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能培養出你們這樣的好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九日】我今年四十四歲,一九九六年四月份在瀋陽有幸得遇法輪大法。當時我在瀋陽打工,因工作不忙,每天在沈飛體育場閒逛,無所事事,心裏閒得慌,突然有一天萌生了一個念頭,想練練氣功。當時還不懂甚麼是氣功,就在書攤上買了一本氣功雜誌。看了幾天,也沒看出個眉目。

體育場也有幾家氣功攤子,但都是收費的,因為當時沒錢,也就沒有學。又過了一天,在體育場閒逛,突然看到有一群人煉功,並掛了一條橫幅寫著「中國法輪功」。我就過去看了看「法輪功簡介」。看完覺得有點玄,這時一位老年人走過來,給我介紹法輪功,說是有祛病健身功效的佛家上乘功法,義務教功。我就想,試一試吧,反正也不收費。

就這樣,第二天早晨五點鐘,好像有人叫我似的,早早醒來了(以前每天都睡到八、九點)。起床後,我就趕緊到了體育場,一看已有二十多人開始煉了。我趕緊過去,那位老年輔導員熱情的把我招呼過去,開始教我煉功動作。從那一天起,我就正式修煉法輪功了。

輔導員告訴我,不但煉功,還要學師父的講法,修心性,提高思想道德,做個好人。我嚴格要求自己,提高心性,不到半個月的時間,我出現了開天目的狀態,也看到了法輪的旋轉。完全證實了師父講的是真實的。

從小到大受無神論的灌輸,所以在煉法輪功中感受到的與我之前的認識反差太大了。思想一時間轉不過彎了。佛、道、神原來是真實的存在,心情非常的激動,有點相見恨晚的感覺,真切的感覺到大法就是我生命中一直尋找的。我像走失的孩子又找到家和親人的喜悅心情,難以言表。

在這短短的半個月時間,徹底改變了我為私為己的人生觀和世界觀。同時困擾我多年的神經性頭痛症不知甚麼時候就好了,深感人世間所有的功名利祿都無法和大法相比。就在此時,我把法輪大法介紹給所有的親人和一些朋友,讓他們也一同受益。

在煉功點上,功友們的高境界行為讓我感到震撼。那個小小的煉功點猶如世外桃源,沒有名利的爭奪,沒有世俗的冷酷,互相關心,互相幫助。煉功的人雖然來自不同的地方,但相處的非常融洽。請師父的書籍、音像磁帶,從沒有人看管,一份也不丟,一分錢也不少。這是我有生以來從沒看到過的情景。我修大法後也提升了品德,現在講幾件與大家分享。

我曾在一家裝修公司任技術員兼伙食管理,修煉大法以前,我個人的生活用品從不用自己的錢買,都是用剋扣下的錢。修煉後,我一分都不剋扣,掌管的錢都花在工人的伙食上,處處為別人著想,調劑著吃,花錢不多卻吃的很好。工人們非常高興也非常認可我當伙食管理。有一次早晨五點鐘,我去公園煉功,返回時順便買菜,結果宿舍被小偷偷了,三百多元的生活費被偷走了。經理知道後要補給我,我說不能要,這是我丟的,我應該負責,經理堅持要給我,我說我是學法輪功的,該我承擔的我必須承擔。最後經理說:「你們煉法輪功的可是真正的好人,少見。」日後,經理對我的人品非常肯定,也很信任我。

還有一次,我在從天津塘沽到靜海縣的大巴上撿到了一個錢包,是怎麼撿到的呢?我買完票剩了五十元,塞到後面的兜裏,不知啥時候丟了。我就在車座上找,結果沒找到我的錢,在後大座的下面發現了一個錢包。我撿起來一看,裏面有五、六百元現金和一些醫院的票據和一個身份證。我估計不是本次班車旅客丟的,一定是前幾趟旅客丟的。幸好有身份證,我可以給他寫信告知。

我到了天津靜海縣餐具廠後,我給他寫了兩封信後,失主來了,非常感激我,說我是個少有的好人,要給我錢,並且請我吃飯,表達謝意。我謝絕了,當時九八年,迫害沒有發生,我也沒有告訴他我是學法輪功的。現在想來很後悔,如果當時他知道我是學法輪功的,可能以後不會被邪黨矇蔽,知道法輪大法好了。

二零零七年,我被迫害流離失所,沒有生活來源,我就做了點小生意,經常與一些批發部打交道。有時候他們不注意就多給了貨少要了錢,只要我發現,就給他們返回去。他們都感到非常非常的意外,他們說,我這裏只有多算錢來找後賬的,或偷拿東西的,從來沒有少算錢給送回來的。這可是破天荒的事。我就告訴他們,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我們師父要求我們做真正的好人,處處為別人著想。他們說,在今天一切向錢看的社會,法輪功能培養出你們這樣的好人,那法輪功真是了不起,如果中國有一半你們這樣的人,中國的道德也不至於像今天這樣,江澤民和中共缺德到底了。在日後的交往中,他們非常信任我,我付的錢從來不數,我們之間相互信任,他感受到誠信給他帶來的愉悅和輕鬆,也看出他們非常渴望誠信。其實在這種道德下滑的社會中,人人危機,人人渴望誠信,可惜沒有一個正確引導,形不成那個環境。法輪功像一股清泉滌盪著人類心靈的污垢,卻一直遭受著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