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酒癮纏身到快樂志工(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陳柏湘看起來氣色紅潤、溫文爾雅,他是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的導覽員,笑容可掬又開朗健談,他的解說常常讓遊客聽得津津有味、意猶未盡;長時間以來,他抱著反饋鄉里、關懷社區的心,編輯烏竹裏的地方志、擔任監獄教誨師、關懷社區老人、導覽員等等志工,為鄉民服務的種種善舉,使他受到當地鄉親的敬重。不僅如此,在二零零九年時,他還得到了台南縣永康市表揚,成為烏竹裏模範父親的代表。

'二零一二年陳柏湘在歷史博物館導覽'
二零一二年陳柏湘在歷史博物館導覽

然而,任誰也想像不到,十一年前,陳柏湘曾是一個每天沉溺在酒的世界裏無法自拔的人,也因為喝酒,把自己的身體都喝壞了,而且酒也使他的精神處於焦慮、憂鬱的狀態,呈現出粗暴、煩躁的性格。

在前後十一年之間,竟然發生了天壤之別的戲劇性變化,他又是怎麼從泥沼飛越到雲端的呢?我們來看看他判若兩人的人生故事。

出身於「喝酒世家」

陳柏湘從小就在一個以喝酒為人生一大樂事的家庭中長大,從十幾歲就開始喝酒,上自祖父、下至兄弟每個人的酒量都很好,不管是小酌或是豪飲,每天都離不開酒。陳柏湘說:「以前常常聽到別人稱讚我們家是『喝酒世家』,我自己覺得還滿有成就感的,甚至覺得這是我們家的榮耀。」

既然生於「喝酒世家」,當然陳柏湘也不例外,他也是個喝酒高手,「我一有機會去應酬或跟好友出去聚會,總是克制不了自己,只要一碰到酒就停不下來;常常找別人拼酒,一定要拼到不醉不休,喝得醉醺醺的才算過癮,每次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

因為在「喝酒世家」的環境中長成,喝酒成了順理成章的事情,但是從小身體不好的他,喝酒更讓他的身體雪上加霜。

從小就體弱多病,家人都叫他「竹雞」,甚麼叫「竹雞」呢?竹雞是一種很瘦小的鳥,南部人對體弱多病且瘦小的人,通常會戲謔地叫他「竹雞」。也因為這樣,他的兄弟都可以在家裏耕田幫忙工作,就唯獨他做不了。

做不了農夫的陳柏湘,後來在一家公司裏面擔任廠務主管,工作量很大、很忙、壓力也很大,習慣於喝酒的他,更是用酒來紓解壓力。然而,因為酒精的刺激,在酒酣耳熱之時,或許讓他暫時拋開壓力,但隨著越喝癮越大的時候,卻對他的身體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傷害。

喝酒 把自己的身心靈都喝壞了

隨著年齡增長,步入中年以後,陳柏湘身體出現了很多的慢性疾病,如胃潰瘍、胃下垂、肝炎、坐骨神經發炎等等,精神上也出現了憂鬱症的症狀,晚上很難入眠。幾十年來從不間斷,他找遍了中、西醫,求醫看診,希望讓自己的身體能有一點改善,但是卻事與願違。

因為身體的病痛折磨難以忍受,所以他常常借酒來麻醉自己,但是醉酒會引致嚴重宿醉、腸胃炎、吐血、失去知覺甚至死亡。長期酗酒損害肝臟,增加患上某類癌病的機會。古人說借酒澆愁愁更愁,看來喝酒不但不能解愁,反而讓他愁上加愁;長時間以來,陳柏湘習慣於沉溺在酒的世界裏,越來越無法承受現實生活中種種的不順心,越來越無法克制自己。「不管是在生活或工作中,很多大大小小的矛盾和衝突都會讓我很心煩,在工作中,不得不克制自己,把脾氣壓制下來;但在家庭中就無所顧忌地放縱自己的情緒,跟太太吵架更是經常發生的事。」

生命的曙光 修煉法輪功

二零零一年十月,有一天陳柏湘到市場去買菜,看到街上有一間房子裏,掛了介紹法輪功的各種簡介,而且還歡迎民眾借閱書籍,他就借了一本《轉法輪》,拿回家去看。在以前就曾經學過一些氣功的他,很能接受書中講的道理,他看著看著,看到第三天的時候,原本又酸又痛的左肩膀,突然感覺很輕鬆,不再有重壓感了;再接下來,右邊的也不痛了;他心想,這就奇了,書上寫的難道是真的?書上說只要真心想要修煉,就會幫助那個人清理身體,沒想到只是看了幾天的書而已,竟然發生去除他身體上病痛的奇效。

看到生命中的第一道曙光,陳柏湘趕緊找到當地的煉功點,「我每天一大早,就去南農煉功點煉功和學法,從一開始煉功到現在從不懈怠,不管怎麼難熬我都沒有放棄,做事要做就要堅持去做好,況且法輪大法這麼好,當然更要堅持。」修煉法輪大法一段時間之後,他的身心逐漸起了無法想像的變化。

戒掉三十多年的酒癮

在還沒有接觸法輪大法之前,陳柏湘從來沒有想要戒酒的念頭,雖然他也知道喝酒對自己的身體不好,「我有兩個姪子都是因為喝酒的關係,在四十歲左右就去世了;還有幾位親友也是年紀輕輕就得了癌症,罹患肝癌、中風的,我覺得都跟喝酒脫離不了關係,甚至還有人在酒後發生車禍不幸過世的。」

