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迫害致死 陝西咸陽市馬潔又被綁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陝西報導)二零一六年五月十日,幾輛警車圍在咸陽市沈家小區一座老舊的單元樓下,隨後警察衝進了二樓老太太馬潔家中,從裏面拉走了十幾個人,其中多數是些六七十歲的老太太,還有馬潔的弟弟馬明海。

原本通知家屬拘留十五天後放人,五月二十六號早晨,家屬去接人,遭到看守所拒絕,說是不能放人,並說這些決定和他們沒有關係,是咸陽市公安局決定的。據悉,二十五號下午,馬潔、馬明海等五位法輪功學員,被偷偷轉至吳家堡看守所。

六月一日,馬潔八十一歲的母親袁麗芹又到秦都公安分局找辦案警察雷少偉要人,雷少偉吼一聲:「你給我滾!」一邊把八十一歲的袁麗芹從辦公室沙發上提起來,摔在門外,袁麗芹老人掙扎地爬起來,抱住雷少偉的腿,雷少偉又將老人連拖帶踢,致使老人腰部嚴重受傷,立坐困難。

馬潔與丈夫王大偉(王大衛)堅持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二年九月一日被中共惡警綁架、酷刑折磨,丈夫五天後被毒打致死;馬潔當時被惡警戴上銬子吊在空中毒打。馬潔還兩次被非法勞教。弟弟馬明海兩次被非法勞教三年,其妻子三次被非法勞教。

馬潔是咸陽醴泉人,一九五四年生。丈夫王大偉以前是西安飛機製造公司的高級工程師。馬潔從小身體虛弱,經常頭痛,嚴重失眠。一把一把的吃藥,也沒啥效果。後來又得了風濕性關節炎,引起心臟病,被病魔折磨的感覺自己好像到了痛苦的極限了,活的很苦很累。之後又因為家裏出了一點變故,和愛人帶著孩子漂泊在外。一次偶然的機會得到了一本《法輪功(修訂本)》,這一看就愛不釋手了,中午連飯都沒有吃一氣看完,心情特別激動。學法煉功不到一個月,她像換了個人似的,病不翼而飛,臉上光光的,白裏透紅,世界觀都改變了。人整個充滿陽光,充滿活力。

她丈夫看到這功法有此奇效,也開始修煉了。丈夫以前患有心臟病、腦血栓、膽結石、泌尿結石,二個月後一切恢復正常。

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美好,馬潔把法輪大法傳給了全家二十多人,其中就有馬潔的弟弟馬明海以及馬明海的妻子陳喜歌和他們的四個孩子。馬明海一九五九年生人,年輕時當兵參加過中越戰爭,當兵六年受過八次嘉獎,有兩次立功表現;復原後在單位也是工作認真負責、踏實肯幹。

遭酷刑折磨 丈夫被毒打致死

二零零二年五月,馬潔一家人再次被迫流離失所,暫時安身於咸陽市租住的地方。期間西安同修楊恆清夫婦因遭戶縣610非法 抓捕無處安身,遂到她家中暫住幾日,可戶縣惡警竟抓捕此同修的兒子刑訊逼供。

戶縣惡警八月三十一日到馬潔暫住地,強行闖入,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非法將楊恆清夫婦綁架。之後一惡警楊敏亮,夥同戶縣610頭目劉志金,張景民等人強行搜家,隨後將馬潔與其丈夫王大衛綁架,戶縣610非法搶走兩台復 印機、一台打印機以及一台電腦及刻錄機、複印紙、兩箱光碟等;之後咸陽610頭目劉志勇帶領一幫惡警在王西安的家中將所有家用電器(包括電視機,微波爐,上萬元的照象機等)全部搶走。

