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大法 皮膚病頑疾消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

修煉前,我患有皮膚病頑疾,多方求醫無效,而且一個醫生一個說法。此病在兩手、兩腿、兩腳對稱出現,要麼奇癢難忍;要麼裂口淌血。

我十一、二歲時,就要到百米之外挑水吃,因我是長子,挑水的重擔就落在了我肩上,我吃力的挑著兩大桶水走在布滿大大小小石子的路上,石子硌在腳掌的裂口處,每走一步都鑽心的疼,到家後涼鞋裏到處都是血。

由於腳掌裂口四、五釐米長,又淌血經常感染,大腿根部淋巴結腫的凸起來,再打青黴素消炎。再感染,再打針,就這樣不斷的循環著。於是我就在奇癢、裂口淌血、疼痛、發炎、打針的折磨中煎熬著。

我找遊醫看,遊醫用梅花針把我的手腳扎的密密麻麻的針眼再抹藥,第二天再重複操作,一連持續很多天,受了不少罪也沒治好。

還有一次由別人介紹去省城醫院找「專家」看,「專家」把幾種藥混合後從胳膊注射,一週後我胳膊的血管像鐵絲一樣硬,他們害怕了,不敢治了,原來他們拿我這病做試驗。我被遊醫、「專家」做試驗,這種痛苦經歷有無數次。

有時會見客戶,我就用磨刀石把手上患病部位打磨光,再抹上護膚油,才敢見人握手。

我長年洗冷水浴,堅持鍛煉身體,肌肉發達,但遇到「流感」還是會被放倒,不打針高燒是不退的,我百思不得其解。有一段時間,我的心絞痛頻頻發作,老人說:你要一頭栽倒就沒命了。我就想:人的生命這麼脆弱嗎?我這麼鍛煉身體,還得這要命的病。不由的我深思生命的意義,人為甚麼活著?

我曾像有些人那樣吃喝玩樂過,但我發現不適合我,我經常星期天坐在床上苦苦的思索人生的各種問題。直到我看完《轉法輪》我才找到了答案。

我走入修煉一個月後疾病全無。我也跳出了為了金錢名利互相傷害的拼搏,我要按真善忍做個好人,在節假日我自費把單元樓十六層樓壞了的燈泡、開關都換掉,並經常主動打掃單元樓的衛生。

冬天,親戚又來找我,讓我從電表箱給他偷電,他好用電爐子。我說:我現在修煉法輪大法了,不能再幹這樣的事了,雖然當時有些下不了台,但他還是理解我的。

有一次,我和家人去買菜,回來路上她對我說:那個賣菜的老漢算計來算計去還是多找了我一元錢。我說,老漢種菜不容易,又跑二十多里路來這賣菜,你就忍心佔他一元錢的便宜?她立即回頭把錢給老漢送去了。

以前我千方百計躲避家務活,修煉後我對家人說今後你們不願幹的活都由我來幹,妻子含著眼淚感動的說:你真變了,法輪功把你變好了。師父講過:「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我修煉後,我家人都不得病,家裏備的常用藥都過期扔了。

有個開火鍋的女老闆欠我幾萬元,到我家裏對我說:我現在把身子給你,以後
有錢了再還你,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不幹這樣的事,你也不要幹這樣的事,以後有錢再還。

我修煉後不僅自己思想境界昇華也影響著周圍人心向善,所以修煉法輪大法於國於民百利而無一害。

妻子是同修。我與她配合默契,在三件事上越做越好,雖然我們還有沒去掉的人心,我們會在大法中歸正自己達到標準。以謝師恩!

如有不足請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在濟南講法答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