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因「訴江」而來的警察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一日】二零一五年十月下旬,我從老家回來,路過傳達室。傳達室的人告訴我:片警來找我,我沒在家,讓傳達室給我帶話:讓我去派出所換二代身份證。我當下心裏就明白了片警來的目地。我笑著告訴傳達室的人:下次片警來,你幫我告訴他,我的身份證已經換過了,謝謝他提醒。

到家後,我對著師父法像說:「如果片警是來聽真相的,就允許他來,否則不允許他跨入我空間場半步。」

第二天,我就開始對我所在區派出所發出強大的正念。發正念前先背《除惡》、《怕啥》、《正念》、《燒紅魔 煉金鋼》、《正神》、《威德》、《位置》、《弟子的偉大》,再接著背一遍師父的法:「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用正念思考問題,每一個大法弟子都不會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來,看誰敢來迫害你!一個完全在法上的人誰也動不了」[1]。然後,開始發正念,從八點半一直發到九點半,整整一個小時,清除另外空間操縱公安系統干擾大法弟子起訴江澤民的邪惡生命與因素,解體所有黑手爛鬼,清除他們頭腦中的一切邪黨因素毒瘤。讓他們明白的一面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個美好的未來。

十一月八號,我正在發正念,門鈴響了。我從貓眼看是片警,然後打開門,讓他進來,他一進門就用手機給我照相。我告訴他:「你這是違法的,而且你的手機也照不上。因為我是修煉人,我才客氣的讓你進來,否則,我是不會讓你進我家門的。」

片警要給他所長打電話,我說,不准你所長來。他掛掉電話說:「所長不來了。」我讓他在客廳沙發坐下,並給他沏了一杯茶。他要抽煙,我給他找來打火機後,他問:「你是不是告……?」我打斷了他的問話,我說:「我是起訴了江澤民,起訴他有甚麼不對?這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如果你是帶著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的委託書來,我接待你;如果你沒有委託書,那你今天來就是違法的,你是執法犯法。」他趕緊說:「阿姨,我也沒有辦法,這是上邊交代的,我們所長讓我來。」

我開始跟他講,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活體摘取大法弟子器官販賣,牟取暴利;天安門自焚偽案是李東生一手導演的,為了欺騙中國老百姓;講貴州藏字石;講各地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的案例;講共產黨歷次政治運動過後又平反,都是拿公安系統的人當替罪羊,並問他:「你知道張志新不?給她平反後處理的都是哪些人?」「文化大革命」結束後,幾百名公檢法人員被運送到雲南秘密槍決 ,中共卻對外界宣稱他們是因公殉職。

我接著說:「你們公檢法人員應該感謝大法,感謝我師父,感謝大法弟子起訴江澤民,將江魔頭繩之以法。這是在救你們這些受害者。」

他突然從沙發上站起來說:「阿姨,你說的太對了!我們確實都是受害者,我知道你們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你也是好人,我這是沒有辦法,法輪功肯定是要平反的。」

我說:「小伙子,阿姨今天要救你,你把你手機都關掉。你聽過三退保平安沒?」他說:「聽說了。」我問:「你是團員,還是黨員?」他說:「是黨員。」我說:「那我給你起個化名,退了吧。」他說:「行。」

他又有點擔心的問我:「那我今天回去給所長咋交代?」我說:「小伙子,你沒事的,你在心裏儘管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此會有好運。」他說記住了,準備走。我告訴他:「回家後也告訴你父母和你愛人,讓他們也退出共產黨一切組織,可以寫在錢上花出去,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高興的答應著,感謝著走了。

我心裏也挺高興,又一個生命明白了大法真相,並深有感觸:公檢法人員也是應該得救的生命,他們也都在盼著得救。我們不應該放過任何一個挽救他們的機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