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西班牙人的修煉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二日】從孩提時代起,伸張正義對亞歷山大﹒納達爾(Alejandro Nadal)而言就非常重要。看到被欺負的孩子,他會為他們打抱不平,他無法理解為甚麼那些壞孩子們要做出這種對誰都沒有好處的事情。就連看美國西部片的時候他也永遠都是站在那些可憐的被欺壓、殺害的印第安人一邊,或許都想到影片裏去幫他們一把。

圖:曾經需要靠藥物抵制憂鬱的亞歷山大在修煉法輪功後感到生活越來越輕鬆
圖:曾經需要靠藥物抵制憂鬱的亞歷山大在修煉法輪功後感到生活越來越輕鬆

在西班牙馬德裏土生土長的他一直都覺的自己和中國很強的關聯。在年少時,他選擇了中文字「義」作為自己的紋身,因為他聽說那代表正義。當然後來他了解到「義」還有更深遠的含義。身為紀錄片製作人,在為亞洲電影節製作短片時,他選擇與中國人相關的主題,因為他覺得中國人是如此的平和,循規蹈矩,遠離暴力。他了解一些關於中國的哲學,文化,還想學太極。

這似乎也註定了在亞歷山大看到一群信仰「真善忍」的中國人遭到中共迫害時,了解到一位美籍華裔僅僅因為堅持信仰,想傳播真實訊息而在中國被非法關押時,他不會置之不理。

為甚麼好人會被迫害?

那是在二零零六年,亞歷山大想做關於緬甸的侵犯人權的紀錄片,上網查詢相關的資料,但是卻讀到法輪功在中國被中共迫害。他感到非常奇怪,因為他所擁有的信息量很大,但是對於這麼嚴重的事件,他卻從未聽說過。

他無法理解為甚麼有人會因為想做一個好人,信仰「真善忍」而被迫害:「這些法輪功學員只是希望能成為一個好人,我也想做一個好人,所以我與他們立即有了共鳴。而且『真善忍』是如此基本的準則,我無法理解為甚麼會因此而被迫害。」

為了了解更多的訊息他閱讀了《轉法輪》,可是看完後他更加無法理解迫害了:「我閱讀了《轉法輪》這部書。我感到這是我讀到的最真實的內容,我覺得自己就像得到了父親般的保護。那是真正在教你成為一個好人,書中告訴你,你應該說真話,你應該真實面對自己和他人。為甚麼會迫害如此真誠,不會欺騙他人的修煉人?」

直到他了解了中共及其幾十年來種種暴政後,他明白為甚麼只有中共迫害法輪功:「中共是以謊言為基礎的,它不能容忍法輪功教人說真話,教人真誠,因為那是謊言的對立面,而且他們不能控制那些說真話的人。如果所有中國人都修煉法輪功,沒有人會願意成為中共的一部份,因為那意味著將成為謊言的一部份。」

對這樣的迫害他當然不能置身事外:「我一直都反對那些傷害別人,欺辱別人的人。我想制止迫害。」在看到關於美籍華裔Charles Li被非法關押在中國監獄三年的報導後,他決定改變自己紀錄片的主題,關注Charles Li 和法輪功受到的迫害。

人生低谷偶遇法輪功

亞歷山大回憶起那段經歷:「當時我正處於人生的十字路口,不知道何去何從。我去找過精神上的依靠,但找不到合適的。我身陷人生低谷,我不知道我該做些甚麼,比如我該選擇甚麼職業,我當時很憂鬱。我曾在和朋友走在路上,大聲的問蒼天:『請告訴我我該做些甚麼,我需要知道!』」

幾個星期後,他就在網上偶然的看到了法輪功的訊息。為了製作他的紀錄片,也為了更多的了解法輪功,他開始去煉功點學煉法輪功,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閱讀法輪功的書籍。法輪功沒有強制的規定,沒有固定的儀式,這也正是當時只想獨當一面,不想加入任何團體的亞歷山大喜歡法輪功的一點。他開始修煉法輪功,但當時的他還是感到很憂鬱。最後他決定到紐約去完成他的紀錄片。

真正修煉法輪功受益匪淺

在紐約和華盛頓的經歷讓他真正的感受到:「大法是非常精深,能量很強的修煉方法。我從身心以及感性上體會到那種真實。在紐約我切實的感受到了大法的力量。」

在工作之餘他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早起學法,煉功。他還學會了發正念,並第一次堅持煉完了半個小時的第二套功法抱輪。之前需要用藥物抗憂鬱的亞歷山大感到生活越來越輕鬆。

