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超越夢想的青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一日】我、妻子、孿生弟弟和弟媳四人,是普通的青年一族,又是這個時代不平常的一族;我們有著「八零後」、「九零後」的快樂與煩惱,也有著眾多年輕人沒有的超然與夢想,這是因為我們擁有這個世界上最珍貴的法寶──法輪大法

孿生兄弟的藝術家之夢

我是「八零後」,從小就有一個人生的夢想,當一名藝術家,一般兒時的夢想到長大後總有些變化,幸運的是在這條藝術追求的路上,一直有與我有著相同夢想的孿生弟弟的陪伴,才不覺得那麼艱難。繪畫陪伴我度過了童年,當時在村裏也小有名氣,是小伙伴心目中的小畫家。由於機緣巧合,遇到了一位知名的藝術老師,於是我和弟弟就此拜師學畫了。我學的是西洋畫,素描、水粉、油畫,弟弟學的是國畫、書畫,我們還共同學了雕塑。

而我從小就體弱多病,整天無精打采、病怏怏的。上初中後,得了頭痛病,性格也變得內向,未老先衰。後來,發展到晝夜不眠,慢慢的整個人變得骨瘦如柴,出現了頭暈,嚴重時,走路得扶著牆走。十幾歲時,在鎮裏醫院打了半個月吊針,醫生也沒查出是甚麼病,因為沒錢,出院時,還不能行走,是父母背著出院的。

隨著年齡的增長,心理壓力越來越大,睡眠就更糟了,甚至整夜睡不著,二十來歲的人瘦的皮包骨,臉色黃裏帶黑。到了結婚年齡,三十多次的相親失敗中,我對自己失去了信心,甚至有過輕生的念頭。

由「轉院」到「出院」的神奇

那是二零零八年,學畫期間,我和弟弟的老師得了腰椎骨質增生,住進當地醫院,我和弟弟留院照顧老師。七天後,由於病情嚴重,老師不能走動,只能躺在床上了。當天下午,主治醫生說:「像您這樣的情況,做手術也不一定能恢復,很可能後半生要靠輪椅度過。」沒辦法,我們準備第二天一早送老師去市醫院。

就在這天下午,病房裏來了兩位朋友,聊天中得知他們是煉法輪功的。他們告訴了我們法輪功的真相:原來法輪功是被江澤民集團迫害的;「天安門自焚」也是假造的;祛病健身有奇效也不是虛構;要不是大家當場見證,還真不敢相信。

這兩位朋友告訴我們的老師,要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病一定會好的。隨後,發生的事讓大家驚呆了:老師蒼白的臉變得紅潤了,幾分鐘後,自己能坐起來了。因之前,老師上廁所都是有人扶著他走,還得帶上小板凳。可十幾分鐘後,老師說想上廁所,於是他自己慢慢下床,站起,雙手支撐著腰部,慢慢向廁所走去。我們都圍著他走到了廁所,只見他蹲下,站起來,重複了幾次,然後面帶笑意,摸摸腰,興奮地說:「腰不痛了,真是神了!」

我沉默了,大家驚呆了。就這樣,半小時,老師就康復了,原本第二天應該轉院的,改為了出院。

儘管整個事件我都知道,然而由於無神論思想根深蒂固,我並沒當回事,還嘲笑他們「迷信」。

此事過後,弟弟有機會拜讀了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轉法輪》,弟弟的世界觀、人生觀有了徹底的改變,明白了人生的意義與價值,思想開闊了,書畫和國畫水平也大大的提高了,每天忙碌而充實,工作中大膽而負責,不再像水潭裏的浮萍,隨波逐流了,不再陷在年輕人的苦惱中打轉轉了。現在的他也算的上優品質、上優生活了。

改變人生觀念

隨著弟弟的變化,我回過頭來看看自己的過去,才明白之前的人生基點都是不對的,只能給自己帶來過多的煩惱和心靈的傷害,更不用說對社會、對他人有甚麼益處了。兒時想當畫家的夢想還算純淨,可隨著年齡的增長,自私成份也越來越多了,加上社會上不良的影響,拜金主義、物慾主義、黃色垃圾、電影、網絡、遊戲等,我也隨著這污穢的環境而變壞。所以當畫家就成了實現自己變壞的各種理由,還自我感覺良好。