陳柏湘說:「有一天我跟親朋好友說,我要戒酒,他們聽了之後都大笑了起來,基本上他們完全不相信我戒酒會成功的;甚至連我最好的朋友都說,沒有人可以勸得了柏湘戒酒的。」因為他們都知道,這個有三十多年酒癮的人,說戒就戒得了,哪有那麼簡單?酒癮難戒不只是一般人所認為的積習難改而已,它是有醫學依據的,相關報導上說:「已經染上酒癮的人,一段時間不喝酒就會產生『戒斷症狀』,身體上會出現胃腸不適、嘔吐、心跳加速、失眠等現象;心理上會出現焦慮不安、幻聽、妄想等症狀。」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喝酒是一件高興的事情,殊不知已經變成酒癮的時候,它的禍害遠大於海洛因跟大麻。想想戒毒有多難啊,以此推想戒除酒癮的難度一定也很高。

但是,為甚麼他這回想要戒酒了呢?因為他看到《轉法輪》的書中,第七講寫道:「有的人嗜酒如命,有的人饞酒,有的人喝的已經酒精中毒了,不喝連飯碗都端不起來,不喝就不行。我們煉功人就不應該這樣。喝酒肯定是有癮的,它是慾望嘛,刺激人的癮好神經,越喝癮越大。作為一個煉功人,我們想想,這種執著心應不應該去呀?這種心也得去。」當他看到法輪大法的師父寫的這段法後,他就想:師父都明明白白地說不能喝酒,那我要做一個修煉人,當然要聽師父的話,不能喝酒了,「當我下定決心想要戒酒的時候,我覺得師父就在幫我了,就再也不拿起酒來喝了。」他的戒酒竟然連一個過程都沒有,既沒有出現那些醫學上報導說的不舒服的症狀,也再沒興起任何要喝酒的念頭。

「柏湘戒酒了,真的嗎?怎麼可能!哇!法輪功真是太神奇了!」陳柏湘的親朋好友們一聽到他因為修煉法輪功之後,馬上戒酒成功的消息時,都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如果沒有真正地走入修煉,我是不可能戒得掉的。」

戒除酒癮之後,有一天,驀然回首,他突然發覺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整個身心靈都改變了,「我依照《轉法輪》的書中所寫的,做甚麼事情都去想這件事是不是符合『真、善、忍』的法理,我覺得我的心很快就能夠忍得下來、沉穩下來,逐漸的越來越不會亂發脾氣了,這就是『心性提高』吧。身體轉變也非常大,病痛不見了,也很容易入睡、睡得很穩,不再翻來覆去,不再失眠了。」

快樂志工服務鄉里 當選模範父親

'二零零九年陳柏湘接受台南縣永康市表揚,成為烏竹裏模範父親的代表'
二零零九年陳柏湘接受台南縣永康市表揚,成為烏竹裏模範父親的代表

整個人都煥然一新的陳柏湘,在退出工作職場之後,投入社會工作,「由於修煉後,我的身、心、靈都得到了提升,所以我想對社會應盡一點責任,一來,反饋鄉里;二來,你看天底下竟然有這麼好的事,修煉法輪功又不花一毛錢,竟然就讓我脫胎換骨,從痛苦的深淵把我拉到無病一身輕的天堂,我希望跟別人分享,讓別人也可以得到這樣的喜悅。」於是他從二零零二年開始在台南監獄擔任志工教誨師,向受刑人推展法輪功,「我覺得修煉法輪大法帶給我身心的變化就是最好教材,有些受刑人因此浪子回頭,走上真善忍的修煉之路,也讓更多的人有機會發現法輪功,讓他們知道經由修煉,生命會變得更美好的事實。」二零零三年他參與永康市烏竹社區關懷志工及環保義工;二零零七年參與永康市文化解說員。

以前不太理解「為他」的真正涵義,直到他自己當了志工的時候,陳柏湘才真正體會其中的意義。有一次,他用電話關懷社區的老人,電話那頭傳來老者的聲音:「非常謝謝你們的關心,有你們志工的關懷真好。」 聽到電話那端傳來充滿感動的聲音,讓他體會到,「原來『施』與『受』雙方是可以相互取暖的,在助人的過程中,心中真的充滿了喜悅。」他語重心長地說:「希望在他鄉打拼的年輕人,有空能多回家陪陪年長的親人,以免造成『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的遺憾。」

在二零零九年,陳柏湘獲選為模範父親,在慶祝父親節那一天,在表揚活動中,他代表烏竹裏接受政府的表揚。

修煉後的陳柏湘,洞察到社會的需求、關心社會而投入志工的工作;他更觀察到目前有很多社會上的問題,大部份是源自於不健全的家庭,所以他秉持身教重於言教,對女兒日常品行諄諄教誨,教出了四個端莊有禮的女兒,與女兒們的親子關係良好,女兒們也各自擁有和樂美滿的家庭,成為鄰里羨慕、津津樂道的對像。

除教養好女兒外,十年來,陳柏湘始終在社會志工中樂此不疲,二零一一年在永康區龍潭國小四~六年級當晨間共讀教導「地方文化」,目前則擔任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常設展的導覽員。陳柏湘充滿感激地說:「我由衷地感謝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讓我有機會用行動來證實修煉法輪大法的美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