「當時我每天四點起床,煉功,發正念,學法,當我早上九點離開住的地方時,我覺得身體就像沒有重量一樣,漂浮著。在紐約的大街上,路人向我微笑,但是就在幾週以前他們對我可還是很不友善呢。我的思路非常非常清晰,每時每刻我都知道我該說些甚麼,沒有半句廢話。我能感受到其他人的想法和需求,以及我怎麼能幫助他們。這是一個非常強大的狀態,我很清楚我該做些甚麼。當我需要或請求幫助的時,就會有人突然來幫我。所有的事情都非常順利。我意識到,書上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我切實的感受到了。」

三個月後亞歷山大回到了馬德裏的家,剛一進家門,他母親立即驚呼:「你發生了甚麼事了?」他反問:「怎麼了?」「你是如此的神采奕奕,容光煥發。」在得知兒子是因為修煉了法輪功而有此變化後,他媽媽也讀了《轉法輪》。

其實亞歷山大的父母之前並不贊成他去紐約,他因此和父母發生了爭執。「我媽媽以前常常挑剔我做的各種選擇,比如我在工作上的選擇,或是我要去哪裏。她說為甚麼你要去紐約,你在那兒能幹些甚麼,你能改變這世界嗎?那時我會因此很生氣:這關你甚麼事?這是我的生活,讓我安靜一會兒。」但是自從亞歷山大從紐約回來後,自從他真正的開始修煉法輪功後,父母和妹妹們都感受到了他的變化,他變的和善,為別人著想,不再和父母針鋒相對了。

他母親也確實很高興地看到了亞歷山大的種種改善:他找到了一份在影片製作公司的工作,獲得高薪且有許多業餘時間可以用來幫助制止迫害,生活安定舒適,還有了漂亮的女友。全家都很支持他修煉法輪功,並投身於制止在中共迫害法輪功。「我的家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他們認為我從大法中受益頗多。他們一直在支持我參加各種揭露迫害,講真相的活動。我的家庭更加和睦了,為此我非常感謝法輪功。」

讓更多人了解真相

亞歷山大非常關注那些在中國和他一樣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經歷。「那些在中國的修煉人和我一樣,只是我在馬德裏,他們在中國。但是我們遵循同樣的原則,做好我的工作,善待我的家人朋友。我周圍的人關心我,喜歡我,尊重我,他們也一樣。但是中共禁止他們修煉,屠殺他們,酷刑折磨他們。我經常閱讀明慧網上的報導。那些法輪功學員受到的迫害,酷刑折磨的經歷,深深的觸動了我。」說著,他輕輕的抹去了眼角的淚水。

他認為傳播真相很重要:「我認為讓人們知道正在中國真實的發生著甚麼非常重要。因為中國可以說是世界第二有影響力的國家,幾乎影響著我們每個人的生活,比如我們買中國製造的產品。但是當時西班牙媒體都沒有相關的報導,實在很難找到相關的訊息。同時中共操控的媒體報導甚至影響到海外。」

他開始利用自己語言上的優勢,翻譯那些關於展現中國真實現狀的報導:「我想讓人們知道那些和我一樣修煉法輪功的人在中國被迫害致死,僅僅因為他們想成為好人。我希望說西班牙語的人能了解真相,而不是被中共的謊言欺騙。」

心繫中國

曾經亞歷山大無法理解那些孩子為甚麼要欺負其他的孩子,無法理解為甚麼會有對好人的迫害。但是修煉後,他會多站在別人的角度去著想。那些酷刑折磨讓他痛心,但是他還是可以理解那些施暴的警察:「我理解當他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他被他不好的一面控制了。我相信,他們和我們一樣有善良的一面,僅僅在那個時候,他被惡的那面控制了。當今的中國社會,讓人認為錢比其他的重要,深受惡的一面控制,我能理解。」

他特別想告訴那些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你在傷害好人,無辜的人。不要再繼續了,因為這會對你不好,對你的將來,對你的家人不好,住手吧!把你過去所做的翻過去,從新開始,你還是可以成為一個好人,不要因為你以前的所為,認為你不能變好了,你還是能變好的,我相信這一點。」

他很想告訴中國人:「我尊敬中國人,中國文化,我認為中國文化能給整個世界很多指導,能做中國人是非常讓人自豪的。你們有如此豐富的文化,而文化是民族的標誌。」

他希望所有的中國人都能在善惡的選擇中作出好的選擇:「一直以來,中國人都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法輪功學員也相信這一點,法輪功學員試著善待他人,善待自己,真誠待人。但是中共殘忍的迫害這些人,所以不要站在迫害者的那一面,請站在好人這一面,你也會因此得到善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