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醫生:周身的頑疾消失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日】我叫皓潔,女,七十歲,醫生。我出生在一個偏僻的小山村,號稱「紅色根據地」,我的每一個細胞都浸透著無神論的污染。以前很多法輪大法修煉者向我弘揚大法,送我大法資料,我不接不聽,回想起來真感到無地自容,對不起師尊,對不起大法,痛悔之心無法言表。

一、求生的慾望使我走上修煉法輪功之路

我曾患有多種疾病,心室肥大、高血壓、氣管炎、胃病導致黑便、子宮肌瘤、痔瘡、肛裂、便秘、頸椎、腰椎、骨質增生、腰椎間盤突出、坐骨神經痛、額竇炎、怕冷、怕熱、怕涼、怕風、全身病痛、各種藥物不離身,有的病已有幾十年的歷史了,就這樣勉強的工作著,頑強的生活著。

不止以上,我於二零零八年作了開胸術,從胸腔內摘除腫瘤後五個月時心臟病加重住院治療無效,又從北京每月花費997.50元買來一種中成藥口服,心臟略有好轉。術後九個半月,腫瘤又擴散到舌根兩側,無法醫治了。

在無可奈何之時,求生的慾望使我走上了修煉法輪功之路。初始,我確實是抱著試試看的有求之心走上修煉路的。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一日,我開始煉法輪功了。煉功的第二天奇蹟就出現了,曾經到省級醫院也未治好的歷經八年的黑便不見了,便出了鮮黃的糞便,感動得我流淚了。

一開始煉功,師父就將容易癌變的頑疾化掉了,我立刻就堅定了修煉法輪功的決心,開胸手術後出現的出虛汗、失眠、多夢在一週內也無影無蹤了,也不知是甚麼時候舌根的腫瘤也消失了,周身的頑疾不知不覺地沒有了,真實地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倍感幸福、愉悅。

修煉前,我每天要口服十四、五種藥,有時還要打吊針,還解決不了病痛,實感生不如死,太痛苦了,就是修煉了也沒敢停止用藥。煉功近一個月時,老同修對我說:「今天我給你講煉法輪功與吃藥的關係,是這樣的,法輪功不是不讓人吃藥,而是修煉的人由師父給淨化身體,是將導致疾病的根本原因,從裏往外清理,使修煉人達到無病狀態,而常人治病是從外往裏壓導致生病的因素,沒有從根本上拿掉,而是壓入體內,現在不犯將來犯。」一聽,我立馬決定停止常人的治療方法,我要踏實修煉,馬上停止用藥,堅信師父沒有錯,大法沒有錯,從二零零八年十二月至今,我一粒藥沒用過。

總之,常人的治病方法與我無關了。我的身體越來越好,無病一身輕,走路生風,七十歲了,還學會了騎電動車,神清氣爽,精神飽滿,精力充沛。

二、轉變觀念,糾正不正確的心理

當初我是抱著求治病的目地進入大法修煉的,通過學法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師父告訴我們:「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1]

師父還告訴我們:「煉功人講:有心煉功,無心得功。抱著一種無為的狀態修煉,只管修煉你的心性,你的層次就在突破,你該有的東西當然就有。」[1]所以抱著有求之心來修煉是大錯特錯的。我很快轉變了觀念,糾正了不正確的心理。

不知何故,一次在和同修交流時,我脫口說出:「在過病業關這方面信師信法佔百分之九十。」其實我也從來沒有用百分比衡量過,過後向內找,我怎麼會冒出這麼個百分數呢,原來是:一、歡喜心,自以為自己在過病業關這方面做的非常好,無漏,沾沾自喜;二、顯示心,好在同修過病業關時,談自己怎麼過的如何,如何,其實同修早已知道了,其實還是顯示心作怪。

我還悟到主要是師父在點化我,要求我必須達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有漏就必須立馬堵上,不能有絲毫漏,感謝師尊的良苦用心。