戶縣610將四人綁架到戶縣山中一廢棄軍工廠進行了 殘酷迫害。馬潔因反抗這種暴力行為,被用手銬反銬在床上,蹲不下也站不起來,就這樣把人折磨一夜。第二天早 晨開始刑訊審問,先將馬潔用粗大的麻繩捆綁,然後把人用繩吊在門框上,拳打腳踢並在腰部猛擊,直至人面色慘白,將要昏厥時才把人放下來,不一會又把手反綁 在背後,勒令跪在一鐵框架子床上,將頭猛烈地往下壓並把手於背後狠狠地往上提,直到她休克昏死過去,惡警未等人甦醒,便又將人吊在門上毒打。

隨後將王大偉也帶入刑訊室進行嚴刑拷打,在樓下聽見刑訊室內610惡警叫罵及打人聲不絕於耳,惡警楊敏亮尤為猖獗。

在山中呆到第三天的下午,610又將人悄悄轉移至餘下一招待所內繼續進行更殘酷的迫害。由於招待所比山中封閉更加嚴密,所以馬潔在遭受迫害時再未見到丈夫本人。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下午大約兩點多鐘,馬潔在房間突然聽見外面一陣吵鬧,同時聽見120救護車已趕來,於是急奔到窗戶前看見醫護人員抬著擔架一片混亂,看守馬潔的兩人隨之趕緊拉上窗簾說,那不是你們的人。最後惡人仍畏畏縮縮不敢承認他們將王大衛嚴刑拷打而致人身亡遂從樓上將人扔下的事實,偽造了「跳樓自殺」的假相(當時審訊時每人都有幾個人半步不離的看守著,連動一下都不允許,怎會有機會從樓梯拐彎處跳下?)。

惡人便欺騙馬潔讓在醫院見丈夫,但之後卻將人連夜偷偷轉移至拉家灘一戒煙所外的一間空 房子並由七八個小伙非法監視,非法關押兩天後又將人轉至戒煙所內只有一張爛床板且老鼠亂跑的黑房子裏,後又非法轉移至戶縣一飯店中非法關押二十天。後來戶縣政法委兩人告知在火葬場見人,馬潔聽後昏倒在地,甦醒後質問 惡警人是怎麼死的,戶縣兩政法委人員因心虧連頭都未抬支吾不清,遂偷偷溜走。

當時惡警說人墜樓頭先著地,可見人後發現頭部並無任何傷痕,反倒腰部,腿及胳膊有被人毒打的傷痕清晰可見,且腰部尤為 嚴重,紅腫一片。隨後惡警將馬潔架入火葬場外的車內,又非法轉入長安縣工人療養院洗腦班進行了三個月的又 一輪偽善的迫害,因惡警怕真相暴露,在事情處理完後仍不讓馬潔與家人相見,隨後又將其關押在西安市蓮湖區看守所。期間家人多次強烈要求放人,最終於 二零零三年五月才將人放出。

二零零四年三月份,王大衛的妻子馬潔在向世人講述她全家遭受的迫害時,被惡人舉報,又被咸陽市610頭目劉志勇、高軍等惡徒綁架,劫持到西安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二年。

關於王大偉被迫害致死的情況,請參考明慧網文章《西安飛機製造公司工程師被打死》

弟弟馬明海一家遭受的迫害

在江澤民發動的對法輪大法的打壓中,馬明海全家七人(他和妻子、母親、四個孩子遭到了多次不同程度的非法迫害。直至今日,孩子們的戶口也不能落在父親的名下,因為父親上了所謂的「黑名單」,上學時由於學籍關係,媽媽和奶奶多次去找西蘭路派出所想將孩子的戶籍放在爸爸名下,他們說上面有指示,不給修煉法輪功的人辦,其他人隨時來都能辦。

