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恢復聽力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我今年十六歲,從小就跟媽媽一起學法。我聽力不好,需要戴著助聽器,學法中有些字聽不清的,媽媽會反覆教我,直到讀完一遍所有的大法經書。

因為我小時候經常學法,把心放在法上,按大法的標準去做人做事,所以從小尊敬長輩,孝順父母,常去看望爺爺奶奶,鄰居都說這孩子真懂事,有禮貌,又孝順,因此獲得了大家的疼愛。這些都是師父教我的,同學之間,我愛幫助別人,所以同學喜歡跟我一塊玩,但是難免會有矛盾,師父會點化我做好。就這樣,按大法的標準做人做事,在師父的呵護下我逐漸成長,順利考進一所不錯的中學。

可是上了初中以後,因為學業繁重,常人社會中的誘惑也大,我漸漸懈怠了修煉,放縱了心性,染上了一些不良習慣,把師父的話全忘了,把自己是大法小弟子的身份也忘了,也不經常學法了,只是一生病才去學法。因為耳朵的原因,我一上火就頭暈,還不向內找,把自己當成常人。

這樣一直混到了中考,因為壓力過大,一上火,耳朵就聽不見聲音了,加上頭暈,這樣反覆上火、頭暈,最後一次頭暈發作時耳朵已經聽不到聲音了,輸液一個月還未恢復,情急之下,媽媽帶我去醫院檢查,查了十幾項,最後醫生說:「你的耳朵沒有聽力了,要做手術,如果不做,一直這樣下去會變成啞巴。」當時得到這消息,我的心就像落入深淵般沉重,感覺自己沒希望了。

回到家,媽媽跟我說:「你很久沒學法了,今天把這事放下,甚麼也別想,只管靜下心來讀書。」我答應了,翻開大法書,突然有一種想哭的感覺,我忘卻了一切,讀著讀著甚麼也不害怕了,那一晚我睡得很香。

有一次,媽媽讀法,我在寫作業,媽媽放下書跟我說:「也許你轉生前選擇過,第一種去別人家,身體,聽力很好,但不能得法;第二種,聽力不好,心裏承受很多東西,壓力等,但能有得法機會,要讓自己慢慢內心變的平靜,處事泰然,承受了痛苦,會消很多的業力,將來提高層次,才能有美好的未來。那時你會明白只要能得大法,在所不惜,所以只要心裏有師有法,你的人生不白來,不要覺得你太難了,過後看看也就那麼回事。」我聽了真的很感動。媽媽說:「突然想起這話告訴你,是師父點化你呢。」我想師父是借媽媽的口頭話來告訴我,那一瞬間覺得很對不起師父,也很感謝師父。對不起師父是因為我懈怠了修煉,放縱了自己,走得離大法越來越遠,甚至執迷不悟;感謝師父是師父一直沒放棄過我,依然管著我,遇到危難時救我,我的眼淚嘩嘩流下來了。

想想自己原來做的那些事,盡給師父丟臉,給大法抹黑了。如夢驚醒,不想自己再這樣下去了,我想找回原來的自己,不想讓選擇白費,讓人生白來,讓修煉白費,我要趕上來。於是橫下心來一直讀書,甚麼也不管。最後奇蹟出現了:耳朵恢復聽力了,聽得見聲音了。再去醫院複查,醫生驚訝了:「這真是奇蹟啊!聽力為零的你怎麼恢復的,這是不可能的事實啊!」那一刻我終身難忘,也不會忘記師父點化我的話,是師父救了我,把我拉回來了,師父從未放棄過我,真的很感謝師父。

我很幸運:在成長的路上,師父一路看護著我;到執迷不悟時,師父從沒放棄過我,危難時救了我。我讓師父費心了,師父的詩中有一句:「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1]。我知道,師父對弟子的恩德,弟子報答不了也報答不完,我也知道,師父為我做的、承受的太多,我做的太少。弟子明白該怎麼做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