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打架好手到罵不還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九日】我是河北省唐山某縣的一名中年女子,家在農村,靠在縣城做些小買賣維持生活。一九九八年春有幸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修煉後的我身心發生巨大的變化。如果不是學了法輪大法,真的不知道我會變成甚麼樣子,會下滑到甚麼程度。是我的師父將我從地獄中撈起,洗去我的污濁,救贖了我的靈魂,扶我踏上了天梯……

從偷拿貪佔到主動送還

我和丈夫都曾在企業上班,企業倒閉,沒錢了,日子苦,出去掙錢不會,沒辦法,我做些小買賣維持生活。

我開始批發一些小雜貨來賣,發現鄰居攤位賣百貨,把一些小東西按進價賣,這是咋回事?我留心觀察,原來我的那些同行進貨的時候都偷,偷來的沒本錢,賣多少都是賺的。批發市場上進貨的人很多,偷些小東西,貨主根本顧不過來,掙的多,被偷走的屬九牛一毛,也就不在意。於是我也跟別人學著偷東西,別人咋偷我就咋偷,趁貨主不注意時就拿,指甲刀、鑰匙鏈甚麼的都可以攥在手裏,由開始偷一個,到兩、三個……由開始的只偷很小的東西,慢慢的大點的東西如大刀子也能偷個三、五個了;由開始的怕被發現,慢慢也就習以為常了。由於自己的「機靈」,偷東西從未失過手,嘗到了偷的甜頭,越偷越上癮,那時從未覺得偷東西是丟人的事,還認為自己有能耐,能偷是本事。當時偷成了風氣,同行中也沒發現誰不偷,不拿這就拿那,不僅多拿還多要。

賣小百貨不到一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從此要按「真、善、忍」的標準去約束自己了。我彷彿從夢中醒來一樣,自己隨著這個世俗下滑的太遠了,偷東西是多麼不好的行為呀!我卻沒覺的不好,也從未替貨主考慮過。大法也使我明白偷別人東西是會損德的,偷拿別人多少東西自己也會用不同的方式失去多少東西,我不能再偷了,以後進貨我真的一次也沒偷拿過。不僅不偷,貨主多給我的物品,我會送回,不是我的我不要。

一九九八年夏天,我修煉大法還不到半年,一次去唐山荷花坑的小百市場進貨,其中有十頂遮陽帽,在一起摞著,當時我也未數。批發完之後我到一樓找個地方靜下來對照單子清點貨物,發現帽子十五個,單子上寫的是十個,多給了我五個,我馬上上樓找到貨主。貨主是個女的,三十多歲,我說:你帽子給我錯了。她說,沒錯呀,我都數了。我告訴她是多給了我五個,說著把五頂帽子還給了她。她很吃驚:「是這樣啊,你咋這麼好呀!」我告訴他,我是煉法輪功的,不能多拿你的東西。「太謝謝了!現在哪還有這樣的好人啊!」也許她習慣了人們找她要,多拿她的東西,這次卻遇上了我這個退還東西的,所以非常感慨。

我心裏知道,煉法輪功的人遇到這事都會這麼做的,因為師父教我們遇事先要為別人著想,在這個濁世中,法輪大法這裏是一方淨土。

從打架好手到罵不還口

「你不是把人家打死,就是人家打死你。」丈夫曾這樣說我,這話裏有他的擔心與無奈,也說明在修煉前,我愛惹事到甚麼程度。我從小脾氣就壞,我媽惹我我敢把我媽的東西扔到院子裏。有一次和一戶人家發生糾紛,我就想用鐵鍬拍人家,做事不考慮後果。做買賣三句兩句就跟人打起來了,得理不讓人,打架是家常便飯,連「頂頭上司」工商局的我也跟他們打。

修煉大法後,我凡事用「真、善、忍」的標準衡量,周圍的人都覺的我像變了一個人。

有一段時間我在一條南北胡同的馬路邊擺攤賣東西,馬路對面是一家飯店,是跟我婆家一個村的人開的。有一天,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來我這買東西,因為不滿意價格就罵我,罵的很難聽,跳著腳罵,用手指點著我,其實我也沒甚麼錯,要是修煉前,早就跟她打起來了,哪能受的了這份氣?我想到師父告訴我們的修煉人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我忍住了,也不怕對面的熟人笑話我窩囊,任她罵,沒吱聲。我的嘴茬子厲害是出了名的,說也會說,罵也會罵,人又長的胳膊粗力氣大,若打起來那女的根本佔不了上風,可是我沒有那樣。我跟她打贏了又能怎樣?作為法輪大法修煉者我要按更高的標準要求自己,我要聽我師父的話。

從兇悍無理到賢妻良母

丈夫脾氣也不好,可是在我的火爆脾氣面前,他只有退讓,不管我對還是錯,都得他先找我說話,我卻是「得寸進尺」,欺負他,儼然成了家裏的「皇上」,在我身上甚麼女性的賢淑美德都沒有,有的就是潑辣與兇悍,他惹了我,我會到院子裏去罵,讓別人也知道知道。面對我的無理,丈夫不想大聲爭吵驚擾鄰居、嚇著孩子,堂堂男子漢會愁到哭的地步,他抱著孩子哭,我卻不知收斂,他越哭我會越氣……有一次我拿起小板凳掄圓了照他腿砸下去……

我的不理智不知多少次嚇的大人哭,孩子叫,丈夫不知跟我受了多少氣,孩子又是在一個怎樣的環境中成長。誰也想不到,一切會發生轉機。

令人難忘的一九九八年春,我有幸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大法的法理震撼了我,我為自己以前的行為而臉紅,哪裏還有一點為人妻為人母的樣子?簡直霸道自私到極點,大法教我對誰都好,對親人更要好。我一點點的按著 「真、善、忍」的標準歸正著自己,遇到不順心不再跟丈夫吵,而是先看看自己有哪裏不對,錯了就道歉,不知不覺中,這個家平靜了,再也不打不吵不鬧了,有的是一家人的歡聲笑語。

丈夫開始沒修煉,但他就認定大法好。你問他好在哪?他說不打架了。以後,不管經歷了甚麼,他總是相信大法好,堅定的支持我。幾年前,他也走入大法修煉。當我被迫害進看守所,他從未說過讓我放棄修煉的話,他給我送我需要的東西,頂著我婆家的壓力托人救我,我出來後為我找到難得的大法經書……他再也不想回到從前的那個家了。

現在我們一家人平靜的生活著,我與丈夫各自有著自己的小小營生,雖算不上富有,卻也感恩知足,女兒也開朗美麗,感謝法輪大法給了我一個溫馨的家。

朋友,我只是中國大陸一名普通的法輪大法修煉者,一位平凡的母親和妻子。我只想以我的故事告訴您一句話:法輪大法是淨化人心靈的高德大法!不要再被謊言欺騙!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