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體驗到沒有病的滋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九日】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那時我剛修煉法輪功不到兩個月,可是自己一身的病不翼而飛,渾身輕鬆,我怎會相信那電視的宣傳。

在學大法之前,虛弱多病的我一米六三的個頭不到一百斤重,別人看了說我沒吃飽飯,腰板直不起來,成了個羅鍋,可是有病難受痛苦又對誰言?頭痛、腰疼、腿背痛,晚上睡覺都得自己扳著腰才把身子翻,早晨醒來讓孩子在背上壓踩,這樣才覺得輕鬆一點。大便四、五天才一次,蹲上半小時才能解下來。

那時三十出頭的我,痛苦難言,丈夫經常帶我去醫院問診,去一次檢查完了花去二、三百元,還查不出病因,只好開瓶藥片止痛。頭痛看不好,光吃 「安乃近」藥片,可是越吃藥越吃不進飯,身體越來越糟糕,脾氣越來越暴躁,經常與丈夫打架,衝孩子發火。丈夫脾氣很大,也是一步不讓。看我這樣,他心裏越煩。這樣的痛苦煎熬、死活不好受,沒辦法。丈夫說:「你練氣功去吧?聽說能治病。」

當時我們附近就有一群人煉法輪功的,問了一個人,是不是能祛病健身。她講述了老師在北京傳法祛病的實例,又說了她煉了三年,從未吃過一粒藥,以前高血壓甚麼的都好了,現在連傷風感冒都沒了,從不與醫院打交道。她還說:「煉這功必須首先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心想,我這脾氣做的到嗎?先去試試再說吧。

記得那一天晚上去了學法點,正在看師父講法錄像,只記的聽到師父講:「精血之氣是用來修命的」[1],我心裏一振,就想師父是一個正派的人,為了別人好。

從那一天起,我每天晚上去學法點學法、煉功打坐,心裏感到特別舒暢,頭痛也不知不覺中不見了蹤影。決心一下,我要按「真善忍」的法理去做,跟師父修大法。師父看到了我的真心,開始淨化我的身體。十幾天的時間,我就扔掉了藥片,原來頭痛的吃不下飯,現在不痛了,飯也吃多了,大便也正常了,心裏特別輕鬆。

第一次真正體驗到身體沒有病的滋味,看誰也順眼了,有了矛盾找自己了,從此也不罵人了。是師父挽救了我這個迷途的羔羊。

看到我的變化,丈夫喜上眉梢,因此他也學起了大法。丈夫看完一遍《轉法輪》,就說這是正道正法,這就是我要找的。一有時間就學法,愛不釋手,從此他的暴脾氣不見了,以前說話愛帶髒字愛罵人的他,說:「以後我再罵人你就打我的嘴。」孩子們也都學起了大法,愛打架的三個孩子從此也變得乖巧、懂事,不再讓我們操心。

一家人溶入到大法中,真是幸福、美滿又溫馨。

沒想到剛剛開始學,中共江氏集團九九年七•二零就對法輪功打壓、造假誹謗,我的親身體驗能把謊言看破,不讓去公園煉,我們在家煉,始終如一,每天堅持學法修煉。一次我和丈夫去北京上訪,結果丈夫被綁架到一個無其他人的地方,把衣服扒光(三九寒天),把兩手左右抻開銬在連椅上,四、五個警察拿電棍、橡皮棒,折磨他三個多小時,電暈了就潑上冷水繼續打,直到打累了才算罷休。丈夫胳膊被打斷、抬不起來了,只好耷拉著,接回當地派出所還不放,又關押四個月(一百二十天),綁架到勞教所,勞教所拒收,說是肌肉萎縮,不能恢復正常,已失去勞動能力,返回當地後索要四千多元錢才肯放。

丈夫回到家中,讓孩子給他抬著胳膊煉功,一週時間,沒看醫生,沒吃一粒藥,奇蹟出現,自己就能伸展,一切正常,甚麼活都能幹。

謝謝師父的救度之恩。修大法使我感到無比的幸運, 「真善忍」在我的心裏早已生根發芽,他健康了我的身體,淨化了我的心靈。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