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袁征被珠海市第二看守所酷刑致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報導)袁征,二零零一至二零零二年,被非法關押在珠海市第二看守所期間,不報姓名,一直以「無名」為人所知。二零零二年六月,看守所被關押人員傳「無名」被送到一個「可能永遠都出不來了的地方」,就再也沒人看到她了。

二零零七年,經家屬艱難民間走訪、調查,證實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七日,三十八歲的袁征(「無名」)在珠海市第二看守所被酷刑迫害致死,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家人得到死亡證明。

袁征
袁征

袁征,在莫斯科留學多年,後做貿易,九九年初回國探親,不久學了法輪功。袁征長得漂亮,文雅,皮膚細嫩,話語不多,言談舉止都透著修煉人的風貌,給人一種就是聖潔、清純的感覺。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日,袁征在街邊某複印社(當年住家都沒有電腦和複印機)複印「法輪大法是正法!」等四百八十份資料。不幸被人惡意舉報,非法關押到珠海市第二看守所。

珠海市第二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無名」

被關在珠海市第二看守所時,由於袁征抗議非法關押,不穿囚服,不報數,不報姓名,遭到獄警毒打,獄警叫她「無名」。

被非法關押在那裏的法輪功學員和犯人,只知道「無名」是北方人口音,是二所遭迫害最嚴重的法輪功學員。

袁征不配合邪惡,堅持信仰,堅持煉功,惡警就指使毒犯、打手用極其野蠻的「花枝條」(鐵線外包塑膠)暴打。在袁征絕食抗議時,實行野蠻灌食,她背上長滿褥瘡。

法輪功學員陳勁、張清雲、王志君被關押那裏時,一次聽到三十五倉對「無名」的毒打聲,同時高喊「停止迫害,大法弟子無罪!」

酷刑演示:坐飛機,將法輪功學員整個身體抬起來,平著身子,將頭撞向牆
酷刑演示:坐飛機,將法輪功學員整個身體抬起來,平著身子,將頭撞向牆

獄警害怕「無名」堅持信仰,影響別人(如清華大學學生法輪功學員李春燕等人),不准「無名」與別人說話,還不斷換倉。為了掩蓋對「無名」酷刑迫害的罪行,還專門臨時開個三十四倉單獨關押,實行「坐飛機」「抻死人床」等酷刑,有些法輪功學員經常聽到三十四倉的惡警毒打叫罵聲,他們都暗暗流淚。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一天,一位曾和袁征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在市裏集體煉功時認識的法輪功學員遠遠看到「無名」,心頭一驚:「這不是袁征嗎!」當她看到袁征被酷刑折磨成那樣,心中非常難過,但她沒有機會能接觸到袁征。

珠海市香洲區檢察院,在袁征被迫害得深度昏迷離世前四天,在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三日起訴書上,還對袁征非法提起公訴。「罪證」是在複印社複印了「法輪大法是正法」八種四百八十份傳單。

在二零零二年六月的一天,在押人員見到「無名」被抬走,當局說是六月十五日,抬至香洲區人民醫院,據悉在醫院,袁征已是深度昏迷、血性尿液、全身衰竭、四肢顏面重度浮腫,而且全身淤斑,傷痕累累,褥瘡潰爛。

袁征這個年輕鮮活的生命,在珠海市第二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九個月,就被慘無人道的警察,用酷刑毒打折磨,於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七日離世,死因警察寫上「重度營養不良」。主管女惡警吳×芬回答在押人說:「『無名』被送到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去了!」

袁征「失蹤」多年 家人尋找艱辛

袁征被綁架、非法關押後,因不報姓名,家人一直以為袁征失蹤,尋找無果。即使袁征被迫害致死後,當局不承認「無名」是袁征,甚至在指紋、照片、身體特徵等法律有效的證據下,還是不承認「無名」是袁征,不讓家屬認領,要家屬做親子鑑定。

一個偶然的原因完成親子鑑定,結果完全符合,直到二零零七年末,才開了袁征(被迫害)死亡證明。

但因袁征冤死,當局一直定性「有罪」,不給合理的處理,至今,家人未領骨灰,期盼著冤案昭雪的那一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