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也要兌現救人的使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我是二零一二年才得法的新學員,當自己有一天懂得了「精進」和「實修」這四個字的真正涵義之後,才知道了時間的緊迫和自己「整體提高」的重要性。每當想到海外大法弟子每年都能參加法會,而且有時還能見到師父,並能親自聆聽師父講法,真是有點羨慕。想一想都特別激動,想一想都特別幸福,眼淚不自覺的就流下來。

我自己修煉也有三年了,也該和同修切磋交流一下,從中找出自己的不足。下面就把這幾年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同修們的幫助下,一路跌跌撞撞而又堅實的修煉中的點點滴滴寫出來。

抓緊時間學法充實自己。我是很幸運的,剛一學法修煉,就加入了集體學法修煉的環境。女兒和女婿都修煉,在家裏成立了學法小組,小組裏有好幾位修煉十幾年的老同修。看著他們堅持學法和談修煉體會,對我觸動很大。自己有甚麼解不開的問題,就和老同修切磋請教,使自己少走了許多彎路。

有了小外孫之後,因孩子小需要我親自帶,這樣學法的時間相對就少了許多。我就抽時間學法煉功,一看孩子睡著了,就趕緊學法。有時每天睡眠不足四個小時,雖然感覺有點困,也堅持下來了,我知道慈悲的師父在加持弟子,心裏特別感激師父。至今年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之後,學法時間更緊了,我仍然堅持擠時間學法,每天學一到三講《轉法輪》,學一本師父各地講法,因為我體會到了學好法是做好一切的根本保障。

走出去講真相,兌現自己救人的使命。從《明慧週刊》看到同修走出去講真相救人的體會,自己心裏也很著急,心想自己雖然剛修煉,也是師父的弟子了,自己要是也能像同修那樣講真相救人就好了。當然自己也經歷了一個從不敢走出去講到敢於走出去了,從一開始只敢給親朋好友、熟人講到現在不管是陌生人、平民或富人、幹部或警察,都能坦坦然然的走上去告訴他真相並勸三退了。

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我也經歷了許多甜酸苦辣,有被謊言毒害不明真相的人侮辱謾罵的;有明白真相後順利三退,一再表示感謝的;也有不但自己三退還幫腔讓周圍的其他人三退的。前些日子我在給幾個年輕人講真相時,其中一人當時就大聲嚷叫,說一些對大法不敬的話,還讓我快點走,他們不想聽,有空還想怎麼賺錢呢,態度特別不好,臉色還很難看。當時我的心很平靜,心想一定得救了他,我一邊發著正念,一邊仍面帶笑容的親切的叫了他一聲「老弟」。他當時就愣住了,突然間態度大變樣,開始靜靜的聽我講真相,不住的點頭表示認同,後來就罵開了江賊、邪黨,認同法輪大法好。這其中的轉變過程讓我認識到了學好法,修好自己,保持慈悲的心態救人有多麼重要。

有一次看到馬上就要來雨了,趕緊攔了一輛出租車,剛坐好,過來兩個人也要打車。司機想多賺錢,就問他們去哪裏?一問需要繞一段路,就用眼神看著我。我說讓他們上來吧。司機說需要繞一段路,我說:沒事的,我給付錢,大家都不容易,互相照顧點吧。司機向我表示感謝時,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師父教我們做事要先他後己,處處為別人著想。司機驚愕的側過臉來,睜大了眼睛看著我。我就大聲的給他們講起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以便讓後邊那兩位也能聽到,司機當下就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這時我扭回頭對後邊的二人說:二位大叔,你們剛才也聽到了,咱們今天能夠遇上是多大的緣份啊,你們也退了吧?一人指著另一人說,你和他說吧,他是老幹部老黨員。那位老人滿臉的忠厚,笑著說:我是黨員,說退就退了?不過這共產黨也真是……唉!退吧!他旁邊的那位怎麼說也沒有答應,挺遺憾的。

