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工作者修煉法輪大法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四日】我曾在中國大陸從事新聞工作二十年,直至二零零七年辭去工作來到美國。我於一九九八年十月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前,我儘管努力工作,可業績平平;修煉後,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思路敏捷,發稿量連續七年都排在報社第一。十五年的修煉,其中神奇的故事很多,寫也寫不盡,現只舉幾個小例子。

子宮肌瘤半天不見了

一九九七年,在我懷孕四個月的時候,小腹肚臍的左側鼓起了一個小孩拳頭大的硬包,到醫院檢查後發現是一個約6.30-7.30cm的子宮肌瘤,長在子宮的頂端,孩子出生後六個月到醫院體檢,醫生建議剖腹手術取瘤。我沒有同意,冥冥之中總感覺有一種不用手術的方法存在。就在這時,在外地居住的姐姐向我推薦了法輪大法。

一九九八年十月底,我找到了在家附近的公園:瀋陽市青年公園法輪大法煉功點,每天清晨五、六點到煉功點煉動功,風雨無阻。週末參加學法小組學法,修煉交流,多次到瀋陽市惠工廣場和遼寧展覽館參加大型弘法煉功活動,同修們的修煉故事,讓我堅定了修煉的決心。把去瘤子的心放下了。幾個月過後,我變得容光煥發,精力充沛,我們單位的同事就都知道我煉大法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幾天,我們單位開始全員體檢,體檢的前一天,我的一位同事對我說:「你總說法輪功神奇,明天體檢,如果你的瘤子沒了,我就信了,我也煉。」體檢那天早晨,我在心裏求師父:「我的同事都知道我煉大法,在今天下午體檢之前讓我的瘤子掉了吧,也好讓身邊的人見證大法的神奇。」我心裏這麼想過之後,就感到肚皮像有很多細小的針在有節奏地紮著,也不疼,也就有幾秒的功夫,針扎的感覺就沒了。就這樣,在下午體檢做B超時,大家都見證了瘤子沒了。之後連續三年單位體檢,我的子宮都是健康的。

有了這樣的基礎,在迫害發生之後,單位領導對於我煉法輪功從來都沒有刁難過。我也不停地向他們講真相,他們都知道「天安門自焚」是騙人的假新聞。從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七年,修煉前寫稿困難的我,由於大法開啟了智慧,數年發稿量都是第一,領導和同事們也都看在眼裏。一名副總編和編輯部主任和幾位同事還退出了黨團隊。

向內找--錯字「跳出來了」

由於我們單位是週報,幾乎每人都擔任編輯和記者兩項任務,也就是所謂的「編採合一」,每週三出報後,編輯部所有人都要參加例會,評判本期報紙優秀稿件及優秀版面,對於出現較多錯字的編輯提出批評。每每這時,就是版面責任編輯臉紅心跳、最沒面子的時候。出報前,最後一遍打印出來的編輯版面(編輯術語叫「大樣」),要送給編輯部主任、副總編輯、總編輯以及專職「錯字校對工」,分別進行審閱。儘管這麼多人審閱,還是免不了在出報後發現有錯字出現,常常有熱心的讀者在出報後馬上打電話告知。

作為版面編輯的我,在修煉法輪大法前,每當我的版面出現錯字時,我都能找到出錯的理由,如領導出差,少了一兩個人看大樣,出現錯字的概率就高了,好像少了一人看大樣,出錯就是應該似的。修煉大法後,我開始誠心向內找,不再特別依賴別人給版面挑錯字。心態變了,奇蹟也出現了:有連續半年的時間,版面出現了零錯字,下版印刷前,如果有錯字,那錯字就會變大、跳出來,顯現給我看。

腿痛瞬間消失

我四歲的時候,右小腿曾骨折過。剛開始煉靜功的時候,盤腿幾秒鐘右小腿脖子處就疼的不可忍受,不得不用小棉墊隔離在兩小腿骨之間。有一次在雙盤開始的時候,師父在《轉法輪》書中的一句話在我腦海中出現了:「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在心裏下了一念:「今天盤腿時,不墊棉墊,疼也不往下拿腿,疼就疼!」我就這麼一想,一股能量瞬間在小腿的痛處流通。從那次以後,十幾年來雙盤時我的小腿部位再也沒疼過。

瘊子「跑了」

修煉大法初期,我打麻將的愛好還難以放棄,一聽到有人張羅打麻將心就發癢,尤其是三缺一找我的時候更是把持不住。結果我的兩個手指靠近指甲處各長了一個大瘊子。我心裏知道這是師父在點悟我,可我還是給自己找藉口:夫妻兩地,自己一個人撫養兒子,工作又忙,打麻將是我唯一的娛樂。結果明明知道打麻將是應該去掉的癮好,就是不願意去。

那時我與同事聊天時,經常談起修煉大法的神奇故事。有一天我又跟同事洪法,說起我手指上的瘊子時,我開口就說:「我想這兩個瘊子就是對我打麻將的懲戒,如果麻將不打了,瘊子肯定就沒了。」讓我吃驚的是:第二天早晨睡覺醒來,兩個瘊子無影無蹤。我找到頭一天聊天的同事,讓她看我光滑的手指。

從瘊子消失的那天起,我再也不打麻將了。

瞬間退燒

二零零六年五月一天,中午編輯例會一開完,我就開始發燒,下班回到家一量體溫:高燒四十度。在家幫我照看孩子的姐姐問我吃不吃藥,當時我堅決地回答:不吃,也不是病。說完後我就進了臥室,渾身發冷的我,拿起《轉法輪》,圍起棉被就看了起來,過後估計只有二十幾分鐘,我就感到體溫「唰」的下來了。我喊著姐姐給我量體溫,三十六度二。從那以後,我偶爾出現消業假相,姐姐不再堅持讓我吃藥了。

修煉十五年中,出現的神奇故事太多了。大法弟子只要凡事在法上悟,總會發現「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景象,生活中的矛盾,當你誠心向內找時,就會發現矛盾沒了。堅定的信師信法,就常常有奇蹟發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