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幫助農村同修寫大陸法會交流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三日】明慧網關於第十三屆大陸法會徵稿通知下達後,我與同修一起去邊遠的山區農村組稿。來到一同修家,他聽說是來幫助寫法會交流稿的,一會兒就找來了七、八個同修,年齡大多在六、七十歲以上。同修們紛紛說,早就盼著有人來幫助我們寫稿了。一個六十多歲的女同修李姐說:「我也真想寫啊,可是不會寫字。」接著,李姐講起了幾年前參加明慧法會的一次經歷:

大概是四年前吧,看到《明慧週刊》上說又要開網上大陸法會,要大陸同修把自己的修煉體會寫出來,向師父彙報。我就覺的這是一件很神聖的事,我也要把我的得法經歷寫出來,一是要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二是要向世人證實大法的美好。可是我不會寫字。我從小沒有進過學校,只是在十幾歲的時候進過掃盲夜校,一本《百家姓》還沒學完,夜校就散了。可是不管怎麼困難,我也要寫修煉體會。

通過十幾年的修煉,我已能把《轉法輪》通讀下來了,也能看《明慧週刊》了。我就把《轉法輪》、《明慧週刊》擺到桌子上,當字典用。寫到半夜,也只寫了幾句話。這樣一連寫了三天,每天都寫到深夜,也沒寫出多少來。太慢了,我就找了一個會寫字的同修幫我,把我寫的整理了一下,我又口述,讓他寫下來。

費了半個月的時間,好歹是寫完了。一天晚飯後,我就拿到能上網的同修那裏讓他幫我發到明慧網上。可是他看了看說:「這樣寫不行,要想發,你得回去重寫。」我聽了眼淚馬上就流下來了。我一邊往家走一邊哭,到家繼續哭。心裏跟師父說:「師父啊,我怎麼這麼笨啊,我怎麼辦哪?我這不是考試交不了卷了嗎?」

哭著哭著,就聽到師父說:「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1]我一愣,原來是放在桌子上的MP3自己打開了,正在播放師父的講法。我就擦了擦眼淚,聽師父的講法,聽到第二天凌晨三點半,接著起來煉功。

聽著李姐的故事,感受著他們迫切想參加法會的心情,我感到非常慚愧,我是有這方面能力的,這些年卻沒有利用自己的特長,去幫助李姐這樣的同修。師父說:「每個人都像一部歷史的史書一樣」[2]。我們有責任把這些歷史記錄下來,作為將來人的參照。在農村,像李姐這樣的同修有很多,需要我們有寫作能力的同修幫助他們寫下來。

第十三屆大陸法會徵稿已經開始了,讓我們有能力的同修,去幫助一下他們。我想這也是我們助師正法的一個項目。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師父給了我們這樣的能力,我們就肩負著這樣的使命。

其實,幫助他們也是在幫助我們自己,當我們聽到他們用平和樸實的語言,講出一個個驚天地、泣鬼神的助師正法的故事和對法理的正悟,感受著他們對大法那堅如磐石的心,是不是我們得到的會更多呢?

讓我們共同珍惜所剩不多的正法時期明慧法會的機緣,共同精進,共同提高。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