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禮之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七日】講兩個修煉中的小故事。

退禮之後

村裏有一位腿有殘疾的新媳婦,因我兩家離得較遠,我倆很少見面,也沒說過話。一次,她找我母親托我幫她辦個殘疾人證。辦好後,她覺得過意不去,就給我送了一籃子雞蛋和幾雙襪子。當時我不在家,她就給了我母親。

這媳婦和丈夫每天趕集擺攤賣鞋襪,家裏也很困難。我回家得知此事後就讓母親送回去。母親說:「我知道不能要她的東西,可她拄著拐杖急得都快哭了,我才收下,再送回去也不合適。」我說:「那咋辦呀?反正我不要。」母親想了想說:「要不送給她姐姐吧。她姐姐也是我們村裏的。」我說:「讓她姐姐轉給她也行。」母親說:「怎麼和她說呢?」我說:「就和她說我煉法輪功了,要按照大法做好人,不拿別人的東西。」

我母親給新媳婦的姐姐送東西時這麼一說,她姐夫驚喜的問:「啥功?這麼好,咱也煉煉。」母親說:「法輪功。」從此這姐倆都得了法,還常到我家集體學法煉功。

一天,這位媳婦趕集擺攤,回家時找不到拐杖了,學法時和同修們一說,同修們悟道:這是師父點化她不用拄拐杖了。這位媳婦也明白了怎麼回事,從此就再也不拄拐杖了。現在她和正常人一樣。

被撞之後

我女兒上小學一年級時,一天中午放學,我騎自行車接她回家,騎到馬路邊時,看看路兩頭沒來往車輛,我就推著車向對面路口走去,我女兒兩腿叉開坐在後車架上。當我走到馬路中線標誌時,就聽背後有嘈雜聲,我扭頭一看,一輛摩托車翻倒在地,摔在地上的人「哎呀哎呀」的叫著,還圍上了一圈人,就聽有人說,看看孩子傷著嗎?我當時也愣了,聽人這麼說,才緩過來:哦,他撞我車了。我馬上問女兒有事嗎?女兒說沒事。我就大聲說:我孩子沒事。說完走向那個人,問他:「你沒事吧?」那人一邊往起站著一邊還「哎呀哎呀」的叫著,也不理我。騎摩托車的人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穿的半截袖薄衫,胳膊、額頭都擦起了皮,有血跡,沒大事。看那人沒有理我,我就推著車子帶著女兒往回走。這時騎摩托車的人推著摩托車喊著:「你站住!你站住!」就追了上來。到了路邊,我倆都把車子停好,他就讓我賠錢、修摩托。我問他:「咋和我要錢呢?」他說我擋著他的路了。

但我沒有指責他,我和他說:「我也沒有錢幫你,你告訴我你的家庭住址,等我有了錢給你送過去。」他說他是打工的,騎的是老闆的摩托車,他想修好車回去。聽到這,我從衣兜裏掏出僅有的十二元錢給他,說:「我也沒錢,你看看車子哪壞了,需用多少錢,我就這些錢了,你先拿上。你打工的地方在哪,等我有錢給你送過去。再和你們老闆解釋一下。」這小伙子指著摩托車上幾處壞的地方,估計二十多元錢,他說:「要不我跟你回家去取。」

我家裏也沒錢啊。因為堅持修煉遭受中共的嚴重迫害,丈夫帶我到城裏租房住,那時他也生著病,家裏當時真的很困難,那時我剛找了點活幹,這才敢和他說給他送錢幫他。我對他說:我家也沒錢。看你受了傷,你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他伸著脖子問我:「你說啥?」我又說了一遍,他甚麼也沒有說,騎上摩托車就走了。這時一位過路的婦女自言自語地說著:「他是遇到好人了。」

回家後,女兒告訴我她的腳踝撞破了皮,還流著血。問她當時為甚麼不說,她說怕我害怕,讓騎摩托的人賠。因為女兒也和我一起學法,也懂得做好人,不給別人添麻煩。我明白這是師父保護了我和孩子,要不然自行車也會撞壞的。現在女兒上高中了,我時常和女兒提起這件事,不要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