(一)馬明海訴述的迫害事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各地全面迫害法輪大法,因我當時是咸陽市的義務負責人,咸陽市委「610辦公室」要挾我接受當地新聞媒體採訪,多次強迫我和法輪大法決裂,因我拒絕配合,咸陽市委「610辦公室」和咸陽市委婦聯串通、勾結,以我有四個孩子、違犯計劃生育政策為由罰款二萬元,並再次要挾我在媒體上公開和法輪大法決裂,我堅守自己的信仰、堅決抵制。造成我所經營的公司方方面面受到各種非法干擾,直接經濟損失達數萬元, 致使公司難以維持而關閉。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晚,為證實我們對法輪大法的堅定立場,(我和妻子、母親及四個孩子共七人)攜帶「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橫幅,到北京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我和妻子在天安門金水橋前的柱子上打橫幅,媽媽和四個孩子在橫幅前煉功,不到幾分鐘,可怕的事情發生了,幾名警察從警車上沖下來,並未對我表示身份,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將我一把摔倒在地,拳打腳踢,致使面部流血不止,並將我們全家七人野蠻的塞進了警車裏,非法扣押在天安門廣場派出所。因不配合說出自己的姓名,又是一頓拳打腳踢、抽打孩子(四個孩子最大十五歲,最小只有八歲)面部和頭,將近七十歲的母親因看到如此殘暴的場面被嚇的暈倒。

緊接著更可怕的事發生了,我親眼見到他們又帶來一批法輪功學員,五、六個警察手持電警棍、手銬,連同我們一頓暴打,打完後,讓我們每個人架飛機、蹲馬步、用面部撞擊牆壁。我被關進一間小房子恐嚇、拍照,最後進來一名警察假裝說他姐姐也是法輪功學員,騙走了我身上四千多元現金。這些警察為甚麼要這樣對待法輪功學員呢?因為他們都是受江澤民的指使而幹出這些助紂為虐的事,我們都是好人,我們只是以和平請願的方式告訴人們我們全家修煉法輪大法後的受益,告訴那些警察「法輪大法好」,中國憲法裏規定了公民有信仰自由,那麼為甚麼他們要這樣暴力的對待這些好人呢?我們全家修煉了大法後,我妻子所患的精神病、胃病、頸椎增生、氣管炎、婦科病、還有一種奇怪的病(發病後手腳發麻、休克),曾到多家醫院求名醫,也無法治癒。媽媽曾患有頸椎增生、十二指腸胃潰瘍等各種疾病,修煉後不治而癒。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我被非法關押進北京東城區看守所長達三十天,對我進行非法審訊。天下著大雪,我被脫光衣服,用冷水沖身折磨等等。二零零零年元月三十日,我被當地公安從北京東城區看守所押回陝西咸陽看守所,在咸陽市秦都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五十天後被非法勞教三年。

在陝西省棗子河勞教所,由於堅守信仰自由,抗議勞教所殘酷迫害,受到非人的折磨,被關單人禁閉一年零四個月,不讓見陽光,室內大小便,不讓家人接見。三年到期後,因堅修法輪大法,被延期半年。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五日,我們無處申冤,通過互聯網揭露全家因修煉法輪功所遭受的迫害:姐夫王大衛因修煉法輪功被迫害致死,妻子、姐姐、哥哥被非法勞教,弟弟、嫂子、媽媽被非法關押, 四個孩子不能正常上學。我們全家族都受到殘酷的迫害事實。被當地國安劉志勇等七名警察,用鐵棍強行敲開防盜鐵門,將我架上警車,我連鞋都沒有穿。妻子見此情景,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而被幾名警察拖出室外,妻子向周圍圍觀的人哭著訴說我們一家人因修煉法輪功而受益,身體得到康復的事實。我們煉功做好人卻被打壓。當時圍觀的人很多,一名正義的人(附近書店老闆)看到警察這種野蠻行為很氣憤,說他犯了甚麼罪,你們不讓人穿鞋把人銬走,就因為這位正義之士說了這句話,連他也被關押了幾天。就這樣,我第二次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關押在陝西省棗子河勞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一三年六月份,陝西省政法委在漢中漢台區鋪鎮鄉皂樹村的一所廢棄小學裏設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主要針對的目標是陝西各地堅定法輪大法修煉人員。二零一三年八月二日中午十二點左右,我剛下班回家,咸陽市秦都區沈家小區居委會主任朱華受秦都區「610」辦主任何美霞指使,打電話將我騙到居委會談話,隨後被早隱藏在樓下的秦都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長楊某及秦都區「610」高飛等四、五名警察綁架到警車上,直接挾持到漢中市洗腦班迫害。我和被非法關押的多名法輪功學員共同抵制非法迫害,直至九月五日洗腦班解散。

