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不可多得的盛會,我們怎能缺席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九日】離十二屆大陸大法弟子法會投稿截止日期九月十五日不到十天了,我知道一些同修目前還未動筆寫法會交流稿。一問呢,同修的說法基本上和往年一模一樣:不知道寫甚麼;自己做的不好,沒甚麼寫的;太忙,沒時間寫等等

我自己本次法會的稿件基本要寫完了,每天都是下班後抽時間寫一些,我覺得再忙也要寫。以前的所有大陸法會包括五一三徵稿我都參加了,沒有落下一次,和以前歷次投稿一樣,我從來沒有想過參不參加的問題,只有怎樣寫的問題,每次我都認真的去寫了,有些發表了,有些沒發表,有些在平時的明慧文章中登出來,剛開始幾年我執著過發不發表,但現在基本上執著心沒那麼重了,只想自己就是應該去寫,沒有更多的想法,也許是在這方面態度較為端正,好多次師父都提前(在法會徵稿前)就把我應該寫的事情反映在我的腦海中,所以每次我都找的到寫的。

我覺得有同修不重視參與法會寫稿,是沒有認識到其中的偉大意義。回顧我這麼多年寫稿的經歷,真的是非常殊勝,我自己切身體會到每次寫稿的過程都是一個大量消減罪業,提高心性,昇華層次的過程,好多次我在寫法會稿件的時候,真的走過了那段時間幾乎過不去的魔難,從難以擺脫的消沉狀態中衝了出來……

我認識到讓我們參與法會寫稿是師父要幫我們,是師父要成就我們,是師父要恩賜予我們,只看我們想不想要,只看我們能不能有小小的付出,而我們在人中付出的那麼一點點,其實都是給自己做的,而師父因此給我們的那不知是我們付出的多少倍。

我記得,很多年前,我在一件證實法的事中付出了一些,在夢中,我被告知:我拿了幾十萬出來,但我的老師給了我幾千萬。那是上百倍啊。而實際上師父給我們的真的沒法用這種比例去比,人中看似平凡的表現:就是寫寫稿,但在真實的宇宙中很可能是一個無數眾生得救,新生的過程,很可能是大法弟子歸位的一個過程。我至少有兩次法會投稿後夢見非常壯觀和殊勝的景象,在一個很大很大的廣場上,人山人海望不到邊際,他們靜靜的在哪兒等著,夢中我知道他們在等我,在我徐徐飛入廣場時,人海中自動讓出一條道來……兩次都很類似。

同修說自己做的不好,沒甚麼寫的,這麼多年,這已經成了很多同修參加法會寫稿的一個最大的障礙。其實修煉中沒有完人,也沒有十全十美的修煉者,這麼多年我至少在我接觸的所有同修中都沒有看到有這樣的修煉人,我更知道自己缺點多多,太多時候人心和執著難斷。但我是這樣認識的:我們每個人有長處也有短處,有缺點也有優點,我們做得好的時候是學好了法、在法上的時候,做的不好的時候是脫離了法,不在法上的時候。這麼多年的修煉,在做三件事中我們每個人肯定都有做的好的時候,寫出來不是為給自己表功,是為了證實大法。

當然,我們也知道自己有做的不好的地方,那麼我們敢於正視它,向內找,從而改變自己,提高上來,同樣也是一個好的題材啊。怎麼可能沒寫的呢?別把「自己做的不好,沒甚麼寫的」這個念頭當成自己啊,那是邪惡在害怕、在阻擋。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大家周圍的同修可以相互提醒幫助找到題材,還有就是請師父幫幫,只要我們有證實法的一顆真誠的心,師父就一定會給我們應有的智慧。另外我想:目前正在進行的訴江大潮,很多同修都參與了,很多同修在參與訴江的過程中真的放下了生死,去掉了很多人心,這個訴江的過程,是不是一個修煉昇華的過程,是不是一個講真相的過程呢?把這個過程寫出來不也是一個很好的題材嗎?

我們再看看《第十二屆大陸法會徵稿通知》中的要求,有助於讓我們找到寫作方向:「目前大法真相廣傳,訴江大潮興起。希望同修們寫出各自在正法修煉中提高心性、講真相的過程和體悟,互相借鑑,以修煉如初的熱情,更加穩健的走好正法修煉之路。」

每次海外盛大的法會,世界各地很多同修想盡辦法都要去參加,因為大家知道法會的殊勝、神聖、不可多得,其實大陸大法弟子法會是一樣的,都是師父安排的,只是人間的表現形式不同而已,內涵和意義是一樣的。如果你有機會參加海外那樣盛大的法會,你可能怎麼都不願錯過,同樣內涵的大陸大法弟子法會錯過了,將來我們一定會後悔。其實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不是說馬上就結束了,我覺得抱著那樣的心也不怎麼對,我們從修煉的角度去理解可能更好一些:比如錯過了十二屆大陸大法弟子法會寫稿,這個十二屆大陸大法弟子法會永遠也不會再有,我們這次本來該從中提高、昇華的珍貴修煉機緣是不是永遠也失去了呢。
如此莊嚴殊勝的法會,全宇宙眾神眾生關注的,大法弟子不可多得的盛會,我們怎能缺席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