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委會書記:願意跟你聊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四日】今天去給原來我家住地的社區居委會書記講真相。見面寒暄幾句,切入正題。他先說幾年沒看見,我還沒顯老,倒年輕了,精神狀態也很好。我說十幾年沒得病,家人也跟著受益了。他說自己身體不好,吃藥也不見效,各種藥吃的也太多啦,把胃都吃壞了,也沒好。

我們聊了近一個小時,他講自己的情況:因為工作不順心,發發牢騷。我講大法遭迫害、大法弟子被活摘器官、關於自焚偽案及周永康、李東生的下場。他說:現在上邊(指街道辦事處)對法輪功的監管也放鬆多了,沒過去那麼嚴了,沒那麼重視了。每年三月「兩會」(人大、政協),都層層下達任務,上面要求我們盯梢,專人專管,比如:入戶,見見面,聊聊近況……總之,就是不能脫離視線,對每個法輪功學員情況進行分析,制定不同的看管方案。過去,戴紅袖標的值班群眾,每天三個值班段,輪崗、在所轄街巷溜達、巡邏之類。今年上面沒要求,沒動作,值班也不三撥了。各個社區自主決定,站不站崗、怎麼站、站多長時間,都不管了。兩會期間,也不對法輪功學員看管了,與開兩會前一樣。

他談到:目前社區工作人員責任心越來越差,不把工作當回事,上邊的任務也糊弄,上班逛街,坐辦公室玩手機,沒人再像過去那樣工作了。為掙錢,好壞不分了,好人難當,主持公道正義的受排擠,睜隻眼閉隻眼的現象越發明顯,得罪人的事,誰也不願意幹了,都裝老好人。社區這種狀態,上邊也不問,整個都變成這個樣子啦。

我感覺他已經知道我訴江了,我主動說了我去年訴江之事,目前已二十多萬人起訴江澤民。他平靜地聽著,我講了我被判刑是沒有法律依據的,只是江澤民答記者問的一句污衊話。他邊聽邊點頭。我還告訴他: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的人煉法輪功。我說: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北京高法發布了通告:「有案必立,有訴必理」,我們才訴江。如果不立案,也罷了,我們被迫害,起訴江澤民,不犯法。誰做的事,誰承擔,是天理。周永康、薄熙來都被判刑了,還不說明問題嗎?

他說:真是如此的話,那麼,這件事情實在太大太大了。低頭沉默不語,然後抬頭望著我。我說:「三退」,他連連點頭願意退出,用真名退的。

我還列舉了幾個例子:中央高層的妻兒絕大多數都辦了綠卡,隨時可以移民逃離中國,他們知道做惡早晚遭報;發達國家GDP收入百分之六十八用於改善百姓生活、為民謀福利,非洲第三世界國家百分之三十三,而中國用於百姓的是百分之八。而且大量資金無償援外,中國人吃不上、喝不上,把錢贈送給別國,外國人是人,中國人就不是人啦?貪官的贓款合起來,夠全中國的老百姓免費醫療多少年!這就是共產黨所作所為。江澤民年輕時是蘇聯漢奸,為討好俄羅斯,掩蓋不光彩的一段歷史,前幾年把近四十個台灣面積的東北國土無償劃歸俄羅斯,名副其實的賣國賊!不起訴他,怎麼能行?他不時地點頭。

我告訴他,法輪功學員愛國,願意祖國強盛,中國有五千年悠久的文明歷史,底蘊深厚,做中國人很自豪。他說是。這時他臉上露出輕鬆的微笑,看來這幾句話解除了他心中的憂慮。

迫害修佛法「真、善、忍」的人,你想想是甚麼後果?他說「那可不」。他也表示,中共錯了也不讓人說,誰說抓誰,挺不講理的。

我掏出一個翻牆小光盤,他接過去並問能不能在辦公室上網,看完留不留痕跡?說這台電腦是他自己專用的,我告訴關機自動擦除痕跡,他放心的將光盤放兜裏了。我說你用這個翻牆軟件看看這些真實的信息,心裏就會明白了,過去不知道真相,做了些錯事,現在知道了,就不能一錯再錯了,保護大法弟子,是有福報的。他說:「行」。

他說:「接觸中,我知道你是個特別好的人,幹事的時候一定注意安全,胳膊擰不過大腿,我不想你再被迫害,只是擔心你的安全,該幹甚麼還幹甚麼吧,小心就是了。」他說:「你以為我們社區工作人員不知道共產黨幹的壞事呀,我們坐辦公室裏有時一起罵它,只是我們罵歸罵,無能為力罷了。也想到了它早晚有倒台的一天,好壞不分,黑白不分,還不完蛋?!」

問到活摘,他說知道一點,看過收繳上來的傳單。我告訴他,講的都是真的,那些材料都是大法弟子自費印的,冒著被抓、判刑、活摘的風險在救人。如果都在家自己煉,只管自己祛病健身了,遠離天災人禍了,世上的人誰來救他們?你說大法弟子善不善、慈悲不慈悲?他連連點頭。我又舉例,前面路上有險情,有人掉頭往回返,並告訴後面的人別再走了,有危險,有人聽勸返回,有人不聽繼續走,那就掉坑裏了,或被砸死、送命,是吧?告訴別人的人,是無所求的,只是不希望別人再不幸,這是慈悲。

我問他:你怎麼知道我訴江呢?他說上面(指街道辦事處六一零)給了我們一個小紙條,寫著訴江的法輪功人員姓名、住址,只說你們給上面寫信了,上告了,讓我們問問,至於最後問沒問,上面就沒人再過問了,上面不管了。我說:你們是否都必須找到本人,核實情況彙報給上面,他搖頭說,沒這個要求,這事我基本就可以安排了,幹不幹,幹到甚麼程度,我決定,邊說邊瞧著我。

我問:起訴書的內容你看了嗎?他說:沒給我們看,只給了這麼一個小小的紙條,其它內容啥也不清楚,上邊沒讓我們社區看。我說:自己修煉前,三十多年不停地生病,鄰居、同事沒有不知道的;現在修煉十幾年啦,過去的病全好了,沒吃過一片藥。這退休人員醫保卡,社區已經存入一萬元了。

我告訴他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多誠,效果就多好,他點頭。我說,下次見面,希望你有個大的變化,你自己、孩子、老人都健康起來。他說:「那好吧」。

他非要把我送出大門,我幾次讓他回去,別送了,他一直送我。他說:以後有空常來坐坐,直接來我辦公室就行,願意跟你聊聊,說說心裏話,因為你能了解我的苦衷、理解我。跟管片居民不適合說這些,跟社區同事也不想說,跟你聊完心裏痛快多了,輕鬆多了。我也笑著說「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