(二)妻子陳喜歌訴述的迫害事實

二零零零年元月二日我和媽媽連同四個孩子被陝西咸陽駐京辦帶到北京一個四合院裏,我一直被手銬銬著坐在水泥地上,媽媽和四個孩子也被一起擠坐在地上,警察把我們一個一個帶到廁所搜身檢查,媽媽身上一千多元和我身上的五百多元全部被搶走。隨後被咸陽公安局國安警察:姚少群、司光、高軍等人從北京押回咸陽市秦都區公安分局,非法審訊後將我關押在咸陽秦都看守所,第十三天,我被非法勞教二年,媽媽被暫時關在當地派出所。隨後警察非法闖入我家,把大法書籍、碟機、錄像機、錄音機全部搶走,孩子看到一個警察把家裏保險櫃裏的錢(一千八百元)也拿走了。四個孩子被留在家裏,無人照看,家裏一片狼藉,孩子只能相擁而泣。

在西安女子勞教所迫害期間,以所長張卓清為首的警察,採取各種惡毒的手段逼迫我放棄信仰,長期超時幹勞工,並且加大勞動量,不讓睡覺,甚至連續幾天幾夜不讓休息做奴工,我堅信法輪大法,警察李珍命令七名吸毒犯將我按倒在地、強灌東西差點窒息而死。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九日,我因向當地咸陽渭陽西路派出所以書面材料揭露勞教所對我的酷刑折磨。二天後,三名警察無任何法律程序強行闖入家中將家裏的衣櫃、書櫃亂翻一通,甚麼也沒搜到後氣憤的將我抬上警車,被再次送入陝西省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半年多。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六日,我和姐姐二人在陝西第二印染廠附近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門衛舉報、以國安副處長劉志勇、秦都公安分局高軍為首,到場後先拳打腳踢,擰耳朵,五名警察將我兩人戴上手銬,分別帶入陝西第二印染廠招待所隔離審訊,並將二人身上的鑰匙強行搜走,再次抄家,搶走法輪大法書籍、大法師父法像、錄音帶、真相資料,非法關押在咸陽吳家堡看守所十五天後,二人被非法在陝西女子勞教所迫害二年。

在西安女子勞教所把我非法關押到南樓二樓單間封閉管理,強制轉化。在所長張卓青、紀檢委書記趙曉陽、教育隊指導員李珍為首的警察旨意下,利用從馬三家教養所學的邪惡方式,殘酷的迫害我和全省各地被綁架來的大法弟子,強迫幹活為主,從早上七時半,幹到半夜兩三點,以強制勞動延長時間才能完成任務為主要折磨手段。為了達到讓我放棄法輪大法的目地,警察李珍為首對我施加了各種酷刑、威逼、拷打,也有偽善和欺騙。因為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我堅決抵制一切對我的非法迫害,被關過小號折磨四個月,絕食二十多天抵制反迫害。

法輪功學員講真相不是為了自己

可能有人想說:馬家姐弟覺得法輪功好,自己在家裏煉就可以了,為甚麼還要在一起聚會,還要給別人宣傳?法輪功學員冒著危險出來講真相,不是為了自己,正是為了那些還不了解法輪功的人。法輪功學員從切身經歷中知道法輪功能讓身體健康、道德回升,但沒煉功的人不知道。假如法輪功學員不站出來講真相,人們會被謊言宣傳欺騙毒害,跟著共產黨對法輪佛法產生敵對仇視心理。這樣他們不僅失去了像法輪功學員那樣的修煉受益機會,而且很可能會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作出助紂為虐的事情,影響生命前途。

