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忍淨化了我的身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二日】我是二零零四年二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功的。那時我剛剛懷孕,就小腹下墜。醫生讓保胎,我就只能整天躺在床上,吃甚麼,吐甚麼,身體非常虛弱。那時吃喝在床上,上廁所在床下,走不到院子去。可是光躺著,大便排不出,一次用四、五支開塞露,倒騰一個小時,然後肚子下墜,還出血。

那時就想:自己年紀輕輕的,人生的路走到這,就走不動了,卡住了,怎麼辦呢?

母親給我拿來《轉法輪》一書,我四、五天就看了一遍放起來了。後來母親問我:書看完了嗎?我說看完了。母親說:「這可不是一般的書,看一遍一個樣,接著看吧!」於是我接著看第二遍,好像是第三遍看完,看第三遍時就覺得身體有勁了,我就自己去院子裏上廁所,一下就便出來了。

我覺得我的生活又有了希望。我知道這本寶書《轉法輪》的珍貴,在以後的日子裏一直看到現在。到四月份的一天,我突然覺得渾身有勁,再也不想躺著了,於是我走到院子裏,看陽光明媚,天氣真好,我的心情也特別好。我想我出去一趟,快到夏天了,去買個門上掛的簾子。但是我還會騎自行車嗎?我先推推,還行,在院子裏騎了一下,也行。

小姪女看到我推車子,嚇壞了,趕緊去給奶奶打報告:奶奶了不得了,我嬸嬸起來了。婆婆也出來了,我說:「媽,沒事,我覺得渾身有勁,我想去外面一趟買個簾子,沒事的。」婆婆見我也確實沒事了,就說那你慢點呀,我說好。

從此我的身體好了,也能幹一些家務活了。家人見我身體好了,全家人都非常高興。

真善忍的法理淨化了我的心靈,使我的人生觀發生了根本的轉變。在今年正月我與丈夫再次發生很大的矛盾,覺得自己特別委屈,就覺得快過不去了。直到看到師父的講法:「你們從現在開始也是這樣,不管你對和不對,這個問題對一個修煉人來講根本就不重要。不要爭來爭去的,不要強調誰對誰錯的。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面對再大的委屈都能夠很坦然的對待,都能夠心不動,都不為自己找藉口,有很多事情甚至於你不需要爭辯,因為在你修煉這條路上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許相互說話中觸動你的、也許和你發生矛盾有利害關係的這個因素就是師父弄來的。也許他說的那句話非常刺激你、點到了你的痛處,你才感覺到刺激。也許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話並不一定是他說的,也許是我說的。」(《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看到這些,我大哭起來,不是為了自己委屈而哭了,而是自己作為一個修煉人做的太差勁後悔自己沒做好而哭,總是把自己的這些瑣事看得太重,在強烈的自我中攪和走不出來,還給家人造成很大的傷害。我開始站在丈夫的角度考慮:想起自己母親受迫害,給婆家人帶來的壓力,想起自己修煉前的壞脾氣給丈夫造成的傷害,想起丈夫這個人也是吃虧忍讓,以前還經常給人說大法好,對這個生命的慈悲油然而生。「真善忍」使我不再怨恨,法輪大法重塑了一個全新的我。

現在的我內心很多時候都比較從容自然,「真善忍」淨化了我的身心,法輪大法是我生命的歸宿。我想集中我身體的所有力量向世界呼喊一聲:「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