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真的時時就在我身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六日】我於一九九九年正月底正式走入修煉。回首這十七年來的修煉路程,我深深感到,師父一直在我們的身邊,看護著我們,從得法到現在,我身上發生了許多令人難以置信的神奇事情,下面寫出一部份和大家交流。

一九九八年冬,丈夫的表姐給我們講述了她身患癌症,修煉法輪大法後數日就恢復了健康的神奇事情,我的內心被深深震撼,當場就決定也要修煉法輪大法。

當天傍晚,我請來《轉法輪》,看了師父的《論語》和後面關於師父的小傳,晚上我閉上眼睛,天目處竟然出現了一座山,山漸漸被霧籠罩,接著霧又散開並顯現出一尊佛像,佛像快速的向我這邊移動,我立刻睜開了眼睛。我再次閉上眼睛時,又看見了幾顆星星。我以為是幻覺,沒往心裏去。第二年正月底,表姐拿來了教功錄像帶,我一看頓時發現,我之前看見的景象竟然是錄像帶一開始的幾個畫面,我感動極了,心想:「我還沒有學師父就給我開了天目,我要不好好學,就對不起師父。」

從此,我如飢似渴的學法、煉功,提高的很快,我渾身的病全好了,臉上的雀斑也少了,皮膚變白了。以前對生活感到迷茫的我漸漸的活的充實了,解脫了,感到了從未有過的幸福和希望。

一次,我翻開《轉法輪》,看著師父的相片,師父真實的出現在我面前,慈悲的看著我笑。我仰望師父,感到幸福無比,深感師父就在我身邊看護著我、鼓勵著我。

不久,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電視裏突然播放污衊法輪功的片子,我感到有些意外。這時候,丈夫說:「別煉了啊!」我說:「電視裏播放的都是假的,我修煉後病全好了,人也年輕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丈夫說:「你不僅好了,我也好了呢。」說著就舉起他的小臂讓我看,在他十幾歲時,他小臂內側長了一個像刺瘊一樣的東西,很癢,久不得醫治。可是現在,刺瘊消失了,該處的顏色也由黑變白了。我驚叫:「啥時候長平了?太神奇了!」師父說:「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師父還告訴我們:「因為你是在正法修煉,所帶的那種慈悲祥和的力量可以糾正一切不正確的狀態。」[2]我對丈夫說:「你這是沾了我修大法的光啊!」我很興奮,更堅信師父了。可是丈夫又說:「我知道能治病,那你也別煉了,咱惹不起共產黨!」我不聽,他就對我拳打腳踢,罵罵咧咧。我從小就是個擰脾氣,不怕打罵,把心一橫,誰都擋不住我修煉的路!

可是自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我真的感到了度日如年。那時候我忙於工作,沒有跟上學法(當時的幾本經書都沒看完)。邪黨逼迫所有的弟子寫所謂的「保證書」,威脅說,不寫就勞教。我一時不知道怎麼辦好。有些學員說:「先寫了吧。」我心想:「好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先把書看完了再說。」我當時想糊弄一下他們,就沒寫主語,也沒寫賓語,只寫了「從此退出」四個字。可是出門時,村長竟然問我:「退出法輪功嗎?」我沒辦法就小聲哼了一下。

我內心沒有動搖,只是表面上糊弄了一下邪黨 (當時村裏其他學員由於學法時間短都不煉了),可我心裏還是很堅定。我想,看看師父的法像還能對我笑不,就打開一本在老師在國外講法的書,看見師父的眼裏含著眼淚,自己便頓時淚如泉湧,不敢再看下去了,把書合了起來。當時還以為師父在為其他學員難過呢,後來才悟到原來是為我啊,因為我違心的屈從了邪惡。

為了維護大法,我在九九年三次進京上訪。第一次上訪我被拘了一個月,受到了很多魔難,多虧了師父的慈悲呵護我才能從拘留回來。回家後,我一照鏡子,驚奇的發現的我的皮膚變得細嫩、白裏透紅,人頓時年輕了五、六歲。我心裏萬分感謝師父的鼓勵和看護。

九九年我兩次被非法拘禁共一個多月,丈夫無法承受。一天晚上,他不讓我睡覺,問我啥時候才是個頭。我說:「師父沒告訴我何時正法結束,我想快了吧!」他非逼我說出個時間來,我自己也很痛苦,希望這場魔難趕快結束,就胡亂說:「今年年底吧!」這時他才讓我躺下睡覺。可是一躺下,我突然覺得後背奇癢,一摸有劃痕,就讓丈夫幫我看一看。 他一看後嚇了一跳,說:「怎麼這麼多紅叉?像是用針劃的。」我一照鏡子,果然發現從脖子下面到腰部全部劃上了叉,越下邊划得越長。我嚇哭了,埋怨丈夫說:「我本來就不知道,你還非讓我說,你看懲罰我了吧!」丈夫也嚇的趕緊說:「不問了,你睡覺吧!」

師父慈悲,一路在照看著我。一天,我騎車去集市上講真相救人,回來的路上有一道高坎兒。我在路最右邊騎,突然感到一股強大的、神奇的力量推我的後腰,我意識到出事了,但卻一點也不怕。我騰空飛起,落到了前方大概七、八米遠的地方坐下,這時一輛摩托車從我身後晃悠著經過。我立刻叫住了他,回頭一看,我的自行車已經從右邊到了左邊。我明白了,我是在這摩托車還沒撞上我時飛出去的,如果不是師父的保護,後果不堪設想。我沒有怨這騎摩托車的人,給他講了真相並送給了他一張光盤,自己花錢去修車子。

有時,我想不透一些事情,師父就慈悲在我半睡半醒中點化我。我本是河北人,卻一直奔波在山西做生意。一次,夢中,我看到我的照片,有今生的,有前世的,快速的一張張在我眼前展現。一張古代女子拿著寶劍跳舞的照片停住了,快速變大到二十一寸電視機屏幕大小一樣,並變成了活生生的人。她長的很漂亮,但卻目光中帶著殺氣,在給周圍喝酒的古代官員跳舞。我心想:「這也是我?」一個聲音回答我:「這是某某。」我大驚,就一下子醒了。我於是明白了為何我去山西做生意,那裏有我的親朋好友在那裏等我呢。

師父時時看護著我,點悟著我,幫我闖過了巨關、巨難,讓我走出了自己的路,師父真的就在我的身邊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