我想和弟弟一樣改變人生觀念,二零一零年,我看了大法的全部書籍和網絡信息,還有《藏字石》和《法輪大法洪傳世界》,讓我了解了江澤民集團的謊言和對法輪功信仰者的迫害。也從那時起,我的身體開始慢慢有了好轉,從一個弱不禁風的人,變成現在的清新俊逸的陽剛青年。

觀念的改變和心性、道德品質的提高,也使我常年的失眠不翼而飛了,嚴重的頭痛、鼻炎等疾病都好了。由於以前的沉默寡言,找對像成了我的阻礙,一次次的相親失敗,也給我帶來了不少的打擊。但是,法輪大法讓我找到了人生的樂趣,真正知道了人生的歸宿,所以人的思想、心情都開闊了,婚姻問題自然也迎刃而解了,建立了小家庭,我們有了房子、車子。

妻子有感於「金山都不要」

我妻子是「九零後」,在學大法之前,她有很多「九零後」女孩都有的壞毛病,泡吧、喝酒、偶爾吃點檳榔,不做家務,也不會做,玩心重,離不開手機,愛看電視,每天睡到吃午飯起床,肥胖,臉上長很多雀斑,二十歲不到,身體就有一身毛病,最嚴重的是患了多囊卵巢綜合症,中西醫院都難以治好。讀書期間,妻子花費了大概二萬多元治病,工作後,把所有的工資都用來買藥,還不夠,還要從家裏拿錢。

在岳母老家不遠的地方,有一個醫術非常好的老婦科醫生,她是一位大法弟子,七十來歲了,看上去五十歲不到。我妻子先與她說了病情,醫生說會好的,並告訴了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告訴她怎麼調理心態。老婦科醫生為我妻子費了很多心,卻不要看病的費用。然而,我妻子一看又是藥,不願意吃,真的怕了,不願意再吃任何一粒藥。老婦科醫生看我妻子這樣,就把她帶到了岳陽。

在去岳陽的路上,妻子遇到了一位四十多歲的伯伯,他對妻子說:「姑娘,你是剛從表面上了解了大法,如果你悟性高,等你學一段時間之後,我相信,給你一座金山你都不會要的,你絕對看都不會看的。」當時的妻子非常的驚訝,大法這麼好嗎?金山都不要?現在的人不就是要名利嗎?她迫不及待地想了解他們說的大法。

隨後,老婦科醫生帶我妻子去了一個大法弟子家,這些大法弟子們給妻子的第一感覺是親切、祥和,似曾相識的感覺。他們和她說了法輪功,說了他們的親身經歷與體會,她一看學法輪功的一個個都這麼善良,待人這麼真誠,她決心要學法輪功。

在回家的路上,老婦科醫生背了李洪志師父《洪吟》中的一首詩<做人>給她聽:「為名者氣恨終生 為利者六親不識 為情者自尋煩惱 苦相鬥造業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義之士 不動情清心寡慾 善修身積德一世」[1]。這時,妻子感覺到她似乎懂了一點那位伯伯說的那句話:給她一座金山她都不會要。

從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三日起,妻子通過閱讀《轉法輪》和煉功,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義,更明白了人得病的根本原因和人與人之間的矛盾又是怎麼來的,此時她的世界觀變了,明確了人生真正意義,看到了大法的美好。

修煉不到二十天,妻子治了那麼多年的婦科病神奇般的好了,人慢慢的瘦下來了,臉上的雀斑慢慢的少了,沒用一分錢的化妝品,沒吃一粒藥。她把那些不良習慣慢慢的都改了,家務也會做了,有時十幾人的飯菜,她也能搞定了,也賢惠了,追求名利的心也沒有過去那麼強烈了。

和妻子一樣,弟媳也是九零後,剛開始婆媳關係有些緊張,容易生氣、還有些攀比,學大法之後,也按照法輪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現在也能看淡看輕了。他們還生了一個可愛的寶寶,寶寶的到來給我們家增添了許多快樂,給他們的小家庭也帶來了很多溫馨。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做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