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沒有這場迫害 還會有多少人受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二日】(明慧記者肖妍加拿大採訪報導)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一大早,因自己的移民身份問題,金女士去見了移民官。她簡單地敘述了煉功前的身體狀況以及來到加拿大在兒子勸說下修煉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之後自己身體的神奇變化。法官聽得動心了,在同意金女士留在加拿大的決定宣布後,法官表示自己以後也要學煉法輪功了。

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蒙特利爾法輪功學員慶祝法輪大法弘傳於世二十週年,金女士在派發法輪功真相資料。
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蒙特利爾法輪功學員慶祝法輪大法弘傳於世二十週年,金女士在派發法輪功真相資料。

年逾古稀的金女士選擇以難民的身份留在加拿大,是因為她煉了法輪功不能回中國了,以免遭受中共的迫害。金女士煉法輪功是因為一身病痛又無藥可醫,修煉後不藥而癒。聽起來可笑卻又令人心酸的是,法輪功從中國傳出,但中國人卻不得不到國外來才能學煉。法輪大法洪傳到世界上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得到各級政府褒獎二千餘項;唯獨在中國遭受迫害。金女士在中國沒敢接觸法輪功,多承受了十多年的病痛折磨,這是誰之過呢?而這樣的事情在全中國何止一個金女士。

法輪功自一九九二年在中國傳出,街頭巷尾,公園、校園、廠區,到處可見法輪功免費教功,上億人修煉後身心受益,許多沉痾頑疾神奇般地康復,許多人身患絕症起死回生,家庭和睦,社會安定。然而一九九九年,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流氓集團執意要迫害法輪功,利用軍警、特務、司法等機構大量抓捕、關押、勞教、判刑及酷刑折磨修煉者,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一言堂抹黑式的輿論宣傳讓人們遠離法輪功,使人們失去了本應該受益的機緣。

金女士是不幸中萬幸之人。帶著一身頑疾病痛,七十多歲的金女士背井離鄉,在加拿大自由的國土上幸遇法輪功,從此無病一身輕。

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蒙特利爾法輪功學員慶祝法輪大法弘傳於世二十週年的時候,金女士身著鮮亮的朝鮮民族特色的節日服裝,站在台上,無不感慨地說:「我已經七十多歲了,剛修煉法輪功兩年,身體原來的疾病都沒有了,感到特別幸福,特別高興,尤其是在精神上感到很愉快和幸福。」

在談到過去自己身體狀況時,金女士說:「在國內的時候,大夫就說,我患了腰椎間盤突出和骨質增生症。骨質增生會壓迫神經,導致腿走不動路。我兩條腿經常又疼又麻,有時骨頭麻,躺著都痛。最要命的是,疼痛經常出現在晚間,睡覺的時候經常被痛醒。後來,大夫說,西醫要治的話,就動手術開刀,把腰椎周圍軟骨樣的組織切掉,不讓它壓迫神經。這是西醫的方法。中醫的話呢,只能是止痛。止痛的方法最好的就是針灸。但不是普通的針灸。我先後用了蜜蜂針刺法治療和台灣進口的封閉針治療。」

在治療獲得一定效果時,金女士抓緊辦理了到加拿大的手續。她說:「我兒子從加拿大給我發的邀請信都很長時間了,他總是來電話催我,快點辦手續。我又不能告訴他我有病,怕他操心啊。我就跟沒事一樣跟他說,慢慢辦吧,著啥急呢。因為當時走不動啊,著急也沒用啊。」

金女士有兩個孩子,但都不在身邊,家裏只有她一人。她說:「用不同的方法治療一段時間後,能走路了,我就趕緊到北京去辦理出國手續。體檢後不久,我就拿到了來加拿大的簽證。」

擔心腿腳不便帶來的麻煩,無奈又無助的金女士在眾多飛往加拿大的航班中選擇了韓國航空公司的航班。她說:「我就等韓國的航班,因為他們在中途轉機時不需提行李,行李直接到你的目的地。搭乘其它的航班都要在轉機時自己提出行李,到下一航班的登機處再辦一次手續。所以,我是搭乘韓國航空公司的飛機到多倫多,我兒子到多倫多接的我。」

常年的病痛,金女士已是不折不扣的藥罐子。她說:「來加拿大時,我帶了很多藥,包括止痛片。腰椎痛、腿痛時,我就吃止痛片。兒子發現我吃藥,疼痛也不見減緩,就跟我說:媽媽這回得聽我的話,煉法輪功吧。真的照我的話試試,行不行再說。你就去試試。」

她說:「我拗不過兒子,就想,就聽他一回吧,試試就試試吧。所以我就按照兒子的介紹,每天看法輪功的書,每天煉功兩個小時。兩個月後,哎呀,發現渾身可輕鬆了。上樓梯吧,以前只能拖著腳,一階一階慢慢地上。煉功後不久的一天,我發現上樓梯可以一腳一階正常地上了。」

不僅腰椎不好,金女士還由於過去的一次車禍,留下了嚴重的頭痛症。她說:「我還有頭痛病史。七十年代的一次車禍,腦殼撞破了,縫了好幾針,在醫院治療了很長時間。出院的一年後,我發現這次車禍給我留下了頭痛症和健忘症,再去找大夫,大夫搖搖頭說,這是後遺症,沒法治,只能是痛的時候吃止痛片。後來我也只好認了,心想,只有讓這該死的頭痛病陪我到死的那一天了。痛的時候,一、二片止痛片不管用,得吃十多片才能止痛。後來,我出門總是帶著止痛片,就像吃糖塊一樣。」

長年吃止痛片,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副作用。她說:「幾十年了,止痛片吃多了,結果有一天,發現胃穿孔了,胃潰瘍出來了。止痛片很厲害啊,吃進去後刺激胃。胃被一點一點刺激,最終窟窿出來了,結果胃出血了。那個時候還不知道,沒有引起注意。後來有一天我昏倒了,由於貧血昏倒了。到醫院一檢查,供血不足。後來做胃鏡檢查,發現是胃穿孔。」

頭痛也改變了金女士的性格,她說:「頭痛病帶給我異常的性格,沒有寬容的心,遇到甚麼都煩、生氣。我有二個孩子,一個姑娘、一個兒子。我女兒常說,媽媽真怪呀,甚麼事都賴我們,我們怎麼怎麼的。因為我心煩嘛,他們不理解。我心想,不理解就不理解吧,到時候再說吧。」

從車禍後的頭痛症,到吃止痛藥吃到胃穿孔,到後來的腰椎間盤突出、骨質增生等病,金女士的大部份人生幾乎是在求醫問藥中度過的。她說:「煉了法輪功二個月以後,腰疼、腿腳不靈都好了,沒想到,頭痛的病,不知不覺就沒有了,不知道跑哪去了。以前頭痛的時候,記東西一轉身就忘。現在頭腦非常清晰,記憶力也恢復了。」

短短兩年時間的煉功,不僅把身體煉好了,精神也變得爽朗起來,金女士從煉功中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她說:「我想,年輕的時候就這樣該多幸福啊。我現在和大法弟子生活在一起,一起修煉法輪功,我感到特別幸福。我要是年輕時就能這樣,該多好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