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福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三日】我生於那個飢荒與動盪的四十年代初,能活過來就算命大。而我也掙脫不了這種困境,家境最難時還要過飯,幾歲時母親患上乳腺癌,我更是被當作大人使喚,別說讀書,從小受盡苦累。

十九歲那年,我與一善良小伙結婚,本想能過幾天舒心日子,可是事與願違。他家是個大家族,丈夫是老二,上有哥哥,下有四個妹妹,祖孫四代一起生活,大伯倆口子很奸猾,好吃懶做卻能說會道,可氣的是總向老人挑撥,說些無中生有的事,造成太多家庭矛盾。儘管這樣,全家生活重擔還是落在我們身上,而我們每天只知道出力幹活兒,得來的收入一分不剩全部上交老人供全家過活,就這樣大伯和公爹還處處擠兌我們。後來村幹部看不下去了,建議我們分家。大伯使壞總是把最遠最難幹的活兒派給我,我憑著一股倔勁兒,照樣能把活兒幹好。因為長年勞累,再加上怨氣,生完二兒子後我就病倒了,這一病就是二十多年,吃的藥夠裝幾麻袋。在我生病的第四年,我有了生命中的福星──小女兒,可是由於她先天不足,成了一個小病秧子,整日與炕為伴,苦不堪言。

九十年代,中國興起了氣功熱,我建議小女兒去練一練,她選擇了法輪功。沒想到這一煉,她身體徹底大變樣兒,告別了難以下咽的中、西藥,而且出落的清秀水靈,我終於放下了懸了多年的心,心裏真是感激法輪功啊!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集團利用各種方法全國上下誣陷法輪功,那時天真的像塌了一樣,我這一代人是從文革那時走過來的,想起那時血雨腥風的運動我就毛骨悚然,我是又害怕又著急,可是小女兒就是連一句應付應付上級的話都不說。我就開始阻止她去煉功點兒學法,在她上班時我搶走她的大法書,找「大仙」降她,打她耳光,處處讓她丟醜,甚至強行將她送進精神病院。

儘管這樣,女兒還是堅持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幾次被綁架。在這樣的打擊下,她仍沒放棄修煉。她常說:常人還懂得受人點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呢,何況這是再造我生命的真正佛法,我按大法的標準「真善忍」做一個不說謊、善良、寬容的好人有錯嗎?在大法蒙難時我不站出來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我還算是個人嗎?

儘管女兒這樣說,我當時還是不理解這群人,更不理解她們冒著生命危險去給世人講真相,這是怎樣的一個群體?一看到女兒我就發愁,她成了我的一塊心病。十多年來,我真是沒少給女兒添魔難。

二零一二年,我得了怪病,渾身無力,驚嚇不止,睡不著覺,經常連家都不認識,多方醫治,還看過「大仙」,不見療效。最後我實在沒轍了,在女兒的苦勸下,看了李洪志大師的講法錄像,然後女兒請大法師父加持,給我發正念清理身體。咦!我當時就感覺挺舒服,立刻就決定跟女兒學煉法輪功。

就這樣,三個月後,我這麼多年落下的病根兒全好了。如今七十多歲的我,每天洗洗涮涮,一個人能做十多口人的飯了,這是過去連想都不敢想的。法輪大法讓我感到活著有了希望,有了盼頭兒了,能修大法真是太有福了。我悔恨自己幹了對不起大法的事,但是師父慈悲讓他的好弟子──我的小女兒向我洪法,師父還救了我的命。

如今我已經走入正法修煉,雖起步很晚,但是我很用心,我也舉報了江澤民,許他吃喝嫖賭帶著一幫大貪污犯禍害國家,不許老百姓學法輪大法健康身體做好人?這是哪家邪說?

在此,我要跪拜師父,珍重的說一聲:謝謝師父!謝謝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