三、考驗

說了百分比的事後,沒幾天,就迎來了一份不大不小的考驗。一天午夜後,我與一位同修一同到四、五里地以外貼不乾膠,散發真相資料,到村裏後,我倆分開做,不料我被異物絆倒在地,動不了了,想爬起來實在太難了,痛的我直冒汗,我只喊「師父,師父」,突然想到:「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2]師父的講法打入我的腦海,就這堅定的一念,不一會兒站起來了,找到同修,又一直工作到天快亮了,騎上自行車順利回到了家,同修根本沒有發現我摔了這一跤。

到家做好早飯,和老伴吃過後刷洗完了,坐床前休息會兒吧,七點鐘腿開始痛了,很費力的站了起來,勉強的爬上床發現腿腫的很粗,坐臥不寧,兒子兒媳一定要送我去醫院,我告訴他們,我不去醫院,有師父管著我呢,很快就會好的,這是在給我消業,在考驗我呢,你們放心去吧,該幹甚麼幹甚麼去吧,他們不走我就又開始談起六年前一次過病業關的故事。

事情是這樣的:那時我修煉近百天左右,多種疾病不治自癒,心臟也一天天正常起來。不料有一天,心跳突然加劇,症狀比較嚴重,但我的心態穩:有師在,有法在。師父早就告訴我們了:「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1]師父的講法堅定了我的信念,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除此就靜靜的臥床休息。到第三天晚上一位從京城來的大姐睡在我身邊,深夜在我熟睡時她將我輕輕推醒說:「小妹,你心臟不正常了,心跳有間隙,呼吸急促,很危險的,叫救護車來吧。」她用手機給我錄了心音讓我聽,在迷迷糊糊中我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告訴大姐說:「大姐,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沒有病,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不會有危險的,這已經是第三天了,比前兩天好多了,放心睡覺吧。」說完,我就呼呼大睡了。早上起床就恢復正常了,正像師父《轉法輪》說的:「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

孩子們說:「媽,你別說了,已經講過好幾遍了,我們還是不放心的。」我說心臟異常時我都沒有把它當成病,這個腿痛更不放在心上。一定會很快就好的,我與醫藥是永別了。

九點鐘,我下地煉功了,一到四套功法,接著學法,痛的我午飯都沒有吃好。晚上睡不下,坐臥不寧,老伴也催我到醫院:「別犟了,別受這罪了。」我告訴老伴明天就會好的,放心吧。後夜就躺下睡覺了。一覺醒來天亮了,一咕嚕下床了,拄著拐杖做了早餐,兒子來了,一見我們已經吃過早飯,驚訝的目瞪口呆。「兒子,神不神呀!不煉功的能有這個結果嗎?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啊!」一家人都又見證了一次法輪功的神奇。

自從摔這一跤後,我腿腳更輕快了,原來的膝關節炎經過煉功後基本好了,但是上下樓梯還是有些痛,坐時間長了開始走路還得拐幾步,這次過關後,走路生風和年輕人一樣。

近兩年來,我體重明顯下降,由術前一百五十八斤降到一百一十五斤,明顯的消瘦,常人出現這個狀態,那當然要求醫問藥了,而且我還伴有吃多、飲多、尿多,易飢,但是我像前面提到的身體出現任何的假相都沒有壓倒我,因為我是大法修煉者,我怎麼會有病呢?我修的是正法理和人的理是相反的,人覺得有難是痛苦,是壞事,而我們把魔難當成是好事。

二零一三年年底,單位給退休職工搞一次健康檢查,並通知我體檢,經過體檢,我的各項指標都正常。

因為自己心性把握的住,符合了大法的要求,從根本上否認它,不認為它是病,心情平穩,無憂無慮,精神飽滿,飲食、睡眠正常。不考慮體重的多與少,一切順其自然,不正確狀態消失了。二零一五年冬,體重回升到一百三十四斤。

是師父、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師父卻甚麼也不要我的,只要我一顆精進的心,我若不精進實修,有甚麼臉面見師父啊!甚麼方式也無法表達我對師尊的感恩之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