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裏,來一個講一個勸退一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三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中共迫害一開始,我就講大法真相、發真相資料。開始我是一個人發,不管白天、黑夜,我一個人背著大包資料上樓梯發、串大街走小巷發、挨著門面發。從二零零五年開始一直到現在,我都是面對面發真相資料、發《九評》及勸三退,和同修形成一個整體,形成一個救人小組。

去年過年前,我八十六歲的父親因為摔了一跤,住進了醫院。當時他腦出血量很大,又是高血壓,醫生怕出事,不願接收,後來經熟人介紹才勉強接收。我們四姐妹兩人一班,一天一夜輪班護理父親。有位王姓醫生到我父親的病房查看,對我們說:「奇怪,這裏有一個病人五十多歲,還有一個四十多歲的和你爹一樣的病,出血量還少,都過世了,你爹八十多歲,出血量還大,而且照片顯示腦部血都散了。」我說:這有神佛保護。王醫生也說:是有神佛在保護呢!

為了不影響學法救人的時間,我與小妹商量,上午我去醫院護理爹爹,她下午來護理,我去講真相救人,晚上我們倆一起護理。

大年三十上午十一點時,我下樓時一腳踩空崴了腳,當時沒感到甚麼痛。到了晚上,腳就腫起來了,非常痛,不能走了。家裏人都在看電視,我就坐在床上,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還要救人呢,我怎麼走路呀!」就這麼一說,我自己摸摸腳,就睡覺了。第二天大年初一,我起床就能下地走了。我丈夫驚奇地問:「這麼快就好了?」我說:「這是大法的威力,大法的神奇。」

我用二十分鐘時間走到中醫院,把這件事告訴給醫生、護士,他們也感到神奇。他們問我是信甚麼的,我當時告訴他們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還告訴他們:我以前身體很不好,以前有紅血球減少、白血球增多、貧血、皮膚病、白癜風、胃病、腸道病、頭暈腦脹、痔瘡等病狀,通過修大法,現在全部好了。

醫院裏的醫生護士是輪流上班,當時我還有個錯誤想法,等我爹好了才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後來又想到老人家這麼大年紀了,如果一時還沒好,就不講真相、不救人了嗎?不行!一定要救。我立即行動,不管是主治醫生還是護士,來一個,講一個,勸退一個,給了他們真相護身符,讓他們在心裏記住「法輪大法好」。一共讓八個人了解真相並三退了。

我爹住的病房,一天進來一個三十多歲的小伙子,我問他貴姓,他說姓王,與我同姓。我立即與他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講江澤民流氓集團毒害眾生,他是農村來的沒入過團隊,我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他個真相護身符,他都很接受。

一個老人和我爹同房,由他的外甥護理。這位老人晚上睡覺時手腳亂打,打得床鋪「嘩啦嘩啦」響。我開始沒吱聲。後來聽到他不停地打著手腳,就想,是不是要救這個人?於是我先發正念解體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並請師父加持弟子讓這個人得救。我就過去和他們甥舅聊天,問老人多大歲數了,他說六十歲了。我說:我是修「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按照真、善、忍做人,身體好,甚麼病都沒有。我師父傳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只有江澤民流氓集團一夥在迫害法輪大法,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罪惡之大,天都不容。告訴他們凡是入了邪黨、團、隊的人,額頭上就被打上獸印,天滅中共時就會被淘汰,退出黨、團、隊就能進入未來。老人說自己入過團、隊,我就用化名幫他退出團、隊。他的外甥沒入過甚麼。我給他倆每人一個護身符,要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都聽進去了。後來,他們很安靜地睡覺了。

我深深體會到,我們只要堅定正念,按師父的要求去救人,法能解體邪惡,法能度有緣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