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濁世中的清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由於中共的抹黑造謠,許多人對法輪功產生了深深的誤解甚至仇恨。下面只是兩個在法輪功學員中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小的不能再小的故事,可以見證在這個道德日益下滑的時代,法輪功學員在按照李洪志大師所倡導的「真、善、忍」的原則在為人處事,在做更好的人,如同濁世清流。

「杵兒」怎麼不罵人了?

一天碰到一個以前的同事,和他聊起有關法輪功的話題。他對我說:「說實話法輪功的事情我並不了解,但有一件事一直讓我百思不得其解。」我說:「你說說看,是甚麼事?」他說:「有一次我給『杵兒』打電話,你也知道我們之間打電話從來都是上來先一頓臭罵,罵夠了才說正事。而對方也必是先回一通臭罵,然後才繼續往下聊。」

這個我當然非常清楚,這也是我一直和他們保持距離的原因。因為我真的實在無法接受同學朋友之間怎麼可以整天在一起,互相無緣無故的罵娘罵祖宗的,還滿不在乎毫無顧忌,根本不覺有甚麼不妥。現在才明白,這正是××黨有目的的在把中國人都變成大大小小的流氓無產者,這樣被其利用起來才順手。

「可是那次你知道嗎?」他繼續說:「我罵了半天他竟然一點回聲都沒有,你相信嗎?他真的一句都沒罵我!把我弄的好尷尬啊!我心想這是怎麼了?我把他罵生氣了?不會呀,每次比這罵的還兇他也不過是狠狠的回罵我,也沒這樣過啊!今天到底是怎麼了?他怎麼就不罵我呢?於是我也不敢罵了,匆匆把該說的事說完就掛了電話,坐在那裏就剩納悶了。後來我想不行,我得搞清楚到底哪裏得罪他了?我就和別人打聽。有人就告訴我說別往心裏去,沒事的,『杵兒』現在是學了法輪功了,不但不罵人了,不抽煙喝酒了,也不賭博了。我說:甚麼?他不賭了?可能嗎?真的假的?太讓人難以置信了吧!不可思議!」

說到這,向讀者朋友交代一下這個「杵兒」到底是怎麼回事? 「杵兒」是一個人的外號,為甚麼管他叫「杵兒」呢?我們當地用紙牌玩的一種賭博遊戲「打杵兒」,因為他實在太愛玩這種遊戲了,因此得了這麼個綽號。其實他何止愛玩這個遊戲,感覺只要是賭博的東西他都上癮的不得了。記的當時我們在一起工作,他每天早上上班來就是露個頭,然後幾乎一天就泡在遊戲廳裏去賭博,快下班的時候他回來了跟大夥一塊下班,算是上了一天班。對領導也是拍拍打打,誰看他都頭疼,誰也管不了他。

他學法輪功是怎麼學的呢?說來蠻有趣也挺慚愧的。因當時我們的工作比較清閒,沒事休息的時候我就經常看書學法。他可能出於好奇(因為我以前也沒有看書的習慣),看我老拿一本書看,有一天就對我說:「甚麼好書啊?給我也看看。」因我當時對大法理解的也很膚淺,心想:這麼嚴格要求做好人的書,我都感覺很難做到,你除了抽煙喝酒、打架賭博甚麼都不願幹,你怎麼學得了?就說:「這書你看不了。」不想給他看。沒想到他一把抓住書的一邊強硬的說:「我怎麼就看不了?我非要看看不可!」我怕把書搶壞了,趕緊鬆開手說:「好好好,你看吧,別把我的書撕壞了。」

沒想到「杵兒」這一看真的就得法了,整個人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上班再也不去遊戲廳了,來到班上先幹好本職工作,有甚麼活都搶著幹,休息的時候就是抄書學法。以前抽煙喝酒、賭博打架的惡習全都改了。領導再也不為他頭疼了。認識他的人不止一個跟我說:「杵兒」變的我們簡直都不敢認了!

