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救了我爸媽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過年的時候,爸爸媽媽張羅了一桌子菜飯,我和弟弟幫忙把碗筷擺好,爸爸就高興得大喊:「請李師父到我家吃年夜飯。」我感到十分欣慰和感激。

欣慰的是,爸爸現在終於體悟到大法好。他原來在鋪天蓋地的謊言和壓力中,一直不太支持媽媽修煉,總為這些事和媽媽甩臉子、發脾氣,現在雖然沒有修煉,但為人處世有時也會記得真、善、忍,身體比原來健康了,心態也比原來好多了。

感激的是,每當我們一家人能開開心心的坐在一起吃飯聊天的時候,我就特別感激李老師和大法,要不是媽媽修煉,有著李老師和大法的庇佑,我這個快樂溫馨的家在十多年前就沒有了,或許我現在不知身在何處流浪……

都說水電無情,當年的一場橫禍差點害我失去了雙親,家破人亡。記得後來爸爸給我說,他在醫院生死未卜的時候,就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真的有意外,我只能跟著我的姨媽家過了,而我弟弟只能送到我外地的伯伯家寄養,從此我們姐弟不僅要分離,還要過上寄人籬下的日子,光是想想,就覺得好心酸。

那是發生在二零零零年的事情了,那時我才是一個上初中的小女孩,弟弟才四歲,更是少不更事。那一年我家正在修建房屋,和往常一樣,那天放學後我就在我們臨時居住的房子裏一邊做作業一邊帶弟弟,爸爸媽媽就招呼工人。突然間,我聽到我家門前一陣吵鬧,我跑出門去看,看到的是我媽媽躺在地上,一群人圍著。

當時,我來不及弄清楚到底發生了甚麼,我不知道我媽媽明明在樓頂上招呼工人,為何會突然倒在了門前的馬路上。於是,我抱著媽媽哭,大喊爸爸來幫忙也沒有人回應。後來聽到圍觀的鄰居們說,大概是因為我家樓頂的高壓電線和爸爸媽媽接給工人們用的普通電線發生感應觸電(我家是拆遷戶,當時土地局和開發商索賠的土地上就有一顆高壓電線,拆遷方沒有處理這個安全隱患就讓很多人搬了過去),我媽媽就被從樓頂電到地上來,我爸爸也被電倒在樓頂上暈厥過去,所以無論我怎麼喊他,他也沒法過來幫忙。

當時我抱著媽媽跪在地上,懇求周圍的鄰居們幫忙把爸爸媽媽送到醫院。後來有一位親戚趕到了,在他們的幫忙下,終於把爸媽送進醫院。但是他們不讓我跟著去,說讓我在家看好弟弟。

我已經不記得那一天我是怎麼度過的了。只記得後來鄰居們說,當時我媽媽被電到地上的時候身上還繞著電線,大家都不敢過去,怕導電。而我卻直接撲過去是十分危險的,沒有被電到真是萬幸了。現在想起來,真的是全靠師父的保護了。

爸媽入院的那個夜晚,我和弟弟相依為命,風乎乎的吹著門板,我一哭弟弟就更哭。終於熬到了第二天,親戚們答應讓我和弟弟去醫院看爸媽了,聽他們說:媽媽的腰椎摔斷了,不能動彈;而爸爸卻傷到了頭部,而且還有胸腔積血,情況可能更為嚴重。

當時,我不知道爸爸媽媽要甚麼時候才好起來,每天都覺得生活好絕望。爸爸跟我說,讓我好好上學,然後把弟弟寄養到親戚家去,那個時候我真的有家散了的感覺。

萬幸在經過了一個星期的煎熬之後,爸媽終於出院了。醫院說爸爸的胸腔積血已經抽乾淨了,但是腦部問題的後遺症有多大就不好說了;媽媽的腰椎問題大家建議用中醫敷藥的方式慢慢治療。

媽媽用中藥也沒有多大好轉,反而把皮膚給弄傷了。這回媽媽醒悟過來了,她是修煉人,於是她每天堅持看書學法,調整自己的心態。

這樣,短短的一個月,在沒有用任何藥物的情況下,媽媽的腰椎就完全恢復了!並且至今再沒有復發過。而當時中西醫都說至少要半年才能下地,還有復發的可能。這種情況讓中西醫不得不承認是一個醫學奇蹟!

是大法和師父救了我媽媽,給了我一個健康的媽媽。而且一人煉功、全家受益,真是這樣。我爸爸從出院到今天,醫生給他斷言的腦部後遺症也一直沒有出現過。

現在我家的每一個人都得以新生,沐浴在佛光的浩蕩之中。所以,我特別感謝大法和師父,要不是媽媽修煉,要不是有法輪大法和李老師的庇佑,我不會有現在健康的爸媽,我也不會有現在這個完整而幸福的家。法輪大法好!真的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