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四代早逝的厄運到我而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我曾是航空兵第十五師的一名軍士長,在部隊服役十三年。

自在部隊起我就患上過敏性支氣管哮喘,這一病就是九年。我在解放軍第322醫院接受治療達七次之多,時間最長的一次住院三個月(主治醫生樸商),在大同市三醫院做過「變態反應」實驗,當時醫生準備給我做三十種過敏源皮試,做到第二十七種時,醫生說:「後面的不用做了,再做多少都過敏。你是屬於空氣過敏,只能在沒有空氣的空間生存。」

當時我的狀態是:脖子往裏縮,兩肩往起凸,遠看像長了三個頭,出門必須戴口罩,掃地的揚塵會觸發我五官奇癢而哮喘,只能靠撲爾敏、息斯敏、強的松等藥物來抑制,由於這些藥物能催眠,我成天嗜睡,精神萎靡。

為了治病我跑過北京,去過太原,訪過名醫,上過寺廟念經懺悔,甚至改過祖墳等等,全部薪金都用於治病了,最終不但不見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我轉業到平江縣畜牧局動物防疫檢查站工作。九九年五一放假期間,妻子請來一本《轉法輪》和法輪功的煉功動作圖解叫我看,說這書挺好,煉功身體會好。

我拿過書就看了起來,被書中所講的道理吸引。看完第一遍書後,就馬上按照法輪功動作圖解自己對著鏡子學煉動作。

就這樣我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

剛剛煉了兩個半月,江澤民集團開始全面打壓法輪功。這段時間正是花粉飛揚的季節,而我卻一點過敏反應的跡象都沒有了。從此我擺脫了病魔的糾纏,身心在大法中獲得了健康。即使我因修煉大法被開除工作後從事繁重體力勞動和高空作業,我的身體都能適應,十六年來再也沒吃過一分錢的藥。

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在我身上得到證實!即使在我受迫害最嚴重的時期,我的家族及親屬無一人反對我煉功,原因何在?那是因為追溯我的家族,自我父親以上四代都是因此病而早逝,無一人倖免!父親兄弟姐妹五人,都沒活到六十歲,其中一伯父三十出頭未婚就走了。

是師父和大法改變了我的命運,給予了我全新的人生與和睦的家庭。我感激大法!感激慈悲偉大的師父!

隨著學法的深入,我的人生觀、世界觀都發生了根本的轉變,我去除了在當今中國社會中養成的各種惡習及不良嗜好;我兢兢業業的工作,苦、髒、累的活不挑不揀,領導叫我幹啥從來不打折扣;主動清理環境衛生:新辦公樓後面牆根堆積的磚塊瓦礫多年沒人處理,我找來工具將其全部挑走;下鄉出差的開支實報實銷,不貪佔一分錢,故下鄉處理疫情的後勤採購領導放心交給我管。我在畜牧局工作不到兩年,得到了領導和同事的好評。

被迫害後,我被迫離開原工作單位,在政府招待所內幫一私營公司老闆送酒水,我的工作得到老闆的肯定:店面的銷售、倉管、送貨、現金的結算等全都由我一人擔任,雖然累一點,但得到別人的信任真是一種快樂。

大法弟子走到哪裏都是好人。期間,我曾撿到一單位辦公室謝主任的錢夾,裏面有一張身份證、兩張信用卡、現金數千元。我隨即交給了隔壁接待辦主任請他轉交。後來失主非要給我酬金,我婉言謝絕並告訴他我是學法輪功的,這錢它不屬於我,如果我要接受你的酬金就不會把錢還給你了。

這事使周圍很多人改變了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看法。

現在由於受中共謊言的矇騙,民眾很難真正認識法輪功是甚麼。但當你走近身邊的大法弟子,你會發現他們言行與眾不同,你會感到他們內心的真誠善良。

我更相信:如果沒有中共對法輪大法的誣陷造謠,會有更多的患有無法醫治的疑難病症的民眾和我一樣擁有健康的身體。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