有句話叫「浪子回頭金不換」,可就是這樣一個在大法威德的感召下徹底棄惡從善的人,在後來共產邪黨和江澤民發動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每天被關在廠裏不讓回家,強迫轉化逼其放棄對大法的信仰。這個惡黨和江鬼不就是要利用掌控的暴力機器再把好人變回和它們一樣的流氓惡棍嗎?到底誰在教人做好人,誰在逼迫人學壞?還是請讀者朋友自己辨別吧!

錢匯過去的那一刻,他終於說了聲「謝謝!」

一天我開車接孩子回家,在道口排隊等紅燈時,突然被後面的大貨車追尾,下車後發現尾燈被撞了一個大窟窿。因有事我很著急,跟貨車司機說:「你的車入保險沒?」他說:「入了。」我說:「那好,前面路邊就有我這車的4S店,現在我們趕緊趕過去他們應該下不了班,修理費是多少就是多少,你們直接交易,我一分錢也不要你的。」

可奇怪的是司機卻推三阻四找各種藉口就是不肯去。後來才明白他是在等專門為他們解決交通事故的人。那人來了之後,一看外表就像是吃保護費的黑社會。我搞不清楚既然有保險他們為甚麼不願去車行修車,卻非要和我商議直接給我多少錢解決。可我除了會開車,對肇事處理、修理費用甚麼的一點都不懂,只好打電話給朋友,讓他與朋友在電話中交涉。

兩人商量半天沒能達成一致,最後他對我說:「我就給你一千五,你自己去修車,如果不夠你打電話我再給你送去。」估計是凡在大陸生活的中國人誰都知道這是張口就來的瞎話。我想到自己是法輪功學員,應該處處體諒別人,就說:「那好吧,你這錢如果不夠,我自己補上也不跟你要了。如果保險槓內部沒壞,那錢富餘了我再退給你,你相信嗎?」他說:「現在這個社會誰會相信呀!」

我一聽,笑著對他說:「是啊,現在這個社會是讓共產黨敗壞的不成樣子了,但我講的話你一定要相信,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法輪功講「真善忍」,說到一定會做到的!你把電話號留給我吧。」他留了號碼開車走了。

我轉身對貨車司機說:「我們能夠碰到一起也是緣份,雖然是這種形式也是有緣。剛才竟忘了跟你說一件大事,你聽說過三退嗎?」他說:「不太清楚。」我說:「現在××黨腐爛透頂迫害正信,招致天怒人怨,老天就要滅它了。為了不與它一同遭殃,只有退出曾經入過的黨團隊才能保平安。你入過啥我幫你退了吧?」司機一聽非常接受,馬上同意三退。我又說:「你常開車,一定記住誠念『法輪大法好』會得福報的。」他高興的說:「記住了!」

回來後我去修車確認保險槓沒壞,錢可以省下多一半。這時有朋友勸我,你現在做個假現場,然後報保險,這樣這一千五百元你就自己賺了。這個我是知道的,因為我身邊就有這樣的人,每年用這種方式幾乎都能把交的保費賺回來,甚至還多。但我是學法輪功的,不為所動,於是給那人打電話讓他來取多餘的錢。

沒想到他幾次推三阻四說有事就是不肯來。我意識到他還是不相信我真會退他錢,肯定是懷疑我因為錢不夠利用這種手段騙他來讓他再添錢。這倒弄的我很著急,多次給他打電話叫他來取錢。後來在我反覆催促下,他說給我一個銀行帳號讓我匯給他。我馬上答應下來。可他給我的是家農業銀行的卡號,我家附近沒有,我開車到處找也沒找到。於是他又給我換了一家銀行的帳號。

當他看到我真的把八百元錢匯到他的賬戶時,他終於說了聲:「謝謝!」我想從此以後他不會再說這個社會誰也不能相信了,畢竟他知道法輪功是可以完全信任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