有一次看到一輛警車停在路邊,一個三十多歲的警察站在車旁。當時我想他也是該救度的眾生,如果他能夠明白真相,就不會參與迫害大法弟子了,也不會對大法犯罪了。於是我大大方方的走到他面前,客氣的說:老弟,想打擾你一下,不好意思啊。他問我:甚麼事?我就從包裏拿出一本真相小冊子一邊遞給他,一邊說:你們穿上這身警服很難讓人接近的,也很難聽到法輪功的真相吧?從五月份開始大法弟子都在起訴江澤民,他的追隨者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李東生等都遭惡報了,就說咱河北的周本順吧,自己遭報了,還連累自己的老婆、兒子跟著倒霉。在大是大非面前咱千萬要站好隊,給自己選擇個美好的未來。當說到退黨時,他趕緊指著手裏的真相資料說:我回去好好看看。說完就上車了。看得出他也是比較明白真相的,人挺善良的,已經為他奠定了得救的基礎感到很欣慰。

還有一次,給出租車司機講真相,那位司機說,他曾經遇到過一個法輪功學員,邊和他說話邊用手點他的胳膊,還有一個法輪功學員用手指著他說:「你懂甚麼?你就傻吧!」他現在想起來還生氣呢。我聽後感觸很大,趕緊真誠的替那位同修向他道歉,看得出他心情好了,給他講了真相後,他直接就三退了。下車後我趕緊向內找,從那位同修身上也看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特別是慈悲心不夠,今後必須要修正自己。

以前我還是一直停留在給親朋好友和熟人講真相勸三退,從今年一月份我開始走出去給陌生人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一開始勸退的比較少,以後逐漸多一些,少時一兩個人,到十人以上很少,一般情況下每月能退百人以上。我知道自己和一天退幾十上百的同修比起來差距還很大,我會努力學好法修好自己,以更大的慈悲心救度更多的眾生。

在魔難中信師信法。記得有一次出去講真相,正準備回家的時候,突然從台階上踩空摔了下來,身子翻了幾個滾。腳崴了,疼極了。當時第一感覺是骨頭傷了,等瞬間回過神來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不會有事的,師父時時刻刻都在身邊保護著我。因當時在公園裏,人特別多。我想要注意大法弟子的形像,慢慢的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土,站起來走幾步坐在台階上。這時低頭一看腳嚇了一跳,腳面一片瘀青,腫得像個發麵饅頭。

這時我趕緊向內找,為甚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因當時已經給幾個人做了三退,本來還有點時間,就想已經退了幾個人了,急著回家。這不就是有了歡喜心和懶惰心了嗎?師父用自己最大的承受為我們延續了時間,讓我們多救人,我應該分秒必爭的多救人才對。於是求師父慈悲加持弟子,走路不能瘸,我還要返回去講真相救人。這時我站起來往前走,一點事兒沒有了。回到公園裏面又給幾個世人講了真相,打車回家時又給司機做了三退。到家再看腳時,腫得很厲害,變成了黑紫色。要是常人就想「傷筋動骨一百天」了,啥也不幹養著吧。可我想我是煉功人,該幹啥幹啥,煉功打坐一點沒耽誤,每天照常出去講真相救人。神奇的是在家腳就瘸,一下樓出去講真相救人,腳就不瘸了。我知道師父怕我影響講真相救人,弟子感謝師父。

訴江千萬別落下我。

訴江剛開始的前幾天,我做了個夢。夢中考場在天上,師父是主考官。在我前面的學員都順利的過關了,臨到我時我有點害怕了,知道自己做的不太好,有很多的執著心如怕心、求安逸心等還沒有去掉。就怯生生的問師父:師父,我能行嗎?師父沒正面回答我,說:前面的都過關了。於是我堅定的說:師父放心吧,我一定做好!當時我正念十足滿懷信心的離開了考場。

沒有過幾天,同修們坐在一起切磋訴江的事。當時雖然翻出了許多人心,見同修們都說訴江是最應該做的事,我的心也堅定了下來,和同修說:訴江千萬別落下我!沒幾天我和女兒、女婿,還有兩位同修一起聯名將控告江澤民的訴狀寄到了最高檢察院。當邁出那一步時,自己的心裏是那樣的輕鬆,一切怕的物質都不復存在。謝謝師父慈悲加持我正念。

修煉中自己還有許多不足,做的好的地方,也是師父的慈悲加持呵護。還有同修的鼓勵和幫助,特別是家人同修的配合和幫助。在這裏再一次叩拜恩師!向同修們真誠的道一聲:謝謝!我會做的更好,兌現一個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