫驗屍,一切準備好了,當法醫要開始工作時,發現檢察院開的證明不符合法律程序,法醫就和獄方爭吵起來。人死快一個月了各項調查進展很慢處處受阻。房的家人一直找死因,監獄方一直撒謊和造假,設法阻擋,還找了三個律師和顧問。監獄放風要把房慶昌的屍體強行火化、想銷毀證據。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房慶昌的被迫害致死激起了有良知的犯人和警察的共鳴。房慶昌被關押在保安沼監獄第三監區。據悉,從六月二十一日監區長李長江逼迫房慶昌多幹活,一天內用電棍電擊他兩次,又指使犯人包夾:李彥龍、張洪玉、包好力保毆打他兩次,專往胸部、腹部打,當時打的口裏流血,是在攝像頭底下打的,躲開了攝像頭。當天嚥不下去飯;第二天走路打晃;第三天送二院(離監獄二十里路),醫院聲稱無病;第四天晚上十點多,房慶昌昏迷,抬到七監區,第五天晚上六點輸著液去世。

現在獄方想私了,房慶昌的親人們提出不交代明白,就依法上告保安沼監獄。

房慶昌以前一百七十多斤的體重,身體非常強壯,甚麼重活都能夠幹。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七日,科右前旗公安局國保大隊以謝寶音為首的惡人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他們先到房慶昌家抓人,當時房慶昌沒在家,去阿爾山市辦事,警察就把他妻子王金華綁架,然後又非法抄家。他妻子承受不了,說出丈夫的去向,警察開車去五百里之外,把房慶昌綁架回前旗公安局。隨後,法輪功學員宗廷選、趙曉榮、叢蘭傑、胡延磊被綁架。房慶昌、宗廷在看守所受到殘酷的迫害,房慶昌在刑床上七天七夜,有好心的警察看到了都受不了。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五日,法輪功學員房慶昌、宗廷選、趙曉榮、叢蘭傑、胡延磊被非法開庭判刑,房慶昌、宗廷選分別被判四到六年,趙曉榮、叢蘭傑、胡延磊分別被判三年。房慶昌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份送進臭名昭著的保安沼監獄。

房慶昌的妻子王金華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到監獄辦探視手續,監區隊長先與王金華談話,接見的條件是:讓房慶昌放棄修煉,不許在裏面煉功,早轉化早回家,不然不好辦。王金華說:「他得煉功,不煉功,身體不行,這裏條件不好。」監區隊長聽了很生氣。接著,王金華見到丈夫,房慶昌後背彎曲,瘦得皮包骨,人顯得又瘦又小,身後的警察幾乎貼他身上,王金華自己也是一邊一個警察。其他犯人家屬接見,就一個警察在旁邊,說明他們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嚴重的。王金華強忍悲痛與丈夫說話,房慶昌鼓勵妻說:「我信仰真善忍沒有任何罪,我沒做任何壞事,是他們在犯罪。」警察立即制止不讓說,並說再說就取消接見。

時隔僅二個月,房慶昌被迫害致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