中國人說:「頭上三尺有神靈。」竇娥一個人的冤屈就會使天地動容,六月飛雪。您想,信仰「真善忍」的人很多啊,都是非常善良的人,卻被勞教、判刑、毒打、奸淫、殺害,甚至活摘器官,這樣不計後果的迫害,會給中國社會帶來甚麼樣的災難!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中國大陸天災人禍接連不斷,這是不是上蒼在警示人呢?其實這十多年中,已有不少迫害法輪功的凶手和協同他們犯罪的人遭到了這樣那樣的惡報。

正因為不忍心再看到更多的人因不知道真相而做錯事,被歷史淘汰,法輪功學員才要挺身而出,告訴大家真相,在自己遭受迫害、危險重重的情況下,想到的是救人,這是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慈悲。

從2015 年5 月底到2016 年5 月27 日,已經有208426 名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和家屬,向中國最高檢察院與最高法院控告、起訴前中共黨魁江澤民,並提交相關法律文書和證據。這些控告來自中國大陸各省與自治區,以及天津、重慶、北京、上海4 個直轄市;同時也有因迫害導致流亡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等海外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向中國最高檢察院控告江澤民。提起控告的大陸法輪功學員來自各行各業,包括法官、政府官員、軍人、警察、大學教授、講師、藝術家、工程師、醫生、公司職員、工人、農民等等。

前面說的五月十號的事,就是馬家姐弟二人與幾個朋友一起在馬潔家中讀《轉法輪》時發生的。當時一共有十一人同時被綁架,其中大多數是些老太太。如今,其餘的人已經陸陸續續放出來了,但馬潔和馬明海依然被非法關在秦都區看守所裏面。

天氣一天天熱起來了,而馬潔和馬明海兩位好心人還在監房裏受苦,希望好心的民眾看到這條消息後,能夠把他們的遭遇轉告給自己的親朋好友,大家都來制止迫害,讓這場人間悲劇早日結束。


當局相關電話:
西蘭路派出所 029 33215168 38110006
咸陽市秦都區看守所 0910-3238475 6853831 029 33567643
看守所女獄警 1366910755
看守所女獄警 13669107558
秦都區公安分局 辦公室 (029)33880500 33880501 33880173
秦都區公安分局總機 0910-3323523辦公室 0910-3329310
宗 ××公安局610負責人(原秦都區司法局副局長)1399205506
秦都區六一零電話:029-33229188 029-33226550
咸陽市六一零電話:029-33210207 029-33210970 029-33193369
咸陽市公安局局長,韓渭雲:住宅電話 029-33365151 手機:13609216548
咸陽市公安局副局長、交警隊支隊長,張維護:辦公電話 029-33880136 手機
13609219136
咸陽市公安局副局長、刑警隊支隊長,張新寬:辦公電話 029-33880699 手機
13325308999
張進(610主要負責人)電話號碼:
手機:13809141731 13609218631 辦公室 029-33880709
張進妻子:黃穎娟,渭城區檢察院綜合科工作電話:029-33731209
邱戰文 政委 咸陽市公安局  029-33229767 029-33551606
邢俊強 副局長  咸陽市公安局 029-33276838 029-33546677
季德理 副局長 咸陽市公安局 029-33276836 029-33552862
李士俊 副局長 咸陽市公安局 029-33251010 029-33549968
張聚臣 副局長 咸陽市公安局 029-33287721
王水軍 紀委書記 咸陽市公安局 029-33262332 029-33363906
張梳平 政治部主任 咸陽市公安局 029-33210703 029-33760760
雷裕人 指揮部主任 咸陽市公安局 029-33210721 029-33573869
029-33239278(公安局傳真)
咸陽市公安局 總機 0910-3214721 3214723
劉志勇 公安局610負責人 手機13609218639 13909103600
電話0910-3272936 3268016
郭忠秋局長 13909100839
何局長 13609218869 3228669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