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徵文的修煉歷程

——智慧源自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明慧編輯部主辦的第十二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徵稿截止時間僅剩下十幾天了,下面我把參加二零一五年「五一三」徵文活動的修煉歷程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當我看到徵文通知後也想寫,可是就是感到困難重重。有一天,我看到明慧網上同修的一篇提示寫徵文的文章,很受觸動。早晨打坐前,又想起寫徵文的事,我腦海裏突然出現了一句話:「那壯觀的場面,那宏大的氣勢。」那萬人煉功的場面立即浮現在眼前,淚水一下子奪眶而出,我被帶回那學法修煉的非凡的日子。

在大法中身心受益,這文章我早就應該寫,可我一直拖十幾年,真的愧對大法,愧對師父,我難過的哭了,找到了很多的人心:依賴心(大法弟子人才濟濟,我不寫有人會寫的)、求安逸心(自己年歲大,又不是專業寫作的,打字得食指一個一個的敲)、等等。我隨手寫了個小紙條:我是大法中的粒子,我一定能寫,我一定能寫好!

我有了要寫的願望,雖然也在構思,可是干擾很大,直到截稿還有十天了,還沒動筆,今日復明日的拖了很多日子。本打算寫時,突然來了魔難:我去辦事回來,走出地鐵口電梯時,右腿一下子劇烈疼痛,並且膝關節無力支撐下肢,一步也走不了,旁邊一米的地方就有台階,可是就過不去,整個身體連平移一步都不能。幾次旁邊的路人要幫我,我謝絕了。我靜靜的忍著痛,找自己,發正念,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請求師父幫助,幾經周折艱難的回到了小區。我拽著扶手使盡全身力氣,一條腿往上蹦,上四層樓竟用了二十幾分鐘。可是當我打開房門時,奇蹟出現了,我竟然一步就跨進了屋子,手扶著東西可以邁步了。我走到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謝謝師父。

當時我剛想坐下發正念,這時同修來了,主要是說她母親病業很嚴重,希望和我一起切磋切磋。我當即就清醒的意識到這是師父不讓我想自己的事(腿疼),我也沒求她幫我發正念,而是立即雙盤與她切磋。她很感動,看我行動不方便,就含著淚說:「姨,我都沒扶你。」我說不用扶,我們不承認它。鄰居同修見了我,她只說了一句話:「這是不讓你寫稿啊。」我知道這是師父借她的口點化我。我不承認它,把壞事變成好事。這時,腿雖然已經腫了,可我意識到這是假相,就多學法,向內找(這次被迫害是沒放下利益之心,想去銀行為孩子轉款)、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並抓緊時間寫稿。

第三天,為了擴展思路,我一瘸一拐的乘車去找同修共同回憶萬人晨煉當時的情景。我與一位女同修很長時間沒見面了,正想去找她。可居然在馬路上遇到了,給我激動的夠嗆,就是打電話約,也不能這麼準啊,心中暗暗謝謝師父的安排。另外幾位同修也都順利的找到了。

在寫稿的過程中,我預先打了草稿,可是當我到電腦前打字時,腦子出的都是新構思出來的,和寫的稿子完全不一樣了。其中有的話讓自己都很感動,有幾次我的心完全不能平靜,激動的打不下去字了,淚水模糊了眼睛,我只好到陽台去平靜一下再打。打完了之後,再看原先寫的手稿,感覺那寫的太平了,與打出來的稿件完全不一樣。其中有一句話我以為是我以前在網上看到的,就去網上查,後來發現只查到了自己的文章。

初稿基本形成之後,我就想這麼大歷史事件一定要寫好,對歷史負責,對同修負責,對大法負責。我就去找離我幾十里以外的一位教過語文的年輕同修,徵求他的意見。他說:「姨啊,我沒成想你能寫得這麼好!」這看似輕輕的一句話,卻給了我很大的鼓勵。

在同修的鼓勵下、在師尊的點悟下,終於在截稿之前把稿子發到明慧網了,我如釋重負,飯吃的也香了,覺也能睡著了。這次稿發出去,我沒有過去那種急切期待著發表的心了,只是覺得我做了一件我應該做的事。「五一三」那天深夜,我看到了我寫的那篇徵文在明慧網上發表了。我沒有喜悅,反而覺得一陣心酸。我二十年修煉的路,走的磕磕絆絆,師父沒有放棄我,一直呵護著我,點悟著我,才有我的今天。這是一篇遲到的文章,如果我早做好準備的話可能寫的會更加詳實一點,更好一點。

那之後,我煉功時經常感覺能量場很強,整個身體都被能量包裹著,彷彿置身於那萬人晨煉之中;有時會想到整個煉功場是個大法船,師父在船頭,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在船上。這個感覺是以前從未有過的。

個人體會